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六十六章 拉一网

第六十六章 拉一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四千字大章,支持一下吧!)
  白湖湾的水质很好,自从张文林打算搞村村通后,就动员湖周边几个大队把白湖湾周边的田地都改成了育苗地,地里都种上了树苗,树秧苗下面都洒了菜籽,这种菜籽不到四十天就能收割一茬,是养鱼的好东西。
  这也算是副业了,各家各户种苗的地里都种了菜草,收割后一律卖给白湖湾的鱼塘,等换季节时候塘里的鱼没什么东西吃的时候就定时洒到鱼塘里。
  白湖湾四周都挖通了排水渠和引水渠,以白湖湾的面积,拥有足够的自我净化能力,所以每年雨季的时候换水就足以让白湖湾保持足够的水量和水质。
  各家鱼塘也禁止使用药物,一旦发现并且查清认定之后马上就会被撤销承包的资格,所以鱼塘的承包人都很谨慎。
  一大早老张家开网拉鱼的时候,很多人都跑过来围观,毕竟这一次是新鱼出网,以前那跟现在是不能比的,参考性比较大,各家都想看看白湖湾养的新鱼怎么样。
  虽然老张家的鱼塘里陈鱼也比较多,但是总看得出来这新鱼养两年的个头怎么样,所以等第一网拉起来的时候,各家各户都被网里拉上来的鱼吓了一跳。
  “这些不会都是老鱼吧,怎么这么多!”
  “不可能!你看看都是5、6斤重的,这些鱼明显比陈年的水脚(陈年的鱼)要小,你看看那白鲢也只有这个样子还要小一些,看那几条,起码有十几斤重的,一看就晓得是往年湖里留下来的。”
  “产量不小!不小!”
  “扣掉陈鱼的话,估计产量也不少了!”
  老张家湖里的出货还是让不少人都吃了一惊,当然心里也隐隐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依老张家这口塘里的产量比,自家鱼塘里的也差不了。
  张文林把网撒下去打算等把鱼称重装进网格箱后再拉一网,湖里的鱼都已经有些不安分了,时不时就能远远地看到一团水花从水面上泛开,现在只能等湖面平静一下再起网。
  他扎了扎裤脚就上了岸。
  “文林啊,你这一网拉的鱼不少啊!”
  “有不少陈货吧!”
  张文林只是扫了一眼,心里大概就有了个数,湖里的新鱼应该少不了,个头也挺大,白湖湾的水质还是起了大作用的,加上平时喂养的都是地里割的草和养的菜草,基本上没有用人工制作的饲料,鱼的肉质也就有了保证。
  这要想做好做大做强白湖湾的渔业品牌,鱼的肉质肯定是要下大力气做好的,张文林懂这个道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但是其他的鱼塘自然也是按照老张家的标准来。
  定期测量的水质,各种排放量都是严格按照当初省里农业大学的教授们提供的科学标准来测算的,一开始张文林也不懂为什么要搞这一套,还是张晨知道农大的老师研究项目里有这些东西后才花钱定做了一套设备,死活软磨硬泡弄来这么一套质量标准。
  但是你还别说,就这么一弄,白湖湾的鱼还真多了些噱头,不说别的,去年从老张家拉了鱼的货商,早在十月份的时候就打了招呼,问了今年的情况。
  去年二十几口塘子拉了将近二三十万斤的陈年老鱼,这些也不过是以前白湖湾发大水淹掉水坝是留下来的鱼种,真要算养起来,一口塘将近两百亩水面,也差不多能产到这个数,虽然不可能跟往年一样,把整口塘子里的鱼都卖掉,但是终归还是要出货的。
  这些客商去年也是花了大力气拉住的,不说别的,为了明年白湖湾的大头出去,今年也得出一批鱼稳住他们,只是这个货量,还真的考虑一下。
  出多了存货跟不上去,出少了人家不答应,做生意就是你来我往,都留个三分余地明年再来,要是做个一锤子买卖也就无所谓了。
  “还行吧,回头二叔你捉几条大的回去,今年头一次拉网,吃两条吃不穷我。”
  “不用不用!文林啊,要吃我也掏钱买,屋前屋后的,老吃你塘里鱼也不是个事。”
  “爱平!爱平,死哪去了,快捉两条大白鲢,拿两根草串起来让二叔带回去。”
  张文林就站在坝上嚎了两嗓子,张晨倒是手快,捻起几根干稻草往手里一捻,捻成一条草绳,穿过鱼鳃就硬生生串了两条活蹦乱跳的大白鲢上去。
  “二爷爷,你就别跟我爸客气了,吃他两条鱼吃不穷他。”
  他二叔也不客气,拎起来就回去了,都是一个大队的,虽然血缘上算,叫二叔那是算客气,但是张文林也不是小气人,这头网鱼拉起来,没来的就算了,来了的一家两条,没有多也不会短了谁家的。
  花了将近个把小时,才把头网鱼都分开称重装箱,这一网也着实拉得不少,一网鱼就足足拉了几千斤。
  白湖湾原本不过千多亩的水面,前些年水退下去之后,张湾队上把原来队上养菱角和荷叶的围堰大坝扒了,跟白湖湾合围起来,面积足足增加了一倍还多,三千多近四千亩的水面在百崇县也绝对算得上是养殖大户了。
  当初老张家承包的时候,乡里这块地没算上去,不过那些个围堰和荷塘本来就是张湾队上的私产,现在连白湖湾都收归张湾所有了,所以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
  几千亩的水面,不说多吧,全加起来两百万公斤的鱼肯定是养得活的,即使捉大放小,到时候真到了起网拉鱼,也少不了那么多。
  老张家的这口鱼塘面积不小,算是比较大的几口塘之一,今后老张家到底要不要再继续放鱼苗,张文林还要考虑考虑,毕竟是村里的干部,影响多少还是会有一些的。
  人都是感情动物,不说别的,他张文林给村里贷款几百万搞蔬菜大棚,捐了几十万修桥铺路,不说功德了,这名声终归是有了,就是这样还有人说闲话,虽然只是少数的那么一小撮人,但是听到耳里也寒在心里。
  “文明,你过去拉一把,秀红那边没别住。”
  重新拉起网,这一次网要拉得深一些,张文林也想看看这水里到底有多大个存量,就去年一开始来偷鱼的也不在少数,当初老张家一度还以为鱼剩不了多少,只是后来捡了白湖湾的便宜也就不放在心上了,现在真到了要起网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这水拉深了,石头秀眼看着一个女人就要别不住中间的网索,一个劲地往下滑。
  张文明撑了条小舢板,用竹篙插在船尾的桩口自理顶住穿身,一搭手就把网索给拉起来,男人就是男人,力气大,张文明本身就是人高马大哈,在气力上张文林都要逊几分。
  “海林,你使点劲啊,光吃饭不用劲儿!”
  张晨撒开膀子都拉不住这边的网索,只好一个劲儿的网下倒,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不得不说,这渔网还真不是一般人拉得上来的。
  “我用力了!”
  两个半大的小子憋得脸通红。
  扑腾!
  啪!
  水面上,一团团水花炸开掀得老高了,就看那水花,估计也有个二十斤重的大鱼。
  收获总是令人喜悦的。
  到后来实在是拉不动人,坝上站着看热闹的人纷纷跑下来把两个小的赶到一边,三五下就把网给别住拉上浅滩围出一个半圆形的网袋子。
  鱼太多了!
  多得吓人!
  黑压压的鱼脊背在水里横冲直撞,时不时就泛起一大片鱼肚白,个头大的鱼那脊背在水里看起来就是黑压压的一个黑影。
  “文林,你这塘里的鱼不得了啊!”
  “娘咧,这条鱼怕不是有几十斤吧,这是从江里渗下来的鱼种啊,你看还是红鲤。”
  白湖的确跟长江相连。
  这不是在瞎扯淡,是真跟江水连着,只不过中间隔着老大一条江堤,水闸开着,白湖里出现江水里的鱼种并不稀奇,这些年越来越少,要是放在以前没有江堤的时候,白湖里的鱼跟江水里就一个样。
  这些年每当到开闸泄洪的时候,江里的鱼其实也会跟着进来很多,只不过相比较起来要少一些,大湖里面藏得大鱼其实比江里也不遑多让,张晨还记得后来队上有人网到过上百斤重的老鲤鱼。
  光是那鱼肚子里的鱼籽就装满了两个洗脸用的鸳鸯盆,老张家这一网也可谓是抓到大鱼了,起码有四十斤重的一条红鲤在网兜里四处乱窜,力气大的吓人。
  忙活了一整天,将近傍晚的时候才将渔网拉上来洗干净晾好,渔家人吃这碗饭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这些渔网也是异常珍贵,每拉一起网都要洗干净淤泥烂草,晾晒干净,检查破陋的网线。
  张文明夫妇自从在老张家做工后,基本上也没怎么种过地,清闲了大半年的功夫,这一天下来也是累得喘不过气来。
  石头秀这个女人,往日里的性格闲话肯定是要说不少,不过在老张家这脾气自然也就没了。
  “秀红,这几条鱼赶紧拿回家杀了晚上吃个新鲜,回头要吃塘里还有得抓。”
  “爱平嫂子,这也太多了,我拿一条就够了。”
  刘爱平愣是让张晨和海林抬了整整一筐过去,足足四五条净是七八斤重的草鱼和青鱼,一斤来重的鲫鱼也有五六条,还有不少大黄丫鱼。
  “明天让文明骑车送两条去海林他外婆家,家里吃完塘里还有。”
  张文明从来不管这些事,老张家对他夫妇俩那自然是没话说的,现在正在跟张文林埋头在屋子里算账,每次拉网都要算个粗账,回头出货的时候也要记个毛账。
  “文林哥,今年塘里起码要二十万斤,要不是乡里搞这个破事,白湖湾起码要拉几百万斤。”
  白湖湾被乡里硬逼着承包出去,张文明还是有些气不过的,虽然当初老张家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买鱼苗,但是至少也能撒个一半的水面,两年下来,不要说几十万,就是几百万恐怕也挣得下来。
  如果是别人家自然另当别论,但是老张家不是那种小气人,到时候一年给他们夫妻俩十万块钱绝对不是吹出来的,平白无故地就少了这么一桩子好事,谁都会不乐意。
  “文明啊,这事怎么说乡里也不能担全部责任,要我说吧,这事也是好事,白湖湾终究还是还给张湾了,今后家里这口鱼塘我肯定也没多少工夫管,我和你爱平嫂子合计了一下,等年底塘里的鱼拉干净了,鱼塘家里还继续承包,到时候你跟秀红夫妻两多操点心,把鱼塘整起来,往后我也不另外算你工资,给你们夫妻俩三成鱼塘里的收益。”
  张文明一阵激动想说什么,脸涨得通红,张文林一把拉住他的肩膀,拍了拍手。
  “你也不要觉得沾了我什么光,论起来,这张湾队上也就你家里跟我家里还有些血缘关系,往上数五代还是同堂兄弟,你家海林跟晨子将来也是个照应。
  家里这段时间你们夫妻俩帮了很多忙,你爱平嫂子说了好几次要给你们加工钱我没答应,不是舍不得那点钱,是想让你们有个稳定家业,白湖湾照我讲,将来肯定有用,这里面的鱼塘也断然不会让外面的人承包,给你三成收益将来也是一份家业,你就不要客气了。”
  张文明着实有些激动。
  实在是不得不如此啊!
  老张家这口塘子有将近两百亩水面,两年下来成鱼少说也有二十万斤上下,加上其他的水产,收益不说多,保守一些,扣除一二十万的成本,也有将近百万的收益,三成就是几十万。
  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年收入三十万几乎上就等于新世纪头十年后年入几百万了,而且还是天上掉馅饼的那种。
  能不激动吗?
  96年末97年初三十万那绝对是一笔巨款,如果不是跟着老张家,那万万是不可能有这个可能的。
  就是其他的鱼塘里,有哪家拿得出十几万买鱼苗,几乎上都是一家承包下来,七八家甚至十来家共同出钱买鱼苗,人多了收益自然也要均分的。真要分起来一家分个五六万也就顶天了。
  “文林哥,有什么事要我做你就直接说。”
  张文明是实在人,反反复复只会说这么一句话。
  恰恰张文林就看重了这一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