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六十九章 谭家事

第六十九章 谭家事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张文林和石卫兵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城里转了一圈,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把车停到老谭饭馆前面,一走进饭馆,谭林荣就招呼上来了。
  
      “怎么样,两位还是吃鱼?我今天特意去留了一条三斤多重的,保管你们吃个痛快。”
  
      张文林没什么其他的嗜好,酒量半斤倒,偶尔抽根烟,这鱼嘛却是每逢必吃,昨晚上吃了一顿泡椒鱼,嘴里都没回过味来,自然是乐得答应。
  
      “老板,鱼不要太咸,可以放辣一点,比昨晚辣一点就可以了,炒个花生米,来几个你这里拿得出手的小菜就可以了。”
  
      后面石卫兵从车厢里拿了一瓶酒下来,正儿八经的茅台酒,这酒还是上次去沪市的时候徐家老大徐朝峰以出厂价送的,整整两大箱子,一箱子被张文林送给了张晨他外公留家里,一箱子就这么放在车尾箱里。
  
      张文林的酒量一般,也不怎么爱喝酒,这酒茅台跟二锅头也喝不出什么好坏来,放那里几个月都没喝过,这次还是石卫兵看到了说是要弄一瓶尝尝的,在部队里待了不少年,喝酒肯定是一个嗜好。
  
      “姐夫,前头爸爸让爱琴带回来一瓶茅台也是你送去的吧,我说家里怎么还有这么好的酒。”
  
      张文林一听这话才知道他岳父老子竟然还拿着自己送的酒补贴女婿去了,这样一说爱红家里肯定也有。
  
      “回头要喝拿几瓶回去,这东西我不喜欢,放在我这里也没人喝,留几瓶招待人就行了。”
  
      石卫兵笑了笑,这种事他不用客气,大姐夫家里是个什么情况他也知道一些,而且大姐夫和大姐的为人老刘家人都清楚,从来不在这些小事上讲究。
  
      你还别说,老刘家兄妹六个感情自小是没的说的,张文林也是特殊,老张家长辈前几年都走了,张文林是家里的一颗独苗苗,当初老张家的条件不好,是出了名的穷光蛋,刘爱平虽然没什么文化,在那个年代也不算什么,但是十里八乡都知道老刘家大闺女长得好看,性格好,人勤快,张文林能娶到这么个媳妇儿也看得出老刘家人不计较这些。
  
      所以张文林基本上也跟老刘家一口子差不多了,人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只怕老张家这情况还要多些。
  
      启开酒瓶,没过一会儿工夫,谭林荣就端上来一碟子的花生米,粒粒饱满,一看就知道是正宗的好东西。
  
      “这是自家种的,两个老板人大方我也不藏着捏着,这花生米你们好下酒。”
  
      “老板,你这饭馆叫老谭饭馆,您应该姓谭吧,咱们就叫你谭老板。”
  
      “谭老板,鱼先整治上来,今天咱们也不计较这客不客了,菜弄好了一起来喝两盅,好酒好菜,咱们说说话。”
  
      张文林觉得这谭老板是个有心事的人,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只是他没猜到谭林荣跟万铁印的那一层关系,隐约之间只是猜出来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谭林荣笑了笑自然也不客气,两人都是各有所求一拍即合,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不大一会儿,鱼炖好之后就端上了桌子,谭林荣他老婆随即就进了后厨去弄几个小菜。
  
      “茅台酒,好酒啊!您二位都是大老板吧。”
  
      “哪里哪里,谭老板,咱们都是混口饭吃,不容易啊,您也是做生意的,知道咱们这一行要挣点钱真不容易。”
  
      “来,干了!还是这鱼有味道!”
  
      三人碰了个杯。
  
      茅台酒喝起来,即使是张文林这种完全不懂酒的人都喝得有几分兴起,一瓶酒下来不到半个小时就见了底。
  
      “没酒了,我家里有,好是肯定没您这酒好。”
  
      谭林荣起身就要去拿酒,张文林看得出来这位谭老板酒量不浅,至少也比他高不少,南方人喝酒跟北方人一比,一斤酒量已经算是大量了。
  
      “别别,坐下坐下,谭老板说的什么话,今天兄弟我请你喝酒怎么还要你的酒,卫兵,再去拿两瓶来,今天喝够。”
  
      石卫兵闻言起身接过张文林递过来的车钥匙就出去了,他的酒量比较高,两瓶白酒应该不成问题,加上今天也不用开车,所以也没什么顾忌。
  
      两瓶酒往桌上一摆,谭林荣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眼里的疑虑之色已经消失了,隐隐还有些兴奋,张文林显露出来的身价越高,他那件事情肯定就越有把握。
  
      做生意这么多年他看得出来张文林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这种人不是真的很有分量就是很土但是很有钱,这时候可没土豪的说法,当然也不能叫人家土包子。
  
      事实上张文林还真就是一个土包子,一个有钱的土包子。
  
      “来来,谭老板,你的酒量不错啊,我不行,半斤估计就倒了,再跟你喝两盅就差不多了,这事我连襟,石卫兵,当兵退伍的,酒量好。”
  
      谭林荣一听这话高兴啊,他就喜欢当兵退伍的,他儿子谭根生可不就是当兵退伍的,现在在家里无所事事,今天一早儿就出去了也不见个人影,就这小地方能找啥工作。
  
      “当兵好,我儿子也是当兵的,前段时间退伍刚回来,哎!”
  
      说完还谈了口气。
  
      “谭老板哪,有什么好叹气的,来,再干一杯我就不喝了,你见谅。”
  
      张文林酒量也差不多到了,虽然没有半斤下肚,但是也总得留着点,谭林荣抿了一口。
  
      “这不叹气也不行啊,小的不成器,我又没什么本事给他置办家业,退伍回来无所事事,现在不愁将来就苦了。”
  
      张文林一听这话心里就琢磨开了,这当兵退伍找不到工作的人多得是,当年石卫兵回来如果不是岳父老子看中了他的人品,铁定是不会把爱琴嫁给他的,这小子也争气,人老实能吃苦,在部队里学了个炒菜的手艺,开个饭店发不了财倒是也能养家糊口。
  
      看着谭老板只怕是他儿子是纯粹的当兵,估计学的东西都是部队的那一套,找不到工作也正常,当兵的也没什么工作经验,一般的老板也不喜欢这种人。
  
      只不过他心里一动就有了主意。
  
      “哟,谭老板,您把情况说说,回头把你儿子叫回来咱们看看,如果人不错我给他一个好差事,绝对差不了,您放心不?”
  
      放心!
  
      实在是太放心了!
  
      谭林荣一听这话乐得呀,眼都眯在一起了,弄了这老半天的不就是图的这句话嘛。
  
      “老婆子,你赶紧去老王家那店里把根生叫回来,快去快去!”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家那小子人品肯定没问题,回头您看到了就晓得,来来,我敬你一杯。”
  
      张文林不得不又喝了一口。
  
      在离老谭饭馆不远的一家五金店里,谭根生跟往日一样,也不做啥,就坐那里看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在那里翻箱倒柜。
  
      “根生,你怎么不去找份工作,天天在家闲着也不是个事。”
  
      “找了,我们这里地方小也找不到,我打算跟老头子商量商量,还是出去打工吧。”
  
      “也行,总比在家里要强,你打算去哪?”
  
      “广州深圳都行。”
  
      “前些日子红霞他哥,就是我舅哥,说是在广州那边招人,关键是招人你也不会啥,现在打工工作不难找,关键是你除了会开车会打枪还会干啥,不如找个老板开车吧,我听说有的大老板大方的要死,随便一年就给你个几万的。”
  
      “做梦!”
  
      谭根生是典型的军人性格,话少,严肃,平时都不带笑的,王波是他的发小,还算是是谈得来的,两人一样的年纪,上完高中一个人去当兵,一个人在家开店,现在王波结婚都两年了,儿子都快一岁了。
  
      谭根生自己倒还好,没什么羡慕的,就是家里父母捉急得不得了,三天两头就找人做媒,这一没工作人家看不上,这二嘛,见了面屁都不吭一个哪有姑娘喜欢。
  
      说多了也是谭家的泪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