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七十四章 起起落落

第七十四章 起起落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徐朝阳并没有自作主张,在十二月份第二周刚刚一开盘的时候,趁着股价继续上扬了一小截后就开始有序地挂出卖单,上亿资金的卖单如果一次性全挂出去,即使是在资金量够大吸金能力够强的股市里那也会引起一定范围的波动,甚至大范围的跟风都有可能。
  所以张文林交给徐朝阳的的卖出计划里面,张晨是充分参照了最近一个多月以来的股市交易情况,写清楚了每一只股票卖出的次序和仓位,当然也不可能详细到时间和细节上。
  这样做在通常情况下既不会引起大跌的情况出现,还能够让价格维持在一个相对而言比较高的位置,因为这完全是股市交易的正常操作。
  利益最大化那肯定是人人都想干的事情,张晨选择了这样操作同样是这样的目的。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快四天时间,超出了当初张晨预计的三天,主要是徐朝阳似乎很快就发现了大盘不稳的迹象,毕竟张晨的消息要落后一些,徐朝阳在交易所则能够更快得到最新的消息。
  当第四天所有的股票都被卖掉之后,徐朝阳看着账户上的数字,这才重重地嘘了一口气。
  1个亿7千万资金!
  足足1.7亿,这是张晨以小搏大,在知道股市走势的前提下,反复操作所能够达到的极限数字,尽管如果再周密一些可能会得到更多,但是张晨知道,这已经够好了,毕竟事无完美。
  最终张文林还是强行给了徐朝阳50万的辛苦费,虽然这50万徐朝阳拿得有些不明不白的,但是终究是挨不过张文林一会儿一个电话的狂轰乱炸。
  资金到账。
  张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两个舅舅注资,白湖湾服饰经过近半年的发展和扩张,现在的规模已经比之当初壮大了好几倍了。
  原本的老厂房也换了一个新的,因为白湖湾的品牌一早就被张文林注册过工程队,所以白湖湾这个品牌也没有注册就直接算作了系列品牌。
  白湖湾服饰也就应运而生,新的厂房变成了一套专业的生产车间,租金也不便宜,但是张晨仍然是撺掇着刘叔华和刘叔平兄弟俩租了下来,从股市里套现的资金一到手张文林就给服装厂注资了一千万。
  直接推动白湖湾服饰完成了早期的加工跟单到自行设计发单的转变,虽然还在生存线上挣扎,但是已经具备了强壮的因素,所欠缺的已经只是时间和努力问题了。
  不过随着新一轮注资,白湖湾服饰的股权再次发生了变化,张文林这一次也没有客气,不管多少,直接更两个舅子签订了最终的股权分配协议。
  老张家以张晨的名义占有一半也就是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而刘叔平和刘叔华各占百分之二十五,日后若是需要给员工分配股权的话,由三方共同提供股权。
  这也是张晨两个舅舅一再坚持之下的结果,原本张文林是要给他们各百分之三十,而张晨只持有百分之四十的。
  白湖湾服饰原本的公司框架并没有撤销和缩减,随着规模的扩大,当初的人力助手已经单独分裂出去成立了人力资源部了,此外还增加了服装设计和销售部门,虽然大部分业务仍旧是通过接收国外的订单进行加工,但是这已经比接二手单有了巨大的进步。
  不仅仅如此,设计中心招收的那些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服装款式也逐渐被拿到外面去展示,白湖湾的品牌商标也渐渐被同行业的同行们熟悉。
  一片泛着银白白色月光的湖面上,一条银色的小鱼跳出水面,whitelake两个英文字母分列在小鱼两侧,整个商标显得异样的迥异和具有生气,这个看起来极其简单的商标在日后即将会慢慢展现出它的巨大价值,而当初忽视了这个商标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超越一个又一个对手,一骑绝尘,登临最高的荣誉。
  老张家怎么处理这样一笔无异于从天而降的财富徐朝阳不用多管,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丝令人窒息的气息。
  12月第二个周双休前开盘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周五的时候,大量的资金突然进入股市令他都赶到一阵恐慌,偏偏在周四的时候,他手上拿着的老张家的最后一张股票也被卖出。
  一面是大量新入市的资金,一面是诡异的清仓,即使是再不懂股市,徐朝阳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随即而来的是令他近乎崩溃的消息。
  周六的一早看新闻的时候,他开始注意到有消息在慢慢流传,说股市太过于膨胀了,中央即将采取措施对此进行调整,但是一开始这个消息出来很快就有资深的某些所谓的专家出来辟谣澄清。
  但是敏锐的目光让徐朝阳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因为他已经想起了当初还是8月份的时候张晨分析过的股市形式,再一结合从十月份以来就不断出现的将近十几次的政策打压,他立刻就判断出了,很有可能这个消息就是真的。
  果然,在第二天,也就是周末快要结束的时候,一篇署名为《正确认识当前股市》的评论文章横空而出,随即而来的是大量的评论和讨论,紧接着就是一大堆的利空消息降临,徐朝阳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紧张的一天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明明知道即将执行的死刑犯一样,在临死前还做着最后的思想挣扎,希望能够出现奇迹,但是奇迹并非人人都会遇到。
  12月的第三周。
  周一开盘。
  几乎是在瞬间股指的跌幅就让几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阵绝对压倒性的压力往自己迎面撞击过来,随即就将人撞得不省人事,整个交易所里人声鼎沸叫声一片,几乎所有的人手中股票凭证都在一分一秒的贬值,没有人会怜悯他们,交易所的操盘手已经彻底麻木了,不管多少价位径直抛售,只要卖得出去就卖成了他们一天当中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但是人工操作是何其的缓慢,在心急如焚的炒家面前,这简直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刀子在他们身上割肉一般,一刀刀切下去毫无痛觉,也不流血,但是却比肉痛还要难受十倍百倍。
  完了!
  终于完了!
  总算是完了!
  徐朝阳犹如瘫痪一般瘫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整个人都憔悴得很难看,头发凌乱,双眸红通通的布满血丝,脸色灰暗不见一丝光亮,整整一天,足足一整天的功夫,他都在证券所的高端客户之间来回周转,没有停止过哪怕一秒钟,但是即使如此,仍然流失了大量的客户,但是错不在他。
  徐朝阳很累,累得不想动弹,但是心里仍然在想问题,他仍然想不通为什么每一次张文林都会把时间把握得如此精准,可以说,即使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金融天才和精英,都无法在一个金融并不发达的国家里,将股市的走势把握得如此精确。
  但是张家父子做到了,不仅仅做到了,还几乎精确地把握到了三天之内的时间里。
  周二开盘,由于多头利空,大盘仍然低开,几乎所有的个股仍然是一片唱衰的节奏,丝毫没有反弹的迹象,但是得益于涨停板制度的实施,大跌一直持续了将近整整一周还多的时间,整个股市几乎就被打回了原形,近千多亿的资金无声蒸发,无数股民以泪洗面都无法挽回损失。
  在这中国股市一波惊天动地的起起伏伏中,有人挣钱了更多的人却近乎于失去了多年积累的财富,张文林也得知了股市大跌的消息,但是他也仅仅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一句,儿子张晨的判断无异于再一次证明了他惊人的天赋,甚至张文林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在自家儿子身上会出现这种变化,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有意识地忽略这个问题。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股市整体上虽然仍旧以大跌为主,但是也偶见反弹的节点出现,大部分的股民开始理性地对待股市,慎重进入和投资。
  再疯的牛市也有崩盘的一天,理性投资,甚于防火防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