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六十章 神坑帝

第六十章 神坑帝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天雷龙斗士大神一口气甩了11张更新票,顿时五雷轰顶了,我要加更一章,明天上班又要偷偷码字了!!!
  坝头乡乡政府不远的三叉口位置,坝头初中的早课铃声刚刚打完没过几分钟,街上就已经变得喧闹无比。
  像坝头乡这样城镇人口并不多的乡镇,即使是在96年末经济并不发达的年代,集市仍然是人们很热衷之地,就像隔壁老王家老婆子说的那样。
  “那个老不死的一天到晚不是坐在茶馆里嘛纸牌就是在剃头佬那里侃大山,要是哪天走了这茶馆就要关门歇菜了。”
  但是茶馆会关门吗?
  显然是不会的。
  走了一茬的茶客还有另外的一批人进来。
  老洪家的小儿子是乡中的普通教师,工资不高,但是铁饭碗在那里,羡慕的人多得是,尤其是那小子这个学期做了班主任后,这日子就更见盼头了。
  老洪家的那间两进的平房还是前几年盖的,虽然越发地斑驳起来,但是门前那条原本被人骂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石子路现在却愈发地让老洪家的几间平房值钱了。
  为啥?
  就是因为占了这条破路的光,这地皮也就变得老值钱了,听老方家那位活了大半辈子还不死的瞎老婆子讲,在解放前,坝头乡那也是县里有名的富乡,当初还是老蒋统治南方,县里的官老爷勾结地主富商,在商行里弄了八把交椅,能在八把交椅里占上一把的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当时因为坝头乡占据了白湖湾这么个渔业丰富,农业发达的好地,八把交椅中光是坝头的地主和大商就占了其中的四把,可想而知坝头的势力在当时绝对是响当当的。
  当然这里的百姓肯定是被盘剥得最厉害的,佛祖保佑那些个天杀的地主老财和黑心黑肺的商人在解放军来了后就都被抓了起来,这才有了坝头人的好日子过。
  好日子归好日子,坝头的经济在解放后却一直没能得到好转,在工业不发达,农业又不能完成质变的情况下,坝头人的经济水平随着人口的增加也就变得越来越差了。
  在早些年还没有搞改革开放的时候,乡里的劳动力也不能出去打工,一亩三分地里能刨出什么东西,时年不好的时候连饭都吃不饱。
  整个坝头就乡里那一块地充作集市,平日里都有下面村里的人来卖点东西,当初除了粮站外,整个乡里的铺子一双手就数的出来。
  老一辈的人还记得,粮站的东边是车站,说是车站,连车轮子都看不到,西面是一家铁匠铺,一间棺材铺,过去就是供电所,在车站前面继续走不到百多米就是乡镇府,乡政府附近只有一间早年国营的批发部,后来改成了一间理发店,一间猪肉铺,一个租书的老书店。
  在批发部的对面,就是原来的旧信用社和油厂,一个药店还只有一个老医生在里面卖药,密密麻麻的抽屉里装的都是中药材,张晨进去过一次,密集得令人恐怖,密集恐惧症的患者铁定是不能进去的。
  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慢慢吹到了坝头乡,国字头的店都关的差不多了,慢慢地开始有先知先觉的人开门做生意,从老粮站到乡政府之间的这一段土路也修成了柏油路直通县里。
  路边的两排店面一下子就变得金贵起来,就连那间棺材铺都火的不得了,就更不用说那间占了好几个棺材铺面积的那家铁匠铺了,最好的路段被这些个上不得台面的铺面占了也是让坝头乡政府彻底醉了。
  但是后来坝头乡初中突然搬了地址,在老车站的那块地后面划了一大片地盖起了一座校园,十几年过去了,校园后面当初那条学生们踩出来的泥巴路竟然渐渐地拐个弯拉直了从乡政府到粮站的距离。
  也就是说,这天原本没有的路竟然生生给学生们踩出来了,而且走的还是直线,不像原来的那条路那样是绕了好大一个弯,随着棺材铺和铁匠铺的老板越发地要价离谱,乡里也就起了让这条泥巴路代替那条老路的主意,只是这样一来,乡中的地位就尴尬了。
  而就在这时候,张晨这个混账东西在全乡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乡里的打算的时候,就率先出手把乡中的那块地买了下来,尽管乡政府知道这块地很重要,但是乡中答应了他们也没辙,反而还有些推波助澜之意在里面。
  因为不管怎么样,如果张文林真的在乡中后面开店做生意的话,乡里到时候把那条路开辟出来也就水到渠成了,说不定到时候张文林这个“修路大王”都不用乡里牵头就主动修了。
  事实上这条路后来确实是张文林修的。
  “晨哥,你家真把学校后面的鬼屋买下来了?”
  小胖子高林鹏趁着于飞凤离开教室的空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问道。
  “胖子班主任---”
  张海林突然极为严肃的朝他眨了眨眼。
  唰!
  立马转过身子捧起语文课本装模作样地上唇吧嗒着下唇,被肉挤得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极其猥琐地瞟了讲台上一眼,哪里还有于飞凤的人影。
  “张海林你个王八蛋忽悠老子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胖子,这不怪我,是你自己胖得瞎了眼了,我可没说班主任来了,我是说班主任出去了!”
  晨读的声音都没盖出两个混货色鬼哭狼嚎般的嚎叫,张晨抬起有些发沉的脑袋抹了把嘴边上的口水,看了两个让人无语的憨货一眼,这才不紧不慢地翻开语文书。
  他大约还记得今天好像默写两首古诗来的,按照教语文的那个老头子习惯,他肯定跑不了要上黑板。
  “胖子,班主任。”
  小胖子高林鹏一脸奸笑地看着张晨,不但不转身竟然还直接把整座肉山都转了过来,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如此身轻如燕的,张晨眼见着于飞凤一副要发飙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想把这个死胖子给撕了。
  果然。
  “高林鹏,张晨,你们两个出来!”
  完了!
  完了完了!又被这个死胖子坑了!
  高林鹏转过来还没坐正,于飞凤就已经发飙了,事实上如果不是心里强大到了极点,高林鹏这座肉山就要倒了,因为他发现他做了一件果真令人无语的事情,因为他的身子是转过来了,但是还有一只脚是放在前面的那根椅子档上。
  “砰!”
  看着一座肉山倒在地上,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张晨,你先说,上晨读讲话,有什么事情等不到下课讲?”
  101班教室外的走廊里,于飞凤脸色死沉死沉的。
  五十分钟的晨读何其珍贵,这两个混账东西竟然刚刚等她一转身就开口开小差,于飞凤简直就是火冒三丈。
  “高林鹏,你讲!”
  “于老师,我真不是开小差,刚才我是在找班长被书,不信你问班长,张海林也能作证。”
  张晨听到高林鹏在那里瞎扯淡心里直接乐开了,尼玛这个死胖子胆子太肥了,当着于飞凤的面吹牛逼,也不怕被雷劈,但是脸上也只好配合死胖子点了点头。
  “张晨,高林鹏是在找你背书吗?”
  “嗯!”
  于飞凤脸上的神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高林鹏,去教师把语文书拿出来,把你要背的课文背给我听听!”
  完了!
  张晨在于飞凤说完这句话后简直就想掩面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高林鹏这个死胖子这次彻底完蛋了。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高林鹏竟然真的撒开他那肥腿就跑进教室,不到片刻真的抓着语文书出来了。
  “于老师,我们是背这两首诗。”
  “那你背给我听一下!”
  “观沧海-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张晨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洋洋得意的高林鹏,真可谓是大吃一惊,就这个上课睡觉下课吃东西,早读看武侠,自习长肉的憨货,竟然真的一字不漏地把整篇《观沧海》背出来了,这他妈的简直就不科学,太不科学了!
  于飞凤合上课本交给了高林鹏让他回去继续念书,却把张晨留下来了。
  “你在这里站一会儿,站到上第一节课!”
  说完就回教室继续坐班去了。
  懵了!
  张晨彻底懵了!
  这更不合理!
  于飞凤竟然让胖子回去让他罚站,尼玛坑爹的胖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