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八十三章 年前布局

第八十三章 年前布局


  “不行?为什么不行?”
  “小姨,会员制度是一开始我和爸爸就已经订好的方案,对白湖湾今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送钱给人家还没有坏处,这是什么道理,我回头问你爸,你吃你的饭,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吃完赶紧回学校。”
  白湖湾二楼,张晨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小姨爱琴,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小姨的性格他又不是不知道,一大家子能喝得住的恐怕也只有外公跟他老娘了。
  三两下扒拉了两口饭一路晃了回去,这事肯定要他老子来才行的通,但是晓得了这么一档子事,比如鲠在喉也舒坦不了多少。
  年前就要在县城开分店!
  张晨猛然在心里生出了一个很急促的想法,刘爱琴毕竟是自家人,还是血亲,不管是从老娘那里算还是从自己这里算都逃避不了这个最重要的事实,只怕是他老子张文林来了也拿这个小姨子没辙。
  肯定是不能闹出矛盾的,要想说服小姨主动改变想法,恐怕几乎不可能,只能马上开分店,会员制度去另外的分店推广开,等看到效益她自然会回心转意,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张晨不敢打包票他老子忙得过来。
  已经临近一月末了,白鹤村的大棚蔬菜第一茬好像马上就要出棚了,前一段时间一些周期短的蔬菜已经联系县里的菜贩子拉过两次,反响还不错,这次肯定要比上次忙很多。
  如果要在年前开分店的话,恐怕只能自己出马了,但是他一个半大小子,这个年龄太尴尬,倒不是张晨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反倒是年龄有太大局限,在一个讲究资历,相信黄毛小子不靠谱的社会,这是硬伤。
  这是一个很苦恼的问题。
  果然。
  周五一赶回张湾,张晨就从他老子张文林口里得到了结果,别说是他,就是张文林都没能拿他小姨怎么样,坝头乡白湖湾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不光如此,而且看老张那样子恐怕还不怎么愉快,按照他小姨那性格,不把人顶个火气往外冒恐怕收不了场,这也是自家人,如果是外人,恐怕早就让她卷铺盖走人了。
  “爸爸,你是不是被小姨骂了?”
  啪!
  一巴掌拍在头上,痛倒是不痛,但是无疑张晨这一句话刚好就戳在他老子伤疤上了。
  “你小姨就是个火药桶,谁点谁着,这事我没辙,你回头还要办什么你找你妈去,我反正是不去了,这好人做不得。”
  “什么好人做不得,爱琴的性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知道还惹她,不是自找的嘛,刚才还在电话里跟我讲你们爷儿两不知好歹,她给你们省钱还落了个恶名,嗓门比谁都大。”
  “妈,你不知道不要瞎琢磨,这事真不怪我和爸爸,小姨她在店里乱来,也不能说是乱来,总之就是不是我们当初说好的那样就行了,现在说也说不得,我看不如把店就由着她去算了,家里年前赶紧去县里开分店,要不然就晚了。”
  “又开分店?这来得及吗?”
  自从知道家里一下子多了那么大一笔钱后,刘爱平这心里也敞亮了不少,白湖湾开业的钱前前后后还都是她支付的,成本是多少心里门儿清,开一家分店现在在她看来也不算什么,果断是财大气粗了不少。
  只不过这时间上,即使她不怎么懂这做生意的条条杠杠,也知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些紧迫,如今腊月里正是白鹤这边忙得不得了的时候,哪里还抽得出时间管这码子事。
  放下手里的筷子,张晨接过谭根生递过来的汤勺舀了小半碗番茄汤喝了两口,这东西是白鹤村前几天摘的,味道很好,没有水气儿,一股子番茄酸,很地道。
  “应该来得及,还有将近一个月呢,只要人手够了,年前我保准儿能开业,我敢肯定县里的生意肯定要比坝头好几倍。”
  张文林也点了点头,现在别的法子没有,也只有这么个法子,说服张晨他小姨的难度绝对比年前开业的难度大,这就是个马蜂窝捅不得,而且都是血亲,这事也不能强着来,如果想壮大白湖湾,不开新店那就直接等死好了。
  “文林,你忙得过来吗,村里的事情--”
  “没事,回头村里大棚出货的时候各个大队自己负责,我管账就行了,到时候根生你跟晨子去县里找店面,一定要注意安全,晨子有什么事情不方便你就出面,毕竟一个孩子办事人家也不相信。”
  这事张晨也不好说什么,他老子是相信他,但是这不代表外人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有谭根生一起自然好办很多。
  其实按照张文林的意思,让张晨去找店面其实是打着让他去锻炼锻炼的主意,他哪里知道张晨的这些阅历恐怕比他也只多不少。
  谭根生点了点头。
  在老张家这段时间,谭根生日子过得挺滋润,想想当初在溪岭的时候张文林说的那些话,现在一想估计还是当初张文林没往大里夸。
  除了一开始给家里留下的几万块钱,这一连的两个月吃住都跟张家人一起,不分里外,住的房间也是老张家别墅,张晨一个人占了整个三楼,张文林夫妻俩住在二楼,一开始是准备让谭根生住在张晨一起的,不过他倒也不是不晓事的人,看得出来老张家这个小老板独占三楼肯定是有什么想法,所以推脱住在了一楼,有什么事情也比较方便。
  平时除了开车跟着张文林办事,多半时间没什么事情,就躺在别墅里看看书看看电视,要不就是钓钓鱼,日子悠闲的不得了,人自然也阳光了一些。
  “爸,我下个礼拜期末考试完了就去县里看看,你回头给小姨夫打个电话,让他把新来的学徒工抓紧时间培训出来,这样吧,店里的服务员让他们一人带两个新人手把手教一段时间,轮一下班,开业前争取能上岗,到时候实在不行就把老人都抽到县里去。”
  张文林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县里虽然是开分店,但是根据他对儿子张晨的了解,这次去百崇县开的分店肯定不简单,极有可能就是白湖湾真正的总店了,坝头乡这个店面毕竟只是一个过渡,如今他小姨弄出这码子事,估计拖一阵子的心思也就没了。
  时间越来越急的话,就只有匆匆上马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这事情处理起来,急事有急事的办法,缓事有缓事的做法,能不能做好,能做到什么程度还要看人,毕竟事在人为。
  张晨也不是什么新手,虽然年龄的硬伤在那里,往往披着羊皮的狼才是最可怕的,这个比喻恰当时有所欠缺,不过这事还真就是这么个道理。
  “估计等白湖湾开个几十家,咱们村里的大棚蔬菜就不用拉菜市场了,自销都能够解决问题。”
  “几十家?开几家都不知道要几年,还几十家!”
  张晨嘿嘿笑了笑没答话,他老娘可没见过后来那些快餐店不断加盟的扩张模式,别说几十家了,一年内就是一百家都不是问题,关键就是要先把白湖湾这块招牌给打起来,这才是关键。
  现在白湖湾要做的就是树立一个品牌店出来,坝头乡无论是格局还是地里位置都有硬伤,只能作为白湖湾品牌壮大的前出跳板,即使是百崇一个县其实张晨都有些不满意,但是机不可失,时机太重要,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余地和空间让他选择。
  其实在心底,张晨还有这另外的想法,他总想去尝试一下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看一看从乡土走出来的品牌到底能不能打入大城市圈,做出业内独一无二的品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