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八十一章 真的火了

第八十一章 真的火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快快,卫兵,这是他们的菜单,两个炉子都烧起来吧!”
  “小武,你去一楼的仓库里搬几箱啤酒上来!”
  “--”
  “老板娘,结账!”
  “娟子,你和晓萍到点餐台去结账和接单子,不要乱!”
  白湖湾二楼的烤鱼馆。
  刘爱琴从来都没有想到烤鱼店竟然会忙成这样,这倒也是怪事,人家开门营业,这开业的当天一般都是忙得昏天黑地的,白湖湾倒好,开业来了个惨淡收场,这一连三四天人的耐性都磨得差不多了,第四天生意突然就火了,还不是一般的火。
  上午那一拨人刚进来,她也就以为今天差不多也就这样了,那一群人能吃是能吃,不光吃完了点的将近十个烤盘,后面竟然还加了两个,可能是要出车,啤酒倒是没敢喝。
  领头的那个汉子也是个晓事的人,临走了还要了白湖湾的电话,说是以后还要带人来吃,刘爱琴也只是笑笑,有回头客她自然高兴。
  这一波人走了之后,这边刚收拾好桌子洗干净烤盘,刘爱琴也没打算今天一下子就吃个饱,但是这东西还没全收拾好,那边服务员就一个个满面红光地叫着跑回来了。
  “老板娘,好多人上来了!”
  “是啊,最少有20个!”
  “真的?”
  刘爱琴心里一喜。
  果然,楼梯口的脚步声那边服务员刚跑回来这边就已经响起来了,整个白湖湾二楼顿时就忙碌了起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后面的客人一波接着一波,完全就是一副要把这几天亏损的生意都揽回来的节奏,从点单的人口中,刘爱琴也算是弄明白了大姐夫张文林请那一顿的原因。
  这些个来点单的竟然都是那些个村干部回去宣传推荐的,也算得上是回头客了,那一顿烤鱼算是请地值了。
  整整一个下午,刘爱琴基本上没有歇过,尽管肚子还不显,但是还是很容易疲劳,不过她基本上也就是帮忙点个单子结个账,重活有服务员在自然累不到她头上,只是石卫兵是真的一个下午就窝在厨房里没有怎么动弹过。
  “卫兵,帐算出来了,今天一共收了两千块钱,扣除本钱和工人的工资差不多一半的利润,这要是天天跟这个样子差不多,那这生意就做得。”
  看着刘爱琴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石卫兵也是不言不语,老刘家这闺女就是这么个性子,直来直去,风风火火的,急也是她,喜也是他,就没个稳的时候,连怀孕了都没个安定样子,他也拿她没什么办法,平时都是惯着,这哪里是一时间就改的过来的。
  “我算算啊,这要是一天挣一千块钱,除了姐夫占得股份,咱俩还能剩下来一百五,一个月就是四千五,一年--”
  “好了好了,有你这样算账的吗?要是都跟你这样算那全国人民早就发财了,还等得到现在。”
  石卫兵笑着打断了妻子的话,对于她这种孩子性的行为,他也只能摇摇头了事。
  “石卫兵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嫌我算的不对,那你算给我看看,我只上过小学,我看看你中学毕业生的水平。”
  “好了好了,你还不依不挠了,算账能像你这样吗,这生意时好时坏又不是天天都能跟今天这个样子,再说了这好的时候也不可能只有1000多的收入,照我看生意真到好的时候一天几千都有可能,这差的时候你也知道,几乎没有一个生意,所以算这种账哪有什么用,要等钱结到自己手里算出来的账才有用。”
  刘爱琴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得明白,一天挣一千只是她心理作祟希望是这样。
  “不过如果真要是每天都跟今天差不多,那大姐夫这店就真没白开,一年少说也能整个二十万块钱,我们也有几万块钱的收入,比在县里开饭店要强多了。”
  “嗯!”
  两人收拾了一下店里的东西就回去休息了,白湖湾二楼除了点餐台和厨房,就只有一个简易的休息室,夫妻俩晚上都是去一楼,张晨一开始就给他俩安排好的卧室凑合一晚,条件应该也不算差的。
  第二天一大早,白湖湾还没到早上8点半开门的时候,石卫兵就已经爱厨房里乒乒乓乓地忙个不停。
  厨房里有个大蓄水池,池子里都是当天早上大姐夫让人从白湖湾捞上来送过来的新鲜活鱼,这生意不管有没有,这鱼还的照样换水养着。
  不过今天显然是要让两人继续大大吃惊了,开门两人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完,就有客人来定单。
  服务员上班的时间是八点半,一早上来订单的人络绎不绝,丝毫没有前面几天那种要死不活的样子,整整一个早上就接到了超过三十个烤盆的单子,都是订在中午的。
  早上吃烤鱼的人不多,只是让刘爱琴吃惊的是,还有十几个烤盆是订在晚餐点的,坝头乡也不是什么繁华的乡镇,一般晚上几乎就没有什么人在街上走动,订晚上的餐那真的是不多见。
  “晚上就晚上吧,只是娟子她们下午下班就要回去,人手也不够啊。”
  坝头乡可不是什么繁华地带,白湖湾应该算得上坝头乡最上档次的餐厅了,如果要找一家在晚上营业的饭馆的话恐怕还真有些难度,打一开始张文林也没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招的服务员其实都是白鹤村本村的,要不就是建筑队那些老员工的关系。
  服务员下午5点半之前肯定就会下班回家,否则天黑了赶不回去也不安全,这要是晚上的餐点,恐怕人手不够就很成问题了。
  “你打个电话跟姐夫说说这个事,我看以后晚上的餐点也要安排,人手肯定是要的,服务员住宿的问题如果不解决肯定是没有人手的,但是听姐夫讲一楼其他的房间他还有其他用处,这也不好办啊。”
  石卫兵闷声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这事是有些麻烦,不过姐夫肯定是有办法的。
  张文林一大早就去了村里开会,这年底马上就要结账收费,农村里没什么事情,一个是计生工作,这是头等大事,一个就是收提留费,来年的水费这些事情,这个工作在往年也是最不好做的。
  往年白鹤村是乡里有名的穷村,种的粮食还不够自己吃的,哪里还有钱交税,几乎每年都是拖欠,陈年烂账村里不知道堆了多少,今年白鹤村搞蔬菜大棚,但是估计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头一批菜还没有出棚,原本地里的庄稼有倒是有收成,不过张文林也没打算在这个上面动脑筋,现在也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继续烂帐,明年再说。
  白湖湾是装了话机的,一看座机显示屏上的号码张文林就知道是白湖湾的。
  “卫兵有事吗?”
  “姐夫,我是爱琴!”
  “是爱琴啊,大清早的都打电话到村里来了,是不是白湖湾出了什么事?”
  虽说白湖湾这两天的生意不好,但是张文林还是很纳闷,生意不好但是也不至于会出什么事情吧。
  “姐夫,是这样的--”
  听完刘爱琴的话,张文林沉默了一阵,这事是他考虑得不周到,不过幸好张晨事先有提醒他,装修的时候就在一楼给石卫兵夫妇留下来一个卧房,除此之外还安排了几个员工休息的房间,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这样吧,爱琴,回头我让根生把钥匙给你送过去,你把一楼那两个房间的东西收拾一下,让她们先住着,一楼除了那个有架子的大厅是打算用来开店,其他的几个房间你让她们自己分配一下找两间住下来,那几个女孩子两间房应该够了。”
  这个事倒不是什么难事,张文林也早有准备,中午的时候他就让谭根生把钥匙送了过去,当天晚上白湖湾头一次营业到八点半,这也算是开了坝头乡的先河了,只是石卫兵夫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下子就像是捅了马蜂窝,都刹不住车了。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几乎每天上午或者下午都有人来定晚上的单子,少则三五个烤盘,最多的时候甚至定了二三十个还不止,就连张文林也有些意外白湖湾的生意竟然出人意料之外地好,自从元旦开业过了不到四天后,几乎每天都是客满盈门。
  白湖湾的烤鱼味道好是主要的,其次也是刚好选了一个好时候,97年的坝头虽然不是什么有钱的旮沓里,但是能十天半个月就消费得起一顿烤鱼的那也不在少数,毕竟是有好几万人口的乡镇,消费水平参差不齐,一顿烤鱼平常两个人一个烤盘的话也只用花三四十块钱的水平,自然算不得很高。
  再加上由于是冬天,气温较低,烤鱼这种东西也算是火锅类的食物,这时候吃刚好,如果白湖湾的档次恰好又不太低的话,自然能够得到追捧,如果是在乡下生活过的人自然就清楚,其实越是乡镇以及县城这种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作为城镇人越是在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虚荣心和优越感作祟。
  虚荣和追求伪小资情调,或者说稍微上档次一点的生活似乎是人类在饱暖之后的天性,似乎这种做法能够带给他们极度的优越感和虚荣,以前进城的时候张晨似乎就经常听得到那种带着三分内秀有七分张扬的讨厌口吻:“你们乡下人怎么怎么样--”
  当然,白湖湾赚他们的钱,也正好满足了他们随着经济慢慢好转而愈发膨胀的虚荣心。
  就这样,白湖湾火了,很火!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