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五十二章 脱贫致富的种子

第五十二章 脱贫致富的种子


  十月的风,吹散了夏季最后一丝滚烫的空气。
  白鹤村的田间地头,一座座被白色塑料薄膜覆盖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棚已经错落有致地坐落在那里,这是白鹤村全村十个大队连续奋战了20几天的成果。
  不得不说集体的力量就是强大,连张文林也没有想到白鹤村的村民会有这样的热情,脱贫致富的口号实在是太过于吸引人,白鹤村也穷得太长太长了。
  万事开头难,但是事情的开头却远比张文林想象中要来的顺利。
  在9月末的时候,各大队已经先后通知和统一了各家各户的意见,尽管一开始有人质疑,但是等到张文林把修路的第一笔款子先后打到各个大队的公家账号后,就几乎没有什么人怀疑了。
  张文林通过胡德平和农业局的关系搭上了省农业大学的路子,找到了塑料大棚领域的一位知名专家。
  原本这位专家以为张文林也不过是地方捞政绩的官员,但是在了解到张文林自掏腰包,帮助村民脱贫致富,而且还只是一个救火的村支书后,二话没说,竟然带着他的研究生在白鹤村考察了数天,光是资料就记了几大本子。
  随后的整整半个月,超过几十个农学院相关专业的学者和研究生被请到白鹤村授课,虽然花费不少,但是收获同样巨大。
  在白鹤村村委一楼,张文林自己掏腰包开辟了一个农业站,买了很多书放在里面,农业大学每隔几天就有几个老师来坐班上课,各个大队也都选几个脑子活识字的人来上课,学完了要回去负责把自己大队的人教会。
  蔬菜大棚的技术含量不高,学得也快,要的是实践,随着课慢慢地上完了,各家各户的蔬菜大棚也差不多建好了。
  但是这一遭张文林可是出血不少,连带着修路请专家和老师,设立农业站,购买蔬菜大棚的材料,足足花费了近四百多万的款子,如果不是忍痛抛掉了一部分股票,这事也办不成。
  当然老张家收获的是整整装了几大箱子的合同书,整个白鹤村都成了欠债的,债主就是张文林,但是整个白鹤村却没有一个人说他的不是。
  当整个白鹤村都在轰轰烈烈地修路建大棚的时候,整个坝头乡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毕竟这么大的动作要是不知道那就奇怪了,随着这件事在乡里传的神乎其神,白鹤村的村支书张文林也成了人们口中又一次被提起的谈资。
  有人说他犯浑,自然也有人说他这事对得起祖宗,是积德积福,大棚蔬菜到底种不种得起来还不知道,但是这路确实已经在修了,甚至有些个跟张坝公路靠得近的大队已经修好了直接通到大队上的水泥路。
  要说不羡慕那是假的,但是别说在坝头乡了,就是在全县你也找不出第二个张文林,谁肯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那数不清的钱给村里修路盖大棚。
  整个十月,除了张湾的人都在白湖湾照料鱼塘外,几乎所有白鹤村的人都在学习怎么种菜,种了一辈子地,到头来还要专门去学种菜,这一时也成了一桩新鲜事。
  虽然看起来全村人都干劲十足,一幅热火朝天的样子,但是张文林心里那叫一个忐忑,好不容易发动了全村人铲了地里的庄稼搞了蔬菜大棚,但是这可是拿着人命在干,稍有个闪失那--
  如果不是张文林的手笔够大,气魄也有,舍得花大代价,村里也不可能跟着他干,种庄稼的把庄稼铲掉种菜,这无疑是在自毁跟脚,即使张文林花费巨大,各个大队都还有一些钉子户不听不干不动。
  简直就是旧时代的钉子户,钉在那里你就别指望他出来。
  张文林也懒得去计较这一家一户的得失,他等得时间等不得,第一茬大棚蔬菜一定要在10月份种下,趁着年底春节的时候卖出去,有了第一笔回笼的资金,不怕钉子户不动心。
  更重要的是,他也需要第一笔回笼的资金来稳定村里的民心和热情。
  一旦第一季失败了,丢的可不光是那点庄稼,而是整个白鹤村上上下下十余个大队几千人的生活,到时候别说他这个村支书,就是乡里都要出问题。
  所以张文林在这事动起来后压根就忙得没停歇过,就连老张家自己那乡村别墅都是他媳妇儿在家监工,到了10月中旬,房子老早就封顶装修了,建筑队也已经撤得差不多了。
  这时的物价不高,人民币的购买力也要强上很多,但是即使如此,一亩地的塑料大棚造价也达到了近千左右,几千亩地的塑料大棚就足足花光了几百万的资金。
  十个大队几乎是人均一亩地的大棚需要照料,成本也不小,人均近千的起步成本,还不包括后来的种子等等,所以当务之急,张文林再跟农大的专家请教过之后,就跟各个大队通了气,马上播种。
  因为早先就商量好了各个大队各自种的蔬菜种类,这头一季度也顾不上是不是一起上马了,赶的就是春节这一茬,往后了再分时间段种植。
  所以10月还没结束的时候,整个白鹤村的人都在种菜,育种的育种,培苗的培苗,浇水培土,忙得不亦乐乎。
  这菜地里,种下的哪里是一粒粒菜种,种下的是一颗颗希望的种子。
  上湾大队是白鹤村最外围的一个大队,已经临近刘杨村的地界了。
  杨金花是上湾大队最有名的穷户,家里男人半夜躲计划生育遇上车祸断了手腿,好些年卧床,生活都难以自理。
  偏偏夫妻俩当初结婚的时候没料到这一茬,儿子女儿足足生了四个,大女儿初中毕业就在外面打工,二女儿甚至初中都没上,三女儿还在上初中,当年死活不肯结扎到处躲计划生育就是为了小四这么个男娃,如今儿子还在上小学,家里也算得上是赤贫了。
  这次盖塑料大棚种菜,杨金花可谓是顶的了半边天了,整个上湾大队没有一个人比她签字签的早签的痛快,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她一个女人独自撑着一个家过了七八年,如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五亩塑料大棚上了。
  不错,是5亩,一点都不少。
  为了这事,她把大女儿二女儿都叫回家种菜。
  看着手中一颗颗辣椒西红柿的种子被埋进土里,杨金花心里也多了一丝丝期许。
  不远处,翻过刚栽好没多久的防风林,一条灰白色的天际线弯曲着通向坝头乡,那里正是张坝公路,当初修路的时候,虽然杨金花家里没有一个能够出工的男丁,但是她还是拼着不休息出了三天工,一个女人干了一个男人一样的活。
  这路,也有他老杨家的一份贡献,虽说不如村里文林书记来得多,但是,这也是老杨家的希望所在。
  弯起腰抹了一把汗,杨金花透过大棚敞开的门往张坝公路的方向看了两眼,又弯下腰接着下种了,身后,两个女儿也跟着在浇水撒种。
  过了这一辈子的日子,人生也过了大半,她杨金花也就靠这么一回了。
  随着各家各户的塑料大棚逐渐种下种子,细心照料,张晨也算是明白了自己老头子当初不干涉自己买地的理由了。
  那可是400万!
  足足400万簇新的毛爷爷!一分都不少!
  你知道400万是个什么概念么,96年400万能在上海买20套位置尚佳,面积不低于100平的房子,20套!那可是20套房子!
  放在20年后,这样的20套房子,就按照3万一平的整数来算,你不花个6千万以上想都别想了。
  这么大一笔财富—虽然是股市赚的,但那也不是风刮来的,老头子就那么花了,换回来的是几大箱子的合同和借据。
  张晨倒是理解老头子的做法,他也赞同,但是老娘就不赞同了,为了这事整整刘爱平在家吵了好几天,甚至连张晨周末回趟家两天都没做过饭,都是张晨自行解决的。
  老娘也真够狠的,直接带着还不到周岁的小妹张扬直接去了刘杨村娘家,张晨也懒得去跟老娘计较,不要说他老娘,就是自己都有些肉痛,这钱花的可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即使是村民按了手印签了字借的,但是张晨不是刘爱平,他可是知道的,这几百万放在股市,印象中10月份还会继续疯涨的,这么些钱要是放进去,不说多,翻个几倍还是可以的。
  但是这话他也只敢憋在肚子里,要是说出来被他老娘知道了,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在种子播下去后,张文林却愁了。
  这许多的大棚同时播下种子,少说也有几千亩地,差不多一个村的多有田地都用来种菜了,一茬菜收获后,可以想象会堆积到什么程度,如果销路不解决的话,恐怕就要闹笑话了。
  资本主义商人为了保持物价宁愿把牛奶倒进海里,他张文林到时候虽然不至于把蔬菜喂猪,但是难道要放在地里烂做肥料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