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七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七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期中考试的余波足足持续了整整一个礼拜,几乎所有一年级的学生都被张晨的妖孽表现震惊了,如果说小升初的哪次考试张晨兴许还会被人看成是侥幸所致,那么这一次期中考试后,再也没有人敢这么说了。
  凭啥?
  就凭人家继续霸占了全校第一,而且还是以绝对的优势,毫无可比性地出现在了第一名的位置,就像一座大山压在那里,任由你怎么使劲儿都无法超越。
  这种完全不能进行比较的实力也让一大部分人绝了要冲上去的决心,不能怪他们没有信心,而是张晨考出的那个分数实在是太令人绝望了,尤其是语文那种试卷都能只扣2分,他们甚至都想不到还有什么水平的试卷能让他扣掉10分以上。
  难道是中考的?高考的?
  但是这种程度的试卷会出现在初中一年级的考试中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张晨一骑绝尘的表现顿时就让他名震乡中了,比之当初考了全县第一都毫不逊色。
  “谭叔,你今天怎么没出去?”
  张晨看着坐在马札上钓鱼的谭根生。
  张晨前天刚回来就跟谭根生认识了,听说了老头子说了去溪岭的经过,张晨也不得不感叹他的运气真是好的没法说,仅仅花了五万块钱就把人家吃饭的秘方给买了回来不说,还拐带了一个退伍战士回来当司机,一年三万块钱的工资在张晨看来无疑就是跟拣来的一般。
  谭根生对张晨还有些陌生,但是并不妨碍他认识张晨以及交往,毕竟这是老板的儿子,老张家的长子,将来老张家的家业肯定还是要给他的。
  如果她知道老张家的家业都是张晨出主意挣回来的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区区一个老张家恐怕还不是张晨所想要的,他要的在更远的地方,更远的未来,更大的世界。
  “今天你爸说要搬家,不用出去!”
  忘记了!
  一拍脑袋,张晨似乎也记起了这件事情,老张家的新房子已经盖起来装修好好几个月了,也应该能入住了,前些日子家里还办了一次迁居的酒席,只不过张晨在学校被他老子直接忽略了,仅仅是送去了一袋子的吃的就打发掉了。
  家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新买的,也不要什么其他的东西,以前种庄稼的一些东西都被他老妈放在了鱼棚子里,除了一些衣服和日常的生活用具以外都没有搬过去。
  新楼里的房间倒是挺多的,不多张晨还是住在了三楼唯一一的一个房间里,三楼本来是用来做仓库的,但是后来挖了一个地下室,张晨也就毫不犹豫地占据了这个原本的仓库,改成了一个超级大的房间。
  临窗正好看得到白湖湾远远的白色天际线,这也算得上是海景房了,就是不是海景房那也算是一个湖景房了,绝对的总统套间,只是房子里凌乱了一些,满地都是张晨的鞋子和书本,废纸满地都是。
  谭根生当初来张湾的时候可以说在心里上完全是经历了几个起伏,一开始以为张文林应该是哪个公司的大老板,但是随即进入宜安,紧接着来到张湾时,心里那叫一个失落啊,简直就要以为是被张文林坑了,但是等开车上了白湖湾新修的公路,一直通到白湖湾边上的张家院里,看到一栋漂亮的简直不像话的小别墅时,心里又震惊了。
  乡村别墅!
  这就是典型的乡村别墅!
  平整的草坪和各色的花坛簇拥在院子里,干净简单而又不失大方的大房子静静地坐落在白湖湾的湖畔,远处的湖水与天交接看不到边际,屋子后面是厚厚的青石院墙,越过院墙长高的树林葱葱郁郁,真的是一个好地方。
  张晨这两天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搬得差不多了,谭根生刚刚来老张家住,这次可是真的帮了一个大忙了,随即在这几天里,他也算是正式认识了一下老张家的人。
  除了刘爱平和张晨以外,老刘家的亲戚张文林还来不及带他去见见,现在也只是知道张文明一家子,自然也就知道了老张家的那一块鱼塘,平时没什么事他洗好车之后基本上就是坐在那里钓鱼,偶尔帮老张家拉拉渔网,日子过得也挺舒坦的。
  有时候他甚至都在怀疑自己会不会忘记在部队的那些日子,只能说老张家的日子过得太轻松了,除了早上他开车送张文林去村里或者乡里办事以外,几乎上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一直到慢慢进入12月份的时候,张晨才记起来提醒张文林赶紧打电话到沪城去让徐朝阳把股票处理掉。
  96年的12月可是一个噩梦,一不小心就会摔得头破血流,他课不想老张家大半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因为之前去沪城的时候,老张家户头上的股票已经折腾过一次,所以看起来股本挺多的达到了一千多万的样子,但是中间断断续续的也套现了几百万出来做事情,尤其是当初白鹤村建塑料大棚的时候,张文林可是很很地割了一笔。
  不过即使是这样,千多万的资本也够老张家挥霍了,就更不用说在96年下半年暴涨的中国股市里,可以说这一千多万也算是吃的钵满盆溢了。
  还是那间证券交易所里。
  徐朝阳跟往日一样都只是瞟了一样办公室桌右上角的文件,然后判断了一下当天的工作量就静静地坐下来看文件,之后就是关注一下大盘。
  到了经历这个层次,自然不需要亲自去操作业务的,但是徐朝阳是一个例外,因为他手中握着老张家的股票操作权利,这是张文林父子给他最大的信任。
  前些日子徐家老大徐朝峰就打电话问过他张文林一些事情,最近徐朝峰打算扩大生意,在沪城再开两家分店,但是酒店的资产不够需要找人融资合伙,这才想到了张文林,虽然没报什么希望,但是他还是问了一下。
  弟弟徐朝阳透露给他的消息是如果张文林能够答应出资的话,不超过五千万的资金对方绝对有实力拿得出来,仅仅是这一个消息就让徐朝峰心动不已。
  他的酒店属于中层酒店,拓展一间新店也不过一到两个亿的资金,这次拓展新店,如果有人愿意给他融资5000万,那就足够了,所以徐家两兄弟都在等张文林什么时候能够联系他们。
  徐朝阳之所以能够肯定张文林能够拿得出五千万的资金,那是因为他清楚他手中的股票到底值多少钱。
  从一开始的几十万,老张家的资本从最初翻到几百万,再到一千多万,下半年再次拆分出去购买股票,一千多万的本金进入股市,整个下半年足足翻了近十倍。
  也就是说现在如果把手中的股票全部都卖掉,那么老张家的银行账户上马上就会多出1个多亿将近1.5个亿的资金,这也是张文林为什么有胆量敢在白鹤村实行“村村通”改造计划的底气。
  一个多亿的本钱,即使第一年失败了,他也有本钱再来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只要儿子支持他,张文林并不惧怕会失败,这是他的一个优点。
  此时股市已经持续上涨了快一年的时间,即使是徐朝阳都认为股市会无法控制而持续上涨到一个令人恐惧的高度,11月刚过没几天,股市就再次拔高一截子,徐朝阳甚至已经预计股市将会再次翻倍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张文华的电话来了。
  “老张,你说真的,明天就全部都卖掉?你要知道,这要是多放一天说不定就能多挣好几十万哪!”
  “嗯,是真的,你听我的,从明天开始按照我给你报的顺序把股票在三天之内都卖掉。”
  张文林的声音很果断,没有一点犹豫和迟疑,徐朝阳正想辩解什么,但是脑中立马就想到当初那个给他分析股市走势的小人儿时,心里立马就打了一个寒颤,脑中顿时就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会是那小子在捣鬼吧!”
  “老张,是不是你儿子让你卖的!”
  徐朝阳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张文林的选择完全是张晨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做出来的。
  “嗯。”
  张文林也不掩饰,他知道徐朝阳迟早都会知道,说清楚了反而会让老张家的分量更重几分。
  “老张,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他要你现在就卖出去,是不是大盘-”
  徐朝阳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张文林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虽然一年下来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他长成股神,但是最基本的股市信息他还是知道的。
  徐朝阳嘴皮一动,他就听得出话外音。
  “朝阳,你以为我家那小子是谁?算命先生还是神棍,说涨就涨说跌就跌,我们只是觉得最近行情太好了,要有点忧患意识,钱够多了就卖掉吧,对了,回头手续费扣完了把你的卡号发过来,这么长时间总得给你一点辛苦费。”
  张文林说完就挂了电话,并没有给徐朝阳说话的机会。
  但是徐朝阳是什么人,成天在股市里打滚的老手,怎么会听不出张文林话里的意思,难道股市真的要跌吗?他有些吃不准,这只能怪张家父子之前的行为实在是太巧合了,如果不是真的算准了那就说明真是妖孽,否则有谁会把股市的动向把握得如此准确,即使是管理层都不行,但是鬼神一说能让徐朝阳相信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