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七十一章 秘方

第七十一章 秘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由于是地处山区,尽管已经是深秋,但是溪岭早上的气温并不低,只是有些湿润,比之江南的天气还要湿重几分,当然这时候的空气那是极好的。
  张文林一大早就去了老谭家的饭馆,吃了一大碗鸡蛋面后,浑身都觉得畅快。
  “谭老板,你这手艺真没得说,你家这面这鱼,看来我回去要好好想几天了。”
  “张老板,这面就是个普通的鸡蛋面,不过这鱼你想要吃还真只有我家这饭馆里做得出来。”
  谭林荣笑着摇了摇头。
  眼里一丝捉摸不定的疑虑神色一闪而逝。
  “根生,要不你今天就跟我跑跑,你们这里的老万烧烤店你知道在哪吧?你开车带我们去找找,顺便也试试车。”
  张文林等石卫兵喝掉碗里的最后一口面汤,就朝坐在对面的谭根生点了点头说道。
  “老万烧烤?东平家?老板,你去东平家干什么?”
  “东平?东平是谁?”
  张文林也是一愣。
  “老板,老万烧烤就是东平家的,这事我爸没告诉您?”
  张文林和谭根生都把头转了过去看着谭林荣。
  “张老板,这事怨我,忘了跟你说,老万跟我们家还是比较熟的,前儿个跟你这不是还没这么熟—我-我也就不好意思跟你说老万家这情况,不过我问过老万的意思了,他们家那烤鱼酱汁秘方你要是出个好价钱他肯定卖,一会儿我带你去老万家里,具体事情你跟老万谈--”
  谭林荣也实在,跟张文林交代了一下万铁印家里现在的情况和处境,张文林边听边点头。
  “照这么说,那老万家现在的处境就不是很好了!”
  张文林轻轻念叨了一句。
  谭林荣心里一哆嗦,有些不好琢磨地看了张文林一眼,这人哪,都喜欢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真有几个人做呢,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虽然这几天相处下来,谭林荣觉得张文林也是个厚道人,但是到了这关头上,他课不敢打包票张文林不会落井下石。
  现在老万家那情况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处境不妙,家里那道传了百多年的酱汁和工艺秘方留肯定是留得住的,但是怎么留,又怎么交罚金,这又是一个难事。
  真的要把房子卖了,一家老小也不是个事儿,虽然他那几个儿子也有已经成绩里也单独盖房子的,但是这老店是祖宗传下来的产业,要是丢了老万这辈子恐怕也就这么去了。
  所以张文林能出到什么价位,谭林荣还是有些忐忑的,以前老万家没出事的时候,曾经有南边来的客商要借用那道方子舍得花两万,但是老万没有动心,现在只怕两万都卖不了了,即使是张文林,恐怕也不会高于这个价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跟老万谈谈吧,根生,你来开车。”
  一行人立马收拾好东西上了车,尽管是第一次摸上这种高档小轿车的方向盘,但是谭根生的驾驶技术还是不错的,跟石卫兵也相差无几,张文林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谭根生的技术。
  “根生这车开得还不错,看得出以前在部队是下了功夫的。”
  谭林荣头一次坐这种车本来就有些不再在挪来挪去,再加上对自家儿子开车的技术还有些不放心,整个人也就越发地不自在了,一直到车子被稳稳地倒出车位,开上马路后眉头才舒展开。
  乍一听到张文林这句话,顿时脸上就笑开了花。
  “根生哪,张老板都说你这车开得好,往后要小心点,不要磕着碰着了,撞了车事小安全第一。”
  张文林听到谭林荣的话心底暗自点了点头,这谭老板会说话,虽然当着自己的面跟他儿子说这种话有些人听起来可能不舒服,但是张文林却觉得说的有道理,安全第一。
  在96年的时候,溪岭还是比较落后的,满大街的自行车、摩托车和货车,小车并不多,来来去去看到的少数也大都是桑塔纳一类的,很少看得到奥迪200这种崭新的车型,所以一路上回头率也是挣了不少。
  等车子稳稳地停到老万烧烤店前面的水泥台子上时,万铁印一家子也早就发现了,倒不是他们认识这车,而是认识前面开车的可不就是老谭家的那小子根生。
  “根生,你怎么-”
  “万伯!万涛哥!”
  “根生,你小子不得了啊,怎么还开上奥迪了!”
  “东来!”
  “万老哥,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张老板,张老板是宜来的,这是石老板。”
  “张老板,这就是老万,这是老万的大儿子万涛,这是老小东平,这是老四东平。”
  张文林上前跟万铁印握了握手,只是万家的几个儿子似乎不怎么通礼,也有可能是不晓得这些,并没有上去,只是跟谭根生站在一起看着张文林,也不说话。
  万铁印倒是瞪了一眼。
  “来来来,屋里坐,在外面像什么。”
  进屋后。
  “老万,这次是我做中间人把张老板介绍过来的,你家的情况我也跟张老板说过了,事情谈不谈的成都不要伤了和气。”
  谈起正事,谭林荣还是比较合格的,这么多年的生意毕竟也有些门道,张文林落座后,接过不知道是叫东来还是东平的那个小伙子递过来的白瓷杯,早上刚吃了辣子面,的确有些渴,喝了一口泛绿的茶水,一股子清香涌入胸腔,整个人都清醒不少。
  “张老板,既然林荣已经把我这里的情况说过了那我们就不用那么麻烦了,现在我手里的那道秘方也不是什么顶好的东西,老东西拿出来值钱的不多,能被张老板看中的也就是我家里的这道方子,张老板你就直接开个价,价格好我就卖,不好咱们一回生意不成也图个和气怎么样。”
  万铁印虽然一把年纪六十上下了,但是精神矍铄,说话时声音很响亮,掷地有声,所以张文林看着也是暗自在心里叫了声好。
  “万老板,您是前辈,俗话说得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既然图您的东西自然不好落井下石,我自认为做生意多留一线,日后还有打交道的时候,我也不给你出高价,毕竟东西成不成我也没有摸个底,但是我相信谭老板的为人,一口价,五万块钱我拿走您手里的秘方,以后这方子您也不能卖给第二个人,回头我们办个手续签个合同,您看怎么样?”
  “多少?”
  “五万!”
  五万!
  没有听错,是五万!
  不单单是万铁印愣了一下,就是谭林荣都愣住了,竟然是五万!
  即使是当初还没有出事之前,来买方子的人最高也只出过两万,而且还有各种附加的条件,但是现在张文林竟然出价五万,如果这不是高价那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价格了。
  “张老板不是说笑的吧?我这方子可值不了这么多钱。”
  张文林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不怎么相信的万铁印,心里想发笑,他很清楚万铁印的心情,既想卖出一个高价又怕价格太高了不现实,当初儿子张晨教他这一手的时候他也觉得很突兀,但是看到现在万铁印的表情时,他在领会了其中的意思。
  一旦一个价格突破了心理价位砸下来时,再周密的计划都会瞬间崩溃,就像万铁印现在的样子。
  “万老哥要是不相信,我马上就叫我妹婿去把钱取出来,五万现金一分不少。”
  “卫兵,你和根生一起去找一家银行取五万块钱来。”
  递给石卫兵一张银行卡,石卫兵不迟疑接过卡就跟着谭根生出去了,不到二十分钟就真回来了,只见他把卡还给张文林,随即就从怀里的口袋里掏出几沓一百块的现金堆在了万铁印杵着手的八仙桌上。
  一扎扎现金就那么明晃晃地堆在眼前,万铁印心里已经没有丝毫怀疑了,如果是其他人恐怕他还会迟疑一下,但是看到一起去取钱的是谭根生,心里那点担忧全都没有了。
  “万老哥,现在你应该相信我说的了吧!”
  万铁印嘿嘿笑了笑。
  “万涛,你去把家里抄好的方子拿出来,老方子和抄好的都拿出来给张老板看看。”
  不大一会儿,张文林就看到万涛拿着一个小册子走了出来,他接过手看了看新抄在一个小日记本上的方子,又看了看那个老方子,还是竖体写的繁体字,一共有十几页的样子,即使是背诵恐怕也一时背不会,他校对了一遍基本上没有什么出入就把新的收进包里,正想把老方子还给万涛,却被万铁印接了过去。
  啪!
  火红的火苗瞬间就吞噬了那本泛黄的小册子,淡蓝色的火苗异样地闪烁着。
  “万老哥--”
  “爸!”
  “老万,你这是--”
  一直到小册子烧的只剩下一丝丝泛黄的边角时,万铁印这才站起来拍了拍手。
  “你们不用说了,张老板有句话说得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老万活了一辈子,落井下石的人见得多了,但是也没有见过几个像张老板这样的为人,既然张老板如此信得过我老万的为人,我又何必做小人还留着这道秘方。
  一把火烧了它以后也没有什么牵挂,只是可惜了祖宗传下来上百年的东西,但是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以后我万家除了我再也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方子的全部工序,张老板信得过我的为人就放心,在我有生之年绝对不会把这道方子再说出来,我也相信张老板肯定不会只为了这一道方子。”
  姜还是老的辣,张文林点了点头,他当然不是冤大头,不可能花五万块钱买一个坑自己跳,他已经打算好了拿到方子回去后立马就请农大的专家把秘方整理出来,并把后续的一些拓展的配方都验证开发然后申请专利权,当然这也是张晨让他务必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处理了方子,老万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签完合同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儿子万涛拿着两万块钱去交罚款,随即也没有留客人吃饭,张文林看得出来万铁印的情绪有些不高,毕竟是祖传的东西,虽然本身不是文物没什么价值,但是老一辈的人都兴这个,所以在签好一个草草拟出来,也没有经过律师推敲的合同后就离开了。
  来溪岭已经好些天了,张文林也不想多留,当天下午就回去了,不过这次是谭根生一个人开车,中间石卫兵接手换了一下,一直到深夜的时候才赶到张湾。
  (小白没有存稿,昨天更新票催了四更,虽然不是常态,但是也不容易,今天5点起来码了这一章快4k字,如果下班回去来得及还有一更,本周裸奔男求支持!)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