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六十三章 英名尽毁第一弹

第六十三章 英名尽毁第一弹


  张晨还是低估了这次考试的难度和乡中教务处对这次期中考试的重视程度。
  语文试卷很难!
  比他所想的中等偏上的难度生生拔高一截,尽管张晨在下课铃前近二十分钟就已经完成了整个卷面的答题情况。
  陈夕的成绩很好,比之唐舒在1班稳居前三、仅次于张晨和张海林的成绩还要优异一些。
  乡中每个年级都有将近10个班的规模,学生的人数不少,尽管在资源上跟县里的初中相比要逊色一筹,但是考试成绩可不管这些,所以在乡中内部的竞争力度其实很大。
  每个年级都有综合排名,由于这时候考高中有预选考试,所以事实上只有将近三分之二的学生才会选择继续考高中,这样一来综合排名就极为重要了。
  张晨在年级排名中入校的成绩是第一名,而张海林入校时成绩在50名之外,1班的唐舒和朱永飞都在前五十,陈夕的成绩则更好一些,入学时是以年级第八的成绩被分到8班的。
  作为8班的学习委员,陈夕不但成绩很好,而且人长得也耐看,性子和善,所以跟她玩到一起的同学并不少。
  张晨刚刚把桌上的小豆芽放到一边,上午还剩下一门数学要考,难得的课间休息对于张晨来讲就是睡觉,但是这一次他似乎睡不成了。
  “语文好难啊!谁出的试卷竟然这么难!”
  “对啊,我有好几个空都是空着的!”
  “作文的材料什么意思我都没看懂,这次完了!”
  “陈夕,你语文考的怎么样,你觉得难不难?”
  三个女人一台戏,超出三个,那估计就只有剧院了。
  张晨把头埋在臂弯里,懒得去理会这几个一下课就冲过来的8班女生。
  陈夕漂亮的眉毛皱了皱眉,似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次期中考试她准备了很久,也攒足了力气去应对,毕竟是入学后的第一次大型考试,听说要在全年级进行排名,所以不仅是陈夕对这次考试有很大的期待,事实上每个班级上到老师下到大部分学生都有几分热切。
  当然,像张晨这种专门负责打击别人的奇葩除外。
  “我也不知道,我现代文阅读最后一题没有做完,作为写的稀里糊涂的,估计考得不好。”
  “完了完了,连你都觉得难,那我们估计考及格都难了!”
  陈夕还是有几分保守的,在语数外三门课里,除了新接触的英语,事实上她的语文和数学都很好,即使是这次的语文试卷,虽然她觉得有几个问题确实有难度,但是陈夕还是有拿到90分以上的把握。
  眼角的余光突然落到趴在桌上的张晨身上,如果不是看到桌子上的小豆芽,她甚至都要忘了这个男生刚才用这支笔戳了她的后脑勺,猛一看见,心里咯噔一下对张晨的印象也差了几分。
  此时在8班教室的另外一边,唐舒身边也集聚了好几个1班的女生在那里咋呼咋呼地吵着,真是让人清静几分钟都不行。
  跟唐舒,张晨别说相处得好了,话都没说过几句,虽说唐舒对张晨这个“名义上”的班长并不陌生,但是对张晨她是半点好感也没有,一个人霸占了两个最好的班干职务就算了,还一天到晚做坏榜样,但是张晨的成绩却又让唐舒不得不佩服。
  所以当1班的另外几个女生纷纷表示语文很难的时候,唐舒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张晨坐的方向。
  她是知道张晨也被分到8班考试的。
  “我做的也一般,估计只能考个及格分,班长不是也在8班考吗,去问问班长考得怎么样。”
  唐舒的提议让1班的几个女生也是眼前一亮,参加考试,几乎所有关心成绩的学生都有课后对答案的习惯,尤其是像张晨这种“牛人”,自然是最好的盘问对象。
  砰!砰!砰!
  张晨很无奈地睁开眼,更无奈地看着一溜儿扎着一条或者两条麻花辫的小女生围在他桌子前面。
  “唐舒,你们搞什么飞机,让我睡会儿。”
  “班长,马上就考数学了,你还睡,快跟我们说说语文难不难,我们都觉得难死了,一点都不会做。”
  “就是!”
  “班长,你做得怎么样?”
  “考完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等卷子发下来不就知道了。”
  说完张晨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经,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胖子高林鹏说的那个8班的班花,还有另外几个8班的女生,跟唐舒他们并无二样,竟然也都围了上来。
  “难道女人都是天生就八卦?”
  作为当初小升初的全县第一名,张晨在乡中的名气要比他自己知道的要大,尽管大多数人只是听说了这个名字,并不认识他,但是这并不妨碍几乎所有一年级的学生都知道张晨是1班的班长。
  “他就是张晨啊!!”
  8班的一个女生有些好奇地说了一句。
  张晨听着都想吐血,他怎么看这群8班的女生脸上都有种看耍猴儿的表情。
  1班的人里面,陈夕也认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胖子高林鹏和唐舒就是其中的两个。
  只是这两个人被她认识的原因可以说是迥异的。
  小胖子高林鹏一开始是以胖出名,毕竟能长到这么胖也不是多见的,后来是成就了他猥琐的美名,再后来知道胖子是教务处处长黄晓菊的儿子后,他几乎就成了无恶不作的二少爷的代名词。
  而之所以认识唐舒,却是因为女孩子天生的骄傲所致,唐舒生得并不是难看的那种女生,相反,恰恰是1班所有女生中都出类拔萃的那一种,所以早就有男生在私下里议论过各个班的班花排名。
  陈夕自然早就从她的死党兼发小的朱永飞那里听说过,陈夕和朱永飞都是乡里的户籍,而且两人家里离得很近,从小就认识。
  还是朱永飞告诉陈夕1班的男生都认为唐舒长得最好看,而且成绩也好,所以陈夕慢慢地也就对唐舒多了一份女人心底天生的关注。
  所以她一看到唐舒走过来其实就知道了,只是他并不认识张晨,尽管知道张晨是1班的班长,这也是从朱永飞口中知道的,而且印象处于好坏之间。
  好是因为张晨的成绩,陈夕是那种很爱学习而且极为认真的女孩子,对张晨小升初考出的逆天成绩,陈夕有一种潜意识里的佩服和不服气,不好,则是朱永飞的种种介绍。
  上课迟到开小差睡觉,不上晚自习,不按时做作业,打游戏机,跟那些小混混厮混等等各种。
  是唐舒那一声班长让陈夕转过头的,而她对张晨的第一印象,除了成绩好,人品不好之外,又多了两条:无聊和嘴角睡觉的口水。
  用笔戳人那是无聊!
  在陈夕看来,张晨自然是故意的。
  “哈哈哈!”
  有一个8班的女生看到张晨嘴角的口水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晨却当做没事一般自顾自地把口水擦干净。
  “一般吧,考满分不太可能,考个一百零几分估计还是可以的。”
  “班长你太牛了!我只想考及格就行了!”
  “哎,这就是差距!”
  “吹!”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8班的那个圆脸的女生笑了出来,她们并没有见过张晨每次小测验都霸占第一名的样子,自然认为他是在吹牛,就连陈夕也有些鄙视张晨这种男生。
  但是唐舒却信!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