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七十八章 请客吃烤鱼

第七十八章 请客吃烤鱼


  
      厨房间里石卫兵忙个不停,戴着口罩喉咙里闷得有些难受,虽然是元旦一月初了,气温比较低,但是由于冬天烤炉子排出的暖气都被引导进了厨房,所以厨房里仍然是热气蒸腾。
  
      烤炉里虽然没有明火,但是幽蓝色的炭火温度极高,油脂滴落到炭火上发出的滋滋声响个不停,酱汁混合着鱼肉的味道满厨房都是,算得上是未开炉子先闻香。
  
      刘爱琴见石卫兵懒得搭理他,也不再闹腾,毕竟里外都忙得撒不开手脚,她也不好意思闹不是,这里里外外的员工看在眼里自己脸上也不好看,也就把火气给慢慢消了下去,只是脸色不好看。
  
      “卫兵,卫兵,都几点了,赶紧开火烤鱼,马上人就来了!”
  
      人还没到,张文林的声音老远就从楼梯口传上了二楼的餐厅里,刘爱琴拉开点餐台的门出去,隔开门就看到大姐夫张文林夹着个黑色的皮夹子往楼上跑,司机谭根生跟在后面搬着一个箱子。
  
      “姐夫,你不是回去了吗?”
  
      原本早上开业的时候张文林的确是来了,毕竟是白湖湾第一家门店开张,他这个老板要是不来的话着实说不过去,不过不到半个小时就离开了,说是还有事。
  
      刘爱琴以为他是回去处理村里的问题了,好歹也是个村支书,白鹤村这里里外外的事情也不少,小事归小事,但是农村里你能指望出个啥大事,这事越小越好,出大事了也就不是他一个村支书解决得了的了。
  
      无非就是张家挖了李家的水沟多放了点水,老刘家的牛吃了王家的庄稼在骂架,队上的账缺了几十上百块钱等等,但是也正是这些个小事才让人头疼,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困惑,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矛盾。
  
      “回去了这立马又赶回来了,爱琴,卫兵呢,我让他早点准备中饭,这都11点半了人哪去了。”
  
      “姐夫,卫兵已经在做了,我还当他是有病呢,一个客人都没有还开什么锅,又不是钱多了没地方扔。”
  
      张文林顿时就是一阵愕然,老刘家这个小姨家一般人还真镇不住,除了老刘亲自来,估计也只有她大姐爱平喝得住了。
  
      “开火了就好,爱琴哪,这事怪我没跟你说,一早开门的时候太忙了,我这里也来不及,只跟卫兵打了个招呼,今天白湖湾开业,这生意不管好不好先不提,我还要请几个人吃个饭,这烤鱼好不好吃别人不知道,总要几个来试试味道的,你去厨房里再跟卫兵打个招呼,鱼多烤点,考个四五十条,不怕浪费,抓紧时间啊。”
  
      说完又急匆匆下了楼,谭根生却抱着那个箱子留了下来。
  
      “根生,你怎么不跟我姐夫出去?”
  
      还真是怪事,这怪人自有怪人磨,谭根生跟老刘家人都不太熟悉,但是偏偏跟石卫兵夫妇熟络,一来石卫兵是部队出来的也算是战友,爱屋及乌跟刘爱琴说得上话也是正常,这儿来就完全是性格了,刘爱琴性子急,说话不拐弯,有时候戳的人心疼,但是石卫兵和谭根生都是部队里出来的,一根筋直性子,竟然不觉得哪里不好。
  
      “嫂子,老板他是下去接客人,我把这箱酒搬上来就没事了。”
  
      “迎客?根生,姐夫请谁吃饭你知道吗?谁吃饭吃得掉四十条鱼,那不跟猪差不多了。”
  
      谭根生哪里敢笑话刘爱琴,心里就是在憋得难受嘴上还是要说好听的,虽然刘爱琴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石卫兵家的这位嫂子真不是好惹的。
  
      “嫂子,老板请谁吃饭我真不知道,我只晓得应该不是乡里的干部,老板这段时间根本就没去过乡政府,不过下面的几个村里都去了,每回都是我在车上等他,我也不知道老板请了谁。”
  
      “这样啊!”
  
      刘爱琴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算了,只是心里已经琢磨开了,姐夫什么时候跟下面的那些人这么熟了可不见得,前段时间回娘家的时候老刘可还说什么来的。
  
      他大女婿发财是发财了,但是也把下面折腾的够呛,坝头下面的那么多村,当初胡德平赶鸭子上架让张文林上任白鹤的书记,这书记做了还不满月的就搞什么“村村通”。
  
      路也修了,大棚也搞了,蔬菜也种了,水渠也挖了,树苗也排了,要说打初一开始的时候吧,坝头乡满乡也没几个人觉得他张文林又不是长了两个脑袋,路修成了不见得这村村通就搞得起来。
  
      说得好听是搞出来脱贫致富的,但是这么多年也没见哪个干部能搞出什么新意来,所以打一开始就是准备看笑话的,结果呢,他张文林不光说服白鹤全村各个大队搞成了,还搞得有声有色,听说现在还在跟省里的农业大学在合作搞什么农业生产实验基地,大棚里那蔬菜长得叫一个好啊。
  
      犯红眼病的绝对不只是一两个人。
  
      果真。
  
      不大一会儿,三三两两地就有不少人上了二楼,大多数人刘爱琴虽然不认识,但是刚才扶肩搭背走上来可不就是刘杨村的书记和村长来着,这两位跟老刘家熟络,也没少去老刘家推一把牌九。
  
      “哎呦,爱琴是老板娘啊,前几天我还跟你爸一起打牌来着,也没见老刘漏出点风声啊。”
  
      “别提他,老刘现在涨身价了!哈哈哈!”
  
      刘爱琴也笑着招呼两人寻了位子坐下来,不到半个小时将近十二点半的时候,白湖湾的二楼已经坐了将近三四十号人,张文林也上了楼,往大厅里扫了一眼,除了几个事先跟他说过有事脱不开身的村干部,坝头乡远近的村干部都到了,估计除了请客吃饭也只有乡里开会能把人凑这么齐了。
  
      “爱琴,你去催催,叫卫兵快让人上菜,不要再等了,都一点钟了。
  
      白湖湾二楼装修得虽然不是富丽堂皇,但是在坝头绝对是最好的,简洁而不失清新,色调鲜明又不掉身份,窗明几净,快餐店式的点餐台在坝头乡那绝对是头一次见,光就是这么个场面也该令人眼前一亮了。
  
      “诶,杨书记,你也来了,哈哈哈,我说呢,老张请客我们不能客气啊!”
  
      “他张老板是有钱人,咱们蹭顿饭吃也难得,哈哈哈!”
  
      “这烤鱼头一次吃,今天要是不好吃,回头要张老板请好的。”
  
      哈哈哈!
  
      张文林在坝头乡也算是声名在外了,只不过这名声跟他白鹤村村支书的身份沾不上一丝的边,叫张书记还不如张老板来得直接,乡里下面的这些个村干部也都知道张文林这个村支书是咋来的,说是村支书上任不如说是赶鸭子上架来的实在。
  
      你看他上任村支书都干了啥,修路,除了修路就是种菜种树,全白鹤村的人都跟着他在闹腾,几个月前还有人在骂他冤大头,掏钱盖大棚用菜还账,几百万的款子要还到猴年马月,但是前阵子风向已经在变了。
  
      为啥?因为白鹤村的大棚菜已经出棚了,一茬茬的辣椒苗,刚打苞的黄瓜西红柿,都涨势喜人,看得都眼馋,这大冬天的蔬菜长得竟然比旺季还好,要是卖得出去亏本才叫怪了,这一时之间又变了个味,前头骂声一片,后面又有人鼓吹了。
  
      但是这是其他村里学的了得吗?学不了。
  
      三三两两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厨房里石卫兵也已经把二十几条烤好的鱼都下了炉子准备装烤盆上桌子,一时间忙得手忙脚乱。
  
      推荐一本新书:《星空虫潮》/book/!!首富首页下推荐书目直接点击进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