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八十章 来客

第八十章 来客


  元旦刚过,白湖湾的生意不好,别说刘爱琴了,就是石卫兵那两个学徒和店里的服务员都没什么精神。
  张文林开的工价极不低,白湖湾普通服务员都是700块一个月,在这个人均月工资不过500的年代,应该说算是稀奇了,不说别的,就是绝大部分城镇人均工资大概也只有这个价,有可能还要低一些。
  一个刚刚初中毕业甚至是还没有上完初中的小姑娘来店里做服务员月入700,如果不是张文林在白鹤村和建筑公司内部消化了这些名额的话,这要是明着招人只怕上门来说情求职的队伍都能从坝头排到张湾去。
  白湖湾是张文林独立出资的,石卫兵和刘爱琴来照看这间店张文林原本也是打算开工资,但是张晨愣是没答应,而是商量着让他老子给了股份,毕竟是自家的血亲。
  当然石卫兵占有的股份还不足以让他对白湖湾的运营有管理权,只不过管着“厨房”这一块。
  石卫兵用手艺也就是被张晨冠名的“首席大厨”的名头在白湖湾占了百分之十五的干股,其余的股份张文林都个人独占了,张晨啥都没捞着,按理说这房子是他发现的,这烤鱼是他提议的,这秘方也是他让张文林买的,还有各种就不说了,唯一的就是没钱。
  但是即使没钱,这智力投资也总得占个股份啥的吧,不过张文林的话显然更有道理。
  “老子的东西除了留给你还能给别人不成?”
  就这么一句话,张晨立马歇菜了。
  要说烤鱼的味道怎么样,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多,白湖湾的鱼肥美这是整个坝头乡人人都知道的事实,可能是吃得习惯了,也有可能是物多人不怪,总之在坝头乡,要说哪个地方的鱼格外好吃,那肯定会被人嗤之以鼻。
  再好吃的鱼难道还有白湖湾的鱼鲜美?
  江南自古是鱼米之乡,水域宽阔,江河湖泊甚至是稻田里都能产鱼,味道也各异所不同的还有做法的区别,油煎、清蒸、水炖、腌制,做法多样,味道自然也各有不同。
  至于这烤鱼的味道如何,那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烤鱼嘛?无非就是烤鸡烤鸭一样的东西,没有真正走进餐吃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烤鱼事实上是用酱汁炖出来的。
  但是吃过一遭,这味道就很难忘记了,自从元旦那日张文林请坝头全乡的村干部吃过这一顿后,杨元庆这嘴里就时常觉得没味道,想来还是那烤鱼惹出来的祸。
  “我说老头子,那烤鱼就这么好吃,你一天念叨三次烦不烦。”
  “就是啊,爸,不就是个鱼嘛,下午我就去泊湖鱼场买两条回来。”
  摇了摇头,杨元庆也是苦笑。
  这烤鱼啊你还真去买不到,不过说来也怪,这烤鱼吧乍一听起来也没觉得是那么个吃法,但是偏偏就是那么个吃法,这大冷天的辣椒片黄瓜片一顿又香又嫩,吃在嘴里浑身上下都舒坦,就着口酒那就更没得提了。
  杨元庆就是刘杨村的老书记,这老来六七十了乡里还让他占着这位子不放,要说威望吧,刘杨村除了老刘家张文林外父那口子估计也就他了,只不过老刘那人太值坦,心眼儿直,又没这份心,所以村里屡次让他进村委他也没答应。
  只是这就苦了老杨家这口子了,一天到晚在村里东家串门西家拉架,不是这家的事没完没了,就是那家的事闹腾,往年村里那些个青壮在村里守着田地的时候事情还好处理,这两年改革开放一搞得火热了,这劳动力流动政策也放开了,青壮劳动力都外出打工后,村里的事也就越来越难做了。
  不过老刘家倒是找了个好女婿,这事还真是没的说,张湾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人呢。
  张文林以前在白鹤村穷是穷了些,但是终归也是个有名有姓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当初坝头乡也就老刘相中他了,老刘家爱平那孩子也是出了名的好性子,怎么就看中张文林那个小伙子了。
  哎,这人哪!踏错一步悔恨终生,这一步走对,步步都先哪!
  你看看人家做的那叫什么事,修桥铺路,哪一件不是功德之举,咱农村人还图个啥,不就图个日子安稳舒坦,名声清白亮堂,老来也有面子,这活了一辈子,还是到死的时候被老刘给赢了一把大的。
  一个女婿半个子,有这么个女婿,别说是半个子了,就是两个儿子都不顶人家半个。
  哎!
  “哎我说老头子,你叹什么气啊,这青天白日的你事不做事就算了还叹气,谁亏了你日子还是怎么的?”
  老杨家那老婆子见不得人唉声叹气,不吉利不说还让人昏头,偏偏老杨这一辈子吧,眼见着村里的几个老不死的一个个都死了没剩几个,也该他们这一代“小老儿”做主了,偏偏老刘不声不响就找了这么个女婿,这人比人就是气死人,老刘也见不得哪里就高人一筹了。
  “你操什么心,赶紧吃饭!”
  老杨脾气倒是上来了,三两下扒了两口就骑车去了村里,年底这村委虽然没白鹤那么多事,但是也不轻松,年底算账的算账,收费的收费,这是个老大难题。
  一进刘杨小学后面村委那间院墙都漏风的小院子,老杨老远就看到一帮子人推着自行车正打算出门还是怎么的,这一大早上的才几点钟,难道今天有什么事还是怎么着。
  “诶,正好,老杨来了!”
  “我说你们几个又是上哪里风光去,这一清早就往外跑有嘛好事一个个笑得眼睛都看不到。”
  村长刘金友是个不到五十的汉子,这腰粗膀圆的,嗓门又大,平时一嗓子叫起来都比的上喇叭了,这听老杨一说立马就来劲了。
  “杨书记,走走走,咱们今天放个假,去乡里吃鱼去,我跟你讲啊,这自从头一回吃了白湖湾那烤鱼啊,我是三天两头没胃口吃不下饭,嘴里淡的不知道什么味,这想来想去还是没吃那烤鱼,今天咱们也奢侈一回,去搓一顿。”
  “诶,你们这一帮吃神就这个事啊?我说你们一个个来劲,嗯--这样吧,现在才9点不到,我们先回去开个会分配一下年底收费的工作,回头去乡里白湖湾吃中饭还来得及,你们看中还是不中?”
  老杨扶着那辆半新的上海自行车捋起袖口看了看时间,隔着厚厚的镜片问了一句。
  “嗯---也成!”
  “那就先开会?”
  “中,老杨怕是早就打算好了,那中午跟着杨书记吃好的,哈哈哈!”
  再回到白湖湾。
  元旦过完,这开业生意不好也确实愁坏了人,一连三天生意都不景气,上门客就不说了,小猫三两只,回头客就更不提了,两个影儿都看不到,这都快元月四号了,桌子都没坐满过三张。
  “我说卫兵,姐夫今天过不过来,这店里生意不见生意,鬼影子都没一个他也不急。”
  这几天着实愁坏了刘爱琴,就她这个急性子,没有闹起来就已经算是耐性有加了,只怕如果不是怀孕了憋住了口气,搞不好早就跳起来了。
  石卫兵正想说什么来着。
  “诶,老板老板娘,有客人来了!”
  一个圆脸的小姑娘一脸激动地跑到点餐台附近,搞得刘爱卿没好气一窝火就上来了,这客人来了就来了,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又不是没见过人,来个把人有什么好稀奇的。
  “红霞,你急什么,来了就来了!”
  “不是-老板娘--”
  “哈哈哈,就是这家,你们看,还不错吧,哎!老板,我们中午在你这里吃饭,别的不要,就要你们那个烤鱼。”
  这人的嗓门也忒大,人还没上楼声音就过来了,刘爱琴刚抬起眼一看,这一下子也老激动了,难怪红霞这孩子每个分寸,这开业可从来没来过这么多人。
  1--2-3---6----8--天哪,差不多都快十几号人了,她这连忙推开点餐台的门就去了餐厅。
  “快快快,卫兵,客人来。”
  童江不是坝头乡的人,甚至不是百崇的,这次来坝头也是路过,他是跑长途生意的,这次坝头乡年底出了一批货,上次来这里谈拢了这一次送东西过来,这唯一让他惦记的可就只有这白湖湾的烤鱼了。
  上次吃了一顿这几天回去心里没个着落就像缺了点什么,这一来白湖湾肚子里的馋虫就出来了,敢情这问题就出在这里,这十几个人都是一起出车的师傅,都听童江说了十几遍了,说着烤鱼好吃,要说他们走南闯北的,什么鱼没吃过,死活不相信,这刚一把货交了结了帐童江就硬要把他们带来吃一顿。
  吃过一次,童江也知道白湖湾的规矩,直接到点餐台拿起菜单点了几种口味的十来个鱼,差不多二十个人的份,都是年轻汉子,吃得下,白湖湾的规矩点单付款,这一顿下来每个几百块钱是吃不起的。
  传菜员拿了菜单子进厨房交给石卫兵,烤炉的火一点倒是挺快,约莫半个小时就出了炉上盘。
  几个服务员立马就断了烤盘和炉子端了出去。
  推荐一本新书:《星空虫潮》/book/!!首富首页下推荐书目直接点击进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