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六十七章 做烤鱼?

第六十七章 做烤鱼?



    “这东西靠不靠谱?”

    张晨眼睛眨巴眨巴了好几下。

    “爸爸,你自己说,我哪一次不靠谱了!”

    张文林顿时不说话了,隔着桌子就是一个暴栗过去。

    “老子问问还了不得了,别跟你老子废话,这东西你哪里看来的。”

    原来张文林手上捏着的是一份张晨写了几天的商业策划书,抬头的位置,赫然就写着“白湖湾烤鱼商业计划书”。

    “烤鱼是上次在报纸上看到的,商业计划是书上看的,你不信自己去看,书上都写着教你怎么开店,你自己不知道看还怪我瞎捉摸,白湖湾那么多鱼,除了高品牌肯定卖不出好价钱。”

    “但是这烤鱼-”

    “报纸上说是山城市的小吃。”

    “小吃?报纸呢?”

    张晨哪里在报纸上看到过,这才96年末,溪岭烤鱼都还没火起来,就更不说发扬光大的全州烤鱼了。

    “早就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作为山城市的地方小吃,96年的时候可能没有人会预料得到,仅仅是不到十年后,烤鱼就将四处盛行,上至星级酒店,下到街边小摊位,随处可见。

    但是现在,烤鱼却仍然是一种大部分都不知道的小吃,仅仅是一种小吃,远远还没有到后来那种都有发展成为主流食品的程度,这里面的商机张晨很有些期待。

    白湖湾的水质由于远离工业区和城市,仍然保留着一开始的那种清澈,而在白湖湾里养出来的鱼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早先承包白湖湾的时候,张晨其实就想过烤鱼的事情,但是老张家那时候别说烤鱼了,就是连自家三间破房子都修缮不了。

    现在搞烤鱼的机会成熟倒是成熟了,但是要拿这么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主意来说服老张同志,张晨自认为还是要花一些功夫的,只是这一次他绝对看错了。

    张文林早就笃定儿子张晨这主意搞不好跟买股票和承包白湖湾一样是误打误撞的,但是看着手中那几张写得条理分明的策划话,心里绷着的那根筋竟然松动了。

    “这烤鱼有人会做吗?”

    张文林一句话说到了正题上,这也是张晨苦于无法解决的最主要的问题。

    在后来的市面上烤鱼的配方和做法虽然广泛流传,随处可见,但是真的能够做出不同的口感而且还要保证质量的却不多见,这也就是为什么烤鱼店那么多,但是真正做成连锁、做出品牌的却不多见的原因。

    当然张晨现在的起点要远远超过后来的那些创业者,这就是他的优势所在。

    肯德基为什么能够成功占领世界市场,事实上并不在于他的质量真的要超越所有同行,而是管理和创新。

    “我们不会,但是山城市有人会。”

    张晨说完父子俩就都陷入一阵沉默之中。

    是啊,山城市有人会,这是事实,但是去山城市山高路远,张文林迟疑了。

    “你确定这个烤鱼有前景?”

    自从股票事件后,私下里父子俩谈正事的时候,张文林自觉地就会把张晨放在一个很对等的位置上。

    “爸爸,不管到底有没有前景,我们都要搞一搞之后才知道,当初的白湖湾和买股票你都知道的,现在白湖湾里这么多鱼,你要搞村村通的话,白湖湾的鱼就必须要提高附加值,光卖鱼能卖多少点钱。

    烤鱼不管是卖鱼,卖的是服务,是附加值,不光是白湖湾的鱼,我们白鹤大棚里产的辣椒、西红柿、各种蔬菜都能作为食材卖出去,而且卖的不只是市场价,还有高附加值。”

    张文林闻言后就陷入一阵沉默,吧嗒吧嗒地点了根烟,整个屋子里都被熏得烟雾缭绕,张晨一把从他嘴上抽了下来,扔到地上踩了踩。

    张文林刚扬起的巴掌还没落到张晨头上。

    “总是吸烟对身体不好,旁边的人吸二手烟更不好。”

    手放下。

    “我马上去一趟山城,看看能不能把这事办成。”

    张晨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动容,老头子真的变了。

    以往的张文林对然冲劲足够,但是不够心细,为人也不够果决,做生意数起数伏,可以说一直到张晨独立成人之后仍旧没有多大的起色,空有一身的抱负和胆子。

    但是现在看来,或许是自己这根翅膀扇的风够大,又或许是张文林的境遇完全发生了变化,总之张晨很乐意看到自己老子身上产生的这种变化。

    “你去山城市可以先到全州和溪岭这两个地方去找找那种纯粹的烤鱼店,先问问情况,看看各家有什么不同的,可以花钱把各家的秘方和工艺都买下来。

    这些秘方和工艺我们肯定不能直接用,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东西拿回来我们自己琢磨,小姨夫和小姨不是在县里开饭店嘛,你把他们俩带去,让他们顺便学一学,回来自个儿琢磨。”

    对自家老子交代事情,张晨毫不客气,张文林也不在意,只是拿了纸笔在那里记着什么,虽然儿子张晨很多时候做事说话都有些欠揍,但是张文林对张晨的信任已经超出了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极限。

    十一月末的时候,张晨回到学校的第二天,张文林就带着几万块钱在百崇上了去山城的国道,随行的人不多,只有张晨的小姨夫石卫兵。

    他小姨爱琴前些日子也有了肚子,所以这次没有一起过来。

    石卫兵不是坝头乡的,而是相邻的五岭乡人,张晨他小姨爱琴当初也是托人做媒才嫁的刚刚从部队转业不久的石卫兵。

    石卫兵的性格有些内向,当初刘家老头子就是看上了他性格木讷不说话,为人老实,这才答应了婚事,要是看在条件上,只怕石卫兵家的条件还差了些,比老刘家还不如。

    夫妻俩结婚后老刘家凑了些钱过去,让他们在县里租了个小门面开饭店,石卫兵以前在部队当兵的时候是炊事班的,从部队里学的厨艺很有一手,但是县城总体的经济水平不好,所以生意一般,刚能够养家活口。

    “卫兵,你这技术还不错嘛!”

    上了国道开了将近大半个上午,张文林也有些乏了,原本两人打算找个地方歇歇脚,石卫兵却接过了方向盘,一开始张文林还有些忐忑,但是没想到他车子开的还真不赖。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学过,姐夫你这车好,比部队首长的车也要好一些,我以前哪里开过这么好的车。”

    石卫兵这句话倒是真的,他专业已经有三四年了,当初初中毕业没多久托关系去部队,一开始就学过这些,只是后来转到的炊事班又过了几年,这一算起来也有好些年了。

    当初他在部队的时候只怕部队的首长都没开过奥迪车,就更不用说张文林这辆年初才下线生产的奥迪200了。

    两人到了将近傍晚的时候才赶到山城市,这人生地不熟的也没过好去处,于是就随便下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旅社。

    由于溪岭和全州都是在山城北部,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驱车首先去了溪岭,一进城后,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子燥热的气息,这时候山城市还没有成立直辖市机构,当地的经济条件看起来并不好,即使是张文林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原本他以为坝头就已经算是够落后了,但是进了溪岭之后一路下来这才发现这里的情况还要差一些。

    逛了整整一天,两人别说烤鱼了,就是个吃鱼的店都没找到几家,张文林甚至都在想是不是张晨记错地方了,到了下午两人回了旅社休息,一直到傍晚的时候这才出来找地方吃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