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五十五章 大姨家的困难事

第五十五章 大姨家的困难事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张晨,100!”
  
      100!
  
      没有听错,的确是100.
  
      于飞凤念完分数见张晨似乎没有动静,只好再重复了一次。
  
      “张晨!”
  
      声音陡然变大,不仅仅张晨,陷入震惊中的全班学生也都回头往张晨的座位上看了过去,只见那厮抬起头来竟然一脸睡意朦胧的样子,嘴角那一丝亮晶晶的竟然是口水都流出来了。
  
      “嘶!”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哪里不对了,众目睽睽之下,张晨竟然做出了一个顿时就让全班哄笑起来的动作。
  
      只见他站起来又坐了下去,嘴角嘶地一声竟然把那口水又吸了回去,等到明白过来用手背把嘴角抹了一把时,几乎所有看着他的学生都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嘭!嘭!
  
      有人用拳头捶起了桌子。
  
      “好了,都静下来!”
  
      一直到于飞凤朝下面喊了一句教室里才渐渐安静下来。
  
      随即几乎全班学生都紧紧盯着张晨一脸睡相,从于飞凤手里接过的那张试卷,这可是满分试卷。
  
      “这次考得还不错,下次要继续保持!”
  
      听到于飞凤的前半句,张晨笑了笑,听到后半句脚下差点没踉跄一下把自己给绊倒。
  
      敢情这位以为考满分就是家常便饭啊!!
  
      100分的确给了于飞凤以及全班学生一个不小的震撼,张晨自己都没有预料到于飞凤会手下留情给自己凑足一百分,要说完全不能够扣分那是不可能的,虽然答题都正确,但是一般老师都会扣一些卷面分防止学生骄傲。
  
      但是于飞凤没有这么做,张晨心里还是有些感触的,于飞凤这么做无疑是在给自己一些警示,虽然给了你满分让你暂时交差了,但是这比扣分敲打还要有副作用。
  
      从不及格到满分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但是从满分到满分之间的保持,别看只是平行的高度,但是这比从零开始更难。
  
      在第二排靠中间的位置,唐舒惊讶地看着那个令人讨厌的男孩子,连路都走得摇摇晃晃的,偏偏还能考一百分。
  
      但是她也不得不佩服张晨,现在想起来他似乎也没那么差劲,虽然上晨读是“偶尔”迟到几次,作业赶工几次,但是能考100分着实有些吓人。
  
      “唐舒,70!”
  
      于飞凤念完最后一个名字,顿时把唐舒飞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70分,也不算少了!
  
      但是跟满分之间,却足足有30分的差距!
  
      30分!
  
      这简直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唐舒心里都有些气馁,要说张晨如果只考了80几分,她还有一丝争取赶上超越的悸动,但是30分的差距,尤其是那个混蛋还是满分,这令她有些提不起心情。
  
      “晨子,你真牛逼!”
  
      “真是妖人啊!”
  
      “晨子,把试卷给我看看,这可是标准答案!”
  
      张海林一巴掌打开高林鹏和胡强的手把张晨的试卷抢了过去,满满的都是对勾,鲜红的分数的确很震撼人心,作为学生,终究是对成绩好到一定地步的同学存着一份羡慕和敬畏。
  
      可以说,张晨这次考到100分,着实让许多人都有些侧目,甚至改变了之前对他的看法,毕竟如果超越了一点可能存在嫉妒心里,尤其是张晨仅仅是一次小升初就被任命为班长和学习委员,这令很多学生心里都憋着一股劲。
  
      但是一个满分的成绩却令他们纷纷开始意识到张晨这个家伙可能并不是花心萝卜,相反极有可能是实力与个性俱全的王八蛋,不仅仅是“运气”发挥得好一点而已,而是超越了一大截子,甚至都没给他们一丝赶上的余地。
  
      周五总算是结束了!
  
      接下来的两天,张晨的任务很繁重,因为,他买下来的那块地终于有了用途。
  
      张晨老妈刘爱平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也就是说张晨有三个舅舅两个姨。
  
      三个舅舅不说,大姨爱红和小姨爱琴都出家了,小姨刚刚嫁人还没两年,嫁的人家也比较普通。
  
      前些日子老张家自从张文林真的买回了一辆高档小轿车以及盖了新的楼房后,老刘家人才真的意识到自家女婿真的发大财了。
  
      他大姨爱红嫁得不远,就在刘杨村杨湾大队,姨父杨爱文也是兄妹四五个,家庭条件也着实一般,结婚就那一进一出的6间瓦屋,其中一间厨房一间中堂。
  
      往常来讲,这小日子也过得去,因为杨湾的田地比较多,粮食产得不少,除了自家吃的口粮,每年粮食棉花油菜这些农作物还能卖不少钱补贴家用,发财是发不了的,但是绝计不会饿死。
  
      不过前一阵子杨家两兄弟不知道怎么搞的闹起了分家,因为杨家老大杨爱学,也就是张晨姨父爱文的大哥,结婚早,早些年就生了两个儿子,而他姨父爱文结婚结的晚,大女儿才2岁,儿子比自家妹妹出生还要晚上一个月。
  
      所以这分家的时候就只得了半间中堂一间房和那个厨房,这一分家自然就有矛盾,大姨爱红念过几年书也懒得去争那些东西,所以分就分了,这日子随着分家陡然就变得艰难起来。
  
      前些日子是大姨爱红受了气回娘家,张晨他外婆这才没忍住跟大女儿爱平说了,以他大姨要强的性子肯定是不会找自家姐姐姐夫帮忙的。
  
      张晨早先听到这事的时候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印象里大姨就是这时候分家的,姨父杨爱文一气之下就出去打工,一直到两千年的时候才攒足了钱在张坝公路边上盖了一栋两层的楼房,那一段日子正好老张家遭逢大难,张晨寄住在杨湾大姨爱红家里,所以对这一段经历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现如今老张家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张晨也没有寄宿到大姨爱红家里,自然就不会再出现那种窘境。
  
      只是如今老张家该怎么帮大姨爱红家里就成了张晨他老娘交给他的重要任务。
  
      刘爱平前些天从娘家回张湾后才跟张文林说了这事,原本她是想让张文林给张晨他大姨送点钱过去,但是张文林想得比她要远的去了。
  
      直接给钱不成施舍了,就是连襟也不能这么干,以张晨他大姨那性子接老张家的钱肯定是不可能的,还不如给她老杨家里找个挣钱的路径,结果这个光荣的任务不知道怎么拐弯抹角地就落到了张晨头上。
  
      他一拍脑袋就想起了买的那块地和那栋楼。
  
      “这事你跟你大姨说去,我不去,你让她去卖菜不种田不种地,她能同意就是有鬼了。”
  
      刘爱平白了儿子一眼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的给小扬扬喂鸡蛋,不种田不种地,除了老张家还有张晨他混蛋老子让村里这么干,满坝头乡就找不出第二号来。
  
      “妈,这可不是卖菜,这是开店,开店做老板好吧,一准儿赚钱,你不说我去跟大姨说,我就说是你叫我来告诉她的。”
  
      张晨满脸不在乎,反正这事自己说和他老娘说没区别。
  
      只是这事,还真不是个容易事。
  
      要想让大姨爱红把自家田地荒着去乡里卖菜,这就真不是个容易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