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火爆小宠妃:王爷,撒个娇 > 番外2 女王番外完!

番外2 女王番外完!


  女皇近身的人,今晚只怕都要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了。
  萨塔浓睡不着,有些焦虑的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即将消失的月亮。
  霍御风将一件披风轻盈的披在她的身上,坐在她身后,将她揽进怀中,抬头看着外面东方的鱼肚白,轻轻的叹息一声:“你这是何必呢?既然如此难眠,又何必出此下策?”
  萨塔浓疲惫的靠在霍御风的怀中,眼睛干涩的厉害,声音却透着一丝期待:“我也是没办法了,娘也不知道是在别扭什么,父王都已经在西域常驻了,每一次见面娘都不给父王好脸色。你没看见这次我们回来,父王脸色很难看?我感觉父王很不好,他很难过,而娘也不好受,看见他们彼此折磨,这么别扭着,我难受极了。”
  萨塔浓忽然坐直身子,转过来面对霍御风道:“我不怕我娘醒来怪罪我,我只怕父母的晚年不能安稳。”
  霍御风摸摸萨塔浓的脸蛋,轻柔的将她拥进怀中。
  女皇寝殿中,**,喘息声才刚刚落下,就听到塔阳略带嘶哑的性感嗓音小心的响起:“阿婧,我们别闹了。”
  华丽的寝殿中,回应塔阳的是久久的沉默和空旷。
  就在塔阳的心一路下沉的时候,就听乌萨婧嘶哑的嗓音略带微冷的说道:“是我在和你闹吗?塔阳,我们都该为塔塔想一想,我们任性自私了半辈子,从来都只是想这我们自己的恩爱*,谁也没有想过塔塔那孩子的感受。”
  乌萨婧的嗓音有些哽咽,是从不曾在人前展现过得柔软和嬴弱:“我的女儿离开我那么久,生死不知,遭受了多少的苦难和折磨?她在大夏被人鄙夷嘲讽,伤害陷害的事情你不知道吗?每一次我只要想道这些,我就恨死了塔余和塔多,塔余死了,可是我却要让塔多生不如死!”
  “你现在不就是让塔多生不如死了吗?她落在你手中这么多年,即便是塔烈,也从未开口和你要过人。你还要怎样才能发出这口气呢?我有错吗?我只是太爱你了,可我一样爱我们的女儿,我一样很难过塔塔的遭遇,我们可以更爱塔塔,但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彼此折磨?难道我们在一起,就不能更好的爱塔塔了吗?”塔阳略显激动,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乌萨婧的思想。
  乌萨婧声音忽然冷淡的厉害,甚至有些尖锐:“塔烈明知道塔塔遭遇的那一切,都是那兄妹两个做的,塔烈那么爱塔塔,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塔多就该被我当人彘养着,我不要她死,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至于我们,今晚就当作是一场错误吧,天亮了,我们就回到各自的位置去吧。我今生在也不会爱其他的任何人,我会把我所有的爱全都给我的女儿。”乌萨婧这性格是说一不二的,她钻入了死活同,怎么也走不出来。
  回想她曾经和塔阳的过往,乌萨婧只觉得荒唐,她女王的尊严,颜面,名声,甚至是女儿的感受,世人的眼光,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就是一味的爱着塔阳,如今回想起来,简直是可笑至极。
  她现在是女皇,无人敢当着她的面议论她的那段荒唐过往,但这永远却都是一个污点,她不在乎这个污点,但她在乎萨塔浓,她不会让她的女儿在继续背负这种压力。
  塔阳简直要被乌萨婧气死了,猛地从*上坐起来,二人教缠在一起的发丝,忽然间就凌乱分开了,塔阳俊美的脸上都是再也无法压抑的怒火,强壮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是怒火在燃烧的激烈浮动。
  乌萨婧满面艳色的看着他,不动如山。
  塔阳看她这样当真是怒不可遏了,指着她的鼻子怒声道:“你这死脑筋,你怎么就知道塔塔会在因为我们受到伤害?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你在怎么和我划清界限,但是你以为外面的人就不知道我们的过往,就不提及我们的曾经吗?你这是在自欺欺人!乌萨婧,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软弱了?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塔阳气得眼睛都红了,那头火红的长发简直是要怒发冲冠熊熊燃烧的火,他指着乌萨婧的手也在抖。
  乌萨婧也来了火气,蹭地一下坐起来,锦被花落,什么风景都展现在了塔阳的眼前,塔阳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眼睛有点发直,就听乌萨婧怒吼道:“你怎么这么自私?塔塔不是你女儿啊?我们名不正言不顺的,如何在一起?让世人怎么看塔塔?”
  塔阳却忽然将乌萨婧扑到,重重地咬上了乌萨婧的肩膀,听着乌萨婧的闷哼,感受着她的挣扎,塔阳也来了狠劲,他真是受够了乌萨婧这个倔驴,他再也不会迁就她,塔阳重重地进入她,红着眼睛宣布道:“你不是要名正言顺吗?我就给你名正言顺!”
  “你……”乌萨婧斥责的话还来不及出口,就被塔阳重重地封住,*继续。
  直到日上三竿,萨塔浓才焦灼的等来了她的母亲和父亲。
  只是那画面着实有些惊悚。
  以往不论何时,塔阳总是在乌萨婧左右,哪怕塔阳身份丝毫不输给乌萨婧,却依然是保护着的姿态,小心翼翼的护着她,爱着她。
  但今天却不同了,塔阳走在前面,手里紧紧的牵着乌萨婧,而乌萨婧则是一脸难看,满身别扭。但尽管如此,乌萨婧却依然被拉着,并不反抗。
  真是……天要下红雨了。
  怎么个情况?
  萨塔浓飞快的看了一眼霍御风,又快速的扫了一眼塔阳,只觉得她爹这满面春风,志得意满的。想来是好事成就了。她这心里也跟着放下了一半,最起码她爹没有被半夜就赶出来。
  只不过她娘的脸色实在难看,萨塔浓努力做到笑米米的样子,道:“娘,您饿不饿?”
  乌萨婧眼神复杂的看着萨塔浓,她女儿做的一切她都知道了,哪怕心里别扭,也不满意,但是孩子总归是希望她好的,她哪里舍得怪罪萨塔浓?只是今天着实是有些丢脸的。她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塔阳身上,眼神是极其凌厉的。
  塔阳也不在乎,主人一般的招呼着众人吃午饭。
  场面全程诡异。
  “别吃蟹,那个凉,吃这个吧。”塔阳镇定自若,再也不小心翼翼,这是终于硬气起来了?
  他挡掉了乌萨婧的筷子,将乌萨婧筷子中的螃蟹放回去,手腕一转就给乌萨婧夹了一筷子青菜,看得乌萨婧面色阴沉。
  萨塔浓眼皮直跳,看着她娘那脸色,总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啊。萨塔浓求救的看向她爹,奈何她爹还是镇定自若,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目光,依然霸气高冷不容拒绝的给她娘布菜。
  老爹,您能别布菜都布的这么有格调吗?
  一餐饭就在这样心惊肉跳不明所以的状态下用完,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月,每天都是这么个状态。萨塔浓就看着她娘每一天脸色都难看的要爆/发,但是都发不出来,第二天又是继续,她爹娘现在每天同吃同住,俨然是一对正常的夫妻。
  奈何,总是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
  一个半月后,萨塔浓都有点习惯这样的场景了,以为她娘今天还会一如既往的被她爹压制的忍受呢,哪知道今天她娘忽然就炸了。
  乌萨婧简直是要掀桌的暴躁劲儿,满面苍白,极力忍受着什么,将塔阳放在她餐碟中的鱼肉,连带着餐碟都拍在了塔阳的身上,霍然站起,声音都是暴躁的尖锐的:“我说了我不要吃那个!”
  塔阳也是一瞬间的错愕,反应过来却是不紧不慢的站起来,声音也是有些无奈:“阿婧你最近脾气怎么那么奇怪?不吃就不吃,有什么好生气的?坐下来好好吃饭。”
  乌萨婧却显然是被气到了,身体都有点晃悠,脸色越发的苍白。
  塔阳这才有些紧张起来,连忙去扶她,哪知道他刚靠近,还没碰到乌萨婧呢,就被乌萨婧远远的躲开,转过身就吐了起来。
  塔阳被吓傻了,反应过来一个健步冲上去,也不嫌弃那些污秽之物,紧张的抱着她一叠声的道:“怎么了这是?不喜欢吃就不吃,我不强迫你了。”
  萨塔浓和霍御风也是连忙站起来,霍御风很冷静,对宫女说道:“去传太医来。”
  “娘您怎么了?”萨塔浓也紧张的很,可是却觉得她娘这样好眼熟……
  一个早餐吃的一团乱,太医来了之后,严谨的诊脉,六七个太医轮一遍,一个个脸上的神色真可谓是五颜六色,各显窘迫和不可思议。
  萨塔浓的脸色也跟着变换,想到了什么,也是一脸惊愕。惊愕之后却是狂喜。
  “究竟怎么回事?快点说!”塔阳急得额头都冒汗了,满身火气。
  太医们交头接耳一番后,由院判回禀道:“回女皇,王爷,女皇这是……有喜了。”
  “什么?!”乌萨婧第一个惊叫起来,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枕头砸向了还在震惊中的塔阳:“塔阳你给我滚!”
  塔阳被砸中,反应过来后是一身的狂喜,藏都藏不住。他看着乌萨婧的眼神简直要放光了,连忙让众人离开,上前抱住乌萨婧。
  众人退出房间,一个个都感觉很不真实。女皇竟然怀孕了?快五十岁了啊,老蚌怀珠什么的,好奇妙。
  霍御风看着萨塔浓傻乐的模样,没好气的点点她的额头道:“这下可好了,出大事了。”
  萨塔浓笑嘻嘻的抱着霍御风的胳膊道:“这很好呀,新生命心开始,我爹娘一定会因为这个孩子而更好的。”
  “你就这买确定?”霍御风带着萨塔浓慢慢离开,身后的寝殿里是乌萨婧的哭声,塔阳的笑声,耳边还有萨塔浓甜蜜的娇笑,霍御风嘴角也是露出笑意。
  萨塔浓得意的仰着头道:“那是自然,我娘那人,若是不认同我爹的做法,哪里会忍受这么久?因为爱,所以不计较,只是我娘比较钻牛角尖,这次可好了,我爹早就把我娘拿下了,再来一个孩子,总算是圆满了。”
  霍御风笑着牵着萨塔浓离去。
  寝殿里,乌萨婧眼睛通红,绝美的容颜上是娇羞更是恼羞成怒,她指着傻笑着的塔阳怒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塔阳爱怜的看着她,用力抱住她:“满意极了,阿婧,这一次,我们一定要亲眼见证我们的孩子成长的一切,我们没有给塔塔的,都要给这个孩子!”
  乌萨婧闷闷地恩了一声,垂落在身边的手,终于是环住了塔阳的腰身,声音里却带上了一丝哽咽:“但也要更爱塔塔,因为实在亏欠了她太多。”
  塔阳也是湿了眼眶:“自然是要这样,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都要好好疼爱他们。阿婧,这些年,对不起。还有,从认识你开始,我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爱你。”
  乌萨婧仿佛终于等来了他这句话,多年的等待,不顾一切的飞蛾扑火,换来他永远在身边,这一刻,乌萨婧泪如雨下。下一刻,轻笑出声。
  相拥,是他们这一刻最想做的事情。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此情不变。走过一生,半世中还能有真爱一人永生相伴,便是此生大幸!
  十六年后,女皇和塔阳的儿子继承皇位,成为西域史上最年轻的小皇帝,这小皇帝聪慧过人,女皇和塔阳将国家交给他后,便真正的做了一对神仙眷侣,从此闲云野鹤,游山玩水,真正的长命百岁,在他们百岁寿辰上,萨塔浓和霍御风带着儿孙给二位老人贺寿。
  六世同堂,萨塔浓和霍御风也都老了,却依然相互扶持,到了后来的时光里,爱已经变成了永恒,彼此便不仅是灵魂伴侣,更是血肉结/合的一体!
  这一天,欢聚一堂,整个家族旺盛至极。上至百岁老人,下至满月婴孩,强豪望族,非霍御风萨塔浓这一支莫属。他们就仿若是被上苍眷顾的家族,代代受到祝福和恩赐。
  白发苍苍的霍御风此时已然紧紧牵着萨塔浓的手,哪怕那只手已经失去了当年的光泽和柔软,他们的手,却依然温暖着彼此。
  番外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