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七十五章 品牌与预热

第七十五章 品牌与预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结束了股市的剧烈震动,张晨没有继续撺掇自家老头子入市,虽然他已经不记得这些年股市的细节,但是他清楚,97年中国股市的波动是极具代表性的,这一年股市的下一波行情要等到2月才会出现,也就是说中间他足足有近两个月的时间来把账户上那些资金的用途想清楚。
  随着一股冷空气开始从北方吹入白湖湾的湖面,张湾的天气变化很快,气温愈来愈低,张文林的身影也渐渐开始忙碌起来。
  白鹤村最近洋溢着一股子的生气,到处都是忙碌的气氛,菜种下地已经有两个半月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白湖一带地处中国偏南方的位置,阴雨天气较少,即使是在12月,日照时间也很充足,气温较之同一纬度的地区也要高上一些。
  种大棚蔬菜并不是简简单单地盖好大棚下好种就行了,气温的控制,下种时间的控制都很复杂,当初省里农大的专家和一些研究生大学生来白鹤村足足研究认真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安排出一份比较合理的方案。
  如果不是张文林许以重利,甘愿以“白湖湾”品牌的名义,出资在白鹤村跟省农大建立农业生产实验基地的话,恐怕也不会免费使用这些农大来的学生。
  现在在白鹤村原本的白鹤小学里,就有一排老房子重新进行了装修,里面住的就是省农大轮换的老师和学生,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一批人来这里调研轮换搞实验。
  当然,白鹤村也不会放着这些人不用,几乎每个礼拜都会有一次农业养殖、疫病防范之类的讲座,每个大队都必须找人去听,回来就负责教会队上的农户。
  所以尽管一开始还有人对蔬菜大棚没辙,但是磨合了将近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家家户户基本上都能够独立操作对大棚的管理了,虽然还很不熟练,不过已经算是巨大的进步了。
  看着大棚里那一茬茬渐渐长高结果的瓜蔓藤条,那自然是乐在心里笑在脸上,但是张文林就愁翻了。
  眼看着大棚里的蔬菜一茬茬的都要成熟,这销售的渠道眼下就成了大问题,现在要是不抓紧联系时间,恐怕到时候损失的就不光是蔬菜跟钱的问题了,整个白鹤村都要遭殃,他张文林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自从期中考试后,张晨越发地觉得轻松了,于飞凤基本上已经认定了张晨的惫懒性子,即使想拉回来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凑效的,久而久之也就随他去了。
  难得一个周末,张晨一大早就被老张从被窝里给拎了出来。
  “省农大的检验结果出来了,那道秘方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材料已经送上去申报专利权了,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小姨夫已经按照配方把酱汁熬出来了,听他的话锋每个十成十的把握估计也差不多,看来是烤鱼做成功了。
  你说的那些个法子他也试了一遍,听说味道还不错,比老万家原来的配方还要好一些,这些东西我昨天就都跟农大那边联系了,让他们把你小姨夫加进去的材料也一并放进去,申请专利嘛越多越好。”
  一大早为了这么个事情就把人揪出被窝--
  张晨肯定不会含糊的,趁着烤鱼还没有被人做到烂大街的时候,一开始就把专利拿到手,各种口味的配料配方统一制作出来,到时候就是有人想要搞事也难了。
  “爸爸,房子我昨天和海林去看了,二楼的东西基本上都齐全了,你赶紧让小姨夫和小姨回来把东西整治起来,在白鹤找几个手脚麻利的女孩子先培训一下,我们下个月元旦的时候就争取开业,先把烧烤店给整出来热个场子。”
  定好时间,张文林也就操持了起来。
  当天下午谭根生就去县里把石卫兵和刘爱琴接了回来,一应厨具餐具也让县里的店里直接送到了乡中后的新楼里。
  一块三米长半米宽的木匾已经被挂到了二楼的外面,只不过上面蒙着一层红色的幕布,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字,一连好几天都看得到有人在进进出出,搬桌子搬椅子,各种盆盆罐罐的拉了一车有一车,还有上百具奇怪的炉子。
  这是张晨让人在铁匠铺里定做的烧烤炉子,炖烤鱼用的,这种东西他自然是毫不客气直接申请了专利权,不光是这些,一系列乌七八糟千奇百怪的炉子他都申请了专利,只怕后来那些个想做烤鱼的人都要恨死他了。
  足足忙活了三天,石卫兵才把店里整治一新,二楼的八间房,入口处进去一连六间被打通,不规则地排了一溜儿的方桌,基本上都是两人对坐的桌位,暗红色的桌面,深灰色的靠凳,由于场地比较小,所以张晨并没有安排包间出来,而是笼统成了一个大厅,中间用那种花式的木栅栏隔开,也算是小有新意了。
  最后面是一个服务台,完全是按照快餐店的模式布置,侧面开一个厨房门,是服务员传菜用的通道,由于是吃饭的地方,所以二楼上并没有安排厕所,毕竟现在的条件,不管控制得多好,气味终归还是有的。
  要找厕所,那只能去一楼,一楼装修了男女各一间厕所,除了正常营业以外,平时不会开的,街上人流太多,难免会有人进来借用,厕所这个东西一旦人多了就是再干净也不可能维持得了的,至少目前还没有这种条件。
  整个烤鱼店里一共布置了48张桌子,数量肯定是够了,凭石卫兵一个人肯定是干不出来的,所以在这三天里,张文林负责的就是招人。
  这一次他算是正儿八经地正式把“白湖湾”的品牌打出来了,烧烤店的名字就叫做“白湖湾”whitelake,这种取名的方式也是张晨模仿了后来的“海底捞”等等各种店名,并没有直接取名叫什么什么烤鱼,饭店之类的。
  第一次招人张文林自然是按人情来算的,一共招了十来个人,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都是白鹤村屋前屋后托关系的或者家庭困难的,要不就是白湖湾建筑公司里建筑工家里的关系,剩下的两个是石卫兵从家那边挑的两个学徒,专门跟他学做烤鱼。
  张晨也非全能,哪里知道饭店的服务员怎么培训,只好托胡德平的关系花钱从县里的政府招待所里请了一个老道的客服经理一连给她们培训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从上菜传菜迎客,点菜,结单一直培训到各种基本的素质。
  七天里光是培训费张文林就掏了将近1000块,招待所的那个女客服经理也少见这么大方的老板,自然是乐得做了,不光乐得做,还口口声声说以后有这种事还要找她。
  这几天时间里,张文林和张晨也没有闲着,虽然是在乡中按部就班地上学,但是张晨实在是出入频繁,也幸好是白湖湾跟乡中隔得不远。
  在白湖湾二楼的厨房隔壁,有一个很小的休息室,休息室里有几张床,是供员工们平常轮班休息一下的,张晨这几天一直在里面写写画画整出了一大推的营销方案。
  “你这么定会不会有人不愿来吃?”
  张文林有些迟疑,石卫兵也不是很看好张晨手里的那个方案,方案上张晨写的东西的确很奇怪,按理说开门做生意那是来者不拒的,但是在这份营销方案里面,张晨直接推出了一套会员制度,一共分三个等级,而且还是根据营业状况随时调整的,这就令人捉摸不透了。
  会员卡实行实名制,张晨知道这会损失很多客流,尤其是那些不方面办卡的人,但是实名制也有实名制的好处,那就是更加具有优越性和归属感。
  三个等级中,普通的会员卡只要消费满100元就可以申请,能够打九五折,而第二个档次的白银会员则需要在取得普通的会员卡后,消费满一万才能申请,能够打八五折,最高的白金会员卡则需要消费累计满5万之后才能申请,就餐一律打7折,最重要的是,白金会员卡承诺能够在所有白湖湾旗下的品牌餐厅店里使用,而且基本上不用排队,随到随用餐。
  “不会,相反我觉得只要烤鱼的口感过关并且不断推出新东西就不会没有客人,白湖湾不能走那种太低端的路线,要一开始就定位一个比较有品位的层次才能迅速打出品牌效应。”
  张文林其实是有些忐忑的,他最大也就做个包工头,哪里干过营销,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他有说不出理由来,思虑了一番后也只好答应了。
  接下来在12月月末的最后几天里,在坝头乡乡中后面大街大三叉口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得到一溜儿排开五六个穿着一套中规中矩的仿古短褂子的女孩子在发传单。
  “这是个什么东西?白湖湾?干什么的?”
  “烤鱼?烤鱼是么东西?”
  “啥时候开业?元旦?哪里还有这闲工夫,家里的鱼都吃不掉还跑到乡里来吃鱼,钱多的没处儿花吧!”
  “你看看,一条青鱼街上买也就2块多一斤,他这店里最低要五六块,我还不如买两条回家自己做。”
  “这店谁开的啊,这么缺德,这鱼的价格都翻了一倍吧!”
  一连几天,除了刚开始有人好奇还想尝试一下以外,几乎后面一连好几天都是骂声一片,这并不奇怪,坝头乡还只是一个乡镇,虽然人口是多了一些,但是经济条件并不好,别说花两倍的钱吃鱼了,就是平时买鱼吃那也不是天天有的事。
  所以一看着什么烤鱼的价格竟然是市场价的两三倍后,立马就有人开骂了,毕竟都是乡里的乡亲,最大的特点就是土,这个土不是贬义词,相反是一个特色,在地里刨吃的你还谈什么雅俗。
  但是张晨似乎一点也不着急,而是继续每天都让那些个女孩子出去发传单,也不说话,有人问就给传单。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这几天也都习惯了,当然上来询问的和拿走传单的也不在少数,好奇是人的天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