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五十六章 吹牛皮

第五十六章 吹牛皮

    “大姨,这是我妈让我拿来的,你要是不信,你回头问她去。↖頂↖点↖小↖说,..”
  
      瞪着新买的自行车,张晨从张湾沿着新修的张坝公路一路驰骋,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杨湾大队。
  
      大姨爱红抱着表妹正坐在门口喂鸡,小表弟还没睡醒,那么大点的小东西睡在摇篮里,脸通红通红的。
  
      姨父杨爱文大早上起床就去田里挖沟排水去了还没回来,田里的晚稻这时候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黄灿灿的一片,有些田里早就开镰收割了,不过有些田里还有水,所以杨爱文一早上就去挖排水沟,估计排个几天水也该开镰了。
  
      老刘家兄弟姐妹6个,刘爱平是最早成家的,张晨也是老刘家儿女中最早有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在还没出嫁之前,刘爱红和刘爱琴两姐妹其实就没少带他,感情比母子也差不了多少。
  
      对张晨这个外甥,即使是在成家立业生了孩子之后,那情分仍在那里,刘爱红一点儿也不比自家孩子疼得少,更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就能消失了。
  
      老杨家的条件自从分家后就越发地不好了,杨家老大把老房子里的东西搬得一干二净,听说是老大家嫂子从娘家借了钱在公路边上盖了栋四间两层的楼房,这老房子就留了个空壳在这里,虽然明着是说留给弟弟和弟妹住的,但是整日里都是上门一把锁。
  
      刘爱红也不是那种轻易舍得下身段求人的性格,锁着就锁着也绝不会进去瞅一眼那几间屋子,堂屋因为是一家各一半,所以也就不存在独占的问题,人走了自然还是要用的,总不至于还要拆了一半吧。
  
      把自行车往墙上一靠。
  
      张晨也不是第一次来杨湾大姨家,所以跟自个儿家里一样进屋搬了张靠椅出来坐在刘爱红边上,把手里的鱼扔在堂屋的地上,猪肉是用稻草串着的,只好挂在晾衣杆的竹子头上。
  
      “大姨,鱼是我昨天放学回家去我家塘里捞的,长了快两年了。”
  
      昨天下午放学一回到家,张晨就去白湖湾自家那口鱼塘里捞了两条5斤多的青鱼,一傍晚就骑车给桃园外婆家里送了一条,今儿个一早来杨湾把另外一条也带来了,还顺便在公路边上杂货店的肉案上切了6斤猪肉,差不多一半都是大肥肉。
  
      这时候猪肉倒是不贵,一斤肉两块出头,但是相对于收入来讲平常人家也就逢年过节才吃一次,平时割一刀也就是割些肥肉回去熬猪油,张晨剁了这么多肥肉也是存了这个心思。
  
      大姨家现在这个状况不要说吃肉,就是猪油只怕都不会常有,听老娘前头在家里讲,大姨家这次分家为了把些老东西拿下来,还花了家里不多的存款,日子恐怕是不好过。
  
      “鱼是家里的,吃就吃了,还买些肉做什么,又不是逢年过节。”
  
      张晨嘿嘿笑了两声,逗了逗胖乎乎的表妹,说实话,这娃娃长得确实算不上可爱,跟萌那就更是沾不上边了,不过才两岁的小孩子有点婴儿肥肉嘟嘟的还是能博得不少分。
  
      外甥怂恿姐夫承包白湖湾和买股票的事情,老刘家人也听刘爱平讲过不少次,尤其是前段时候,刘叔华和刘叔平兄弟俩打电话回来说姐夫出钱让他们在上海那边办了厂子,老刘家更是高兴得不得了。
  
      所以刘爱红在张晨说了一大堆让她去卖菜的事情后也没张晨想象中的那样一口就拒绝。
  
      原本张晨还准备了不少的说辞,这一下子却跟一拳头打进一团棉花里差不多,完全是不上劲儿。
  
      “大姨,我妈自己不愿意来跟你讲,说你肯定不干,我爸爸只好让我来了。”
  
      其实刘爱红原本是不同意的,大姐爱平早几天就让她老娘说过这事,但是她哪里肯把家里的田和地荒掉,是这次分家才让她憋了股气,说不定卖菜就要比种田强。
  
      说到底还是自家姐夫那边让她相信不少,要是换个人,不把钱先放到自己眼前,估计别说让她相信了,就是听也不会听你讲。
  
      “你们白鹤村的人是不是都在种菜,你爸爸让我去乡里卖菜就是卖你们村里种的菜吧,种那么多菜,就是十个人去卖也卖不掉,也不知道你爸爸是怎么想的,到时候你妈一准儿要跟他吵架。”
  
      刘爱红也是个明白人,但是这事她还真没看明白。
  
      “大姨,这事你就别管了,总之卖得掉就行了,我爸已经在乡里搞装修了,菜店里过年前就能开始卖菜,我爸就让我问问你去不去,你不去就要找其他人了。”
  
      张晨明显就是睁眼说瞎话,那楼是他买的,张文林前些日子让人去装修的时候也是按照他的想法搞装修,要说这开店卖菜,还是他的注意,张文林当初一听见这栋楼是用来卖菜的,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为啥?
  
      很简单,白鹤村年底大收的时候,什么东西最多?现在他最操心哪件事?
  
      就是菜。
  
      大堆大堆的菜,辣椒西红柿各种蔬菜,到时候要是卖不出去,不单单是白湖湾的菜农要闹,就是张文林自己恐怕都要被菜活活给压死,连带着白鹤村的“村村通”脱贫计划都要流产。
  
      现在让刘爱红去卖菜也是他的主意,事实上压根就没张文林夫妇什么事情,但是不扯大旗张晨也没啥信心,他老子听他的可不代表大姨爱红也听他的。
  
      “你爸爸就是张个口,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家里田和地都不种怎去卖菜,荒掉了还不被人家戳脊梁骨。”
  
      张晨也知道自己恐怕一时之间还说服不了她,刚好姨父杨爱文扛着把出头挽着裤脚从田里回来了,老远就在喊他。
  
      “姨父!”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你爸爸在家里忙什么?”
  
      “早上骑车不热,我爸在家里种菜。”
  
      杨爱文也知道张晨说他老子在家种菜是什么回事,最近别说是他这个连襟了,就是全坝头乡的人都知道张湾张文林在搞大棚蔬菜,坝头乡就那么大,白鹤村又是大村,一夜之间村里大半的田地不是盖了蔬菜大棚就是被树苗给挤满了,不眼瞎就看得到的事,不知道就怪了。
  
      说他死折腾的人那是多了去了,连着白鹤村的人都被说成了脑子不好,一个村的人都听他在那里放大炮,拔了庄稼去种大棚蔬菜,年底钱没看到没粮食吃就知道什么滋味了。
  
      看笑话的人那自然是一批接着一批,不过杨爱文也不去操心这码子事,大姐夫张文林比他精明百倍,这事肯定是想周全了,但是这事总玄乎着也让人心里不舒坦。
  
      “这青鱼不小啊,是你家鱼塘里的吧。”
  
      看着屋里地上的那条青鱼,杨爱文转过身看着张晨。
  
      “嗯,我昨天晚上捞的,我爸打算过段时间就拉网打一网,前年下的苗不少,我爸说塘里的鱼应该也比前年多。”
  
      “到时候叫你爸爸留两条大鱼过年。”
  
      这一点跟自家连襟的大姐夫杨爱文不会客气,要不然就太生分了,就是他不说去年张文林也愣是拉来了近百多斤鱼,说了反倒是要好些。
  
      张晨笑了笑,他姨父就是多心,他还不知道姨父打得什么主意,自家鱼塘里的那点鱼前些日子老头子还在讲是不是今年不卖了留给自家人吃。
  
      鱼不少也有好几万甚至十万斤了,家里建筑公司的员工、亲戚,还有村里的熟人恐怕都要送一些意思意思,要卖的话就嫌少了。
  
      “我爸说塘里的鱼今年不卖了,都养着家里吃,别说两条,两担都行。”
  
      “说大话,跟你老子一个德性。”
  
      刘爱红的话惹得张晨怪笑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