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刀断天下 > 第三十一章 女人心海底针

第三十一章 女人心海底针

李佐良听到站在一边雷小瑯说出的话,似乎有些不高兴,也不搭理,“冷小姐,赏个脸?”
  
  冷芯倒是注意到了雷小瑯的用心,盯着他的眼睛,雷小瑯朝着冷芯点点头。
  
  “我实在不能喝太多酒,从小就有酒精过敏的症状,刚才那一杯酒已经达到底限了,希望李先生能理解一下。如果李先生非要谈诚意,若是不介意我的人代替我喝,请多多包涵。”冷芯对着李佐良一字一语的说道。
  
  李佐良听到冷芯的措辞,也不再打算为难,转而对着雷小瑯笑道:“既然你喜欢出风头,那就喝掉两瓶吧。”
  
  四眼妹在一旁插话道:“不是一瓶而已吗,怎么又多出一瓶,这浓度太高了。”
  
  李佐良实在是受够这些下属的各种插话,也不看清自己什么身份就和自己谈条件,当下摆着脸,再拿出一瓶酒出来放在桌上,“你有本事就一口气喝完,立即就签。”
  
  雷小瑯走到桌前,拿起一瓶酒就要喝。一旁的冷芯伸手阻止道:“你别逞能,这可不是闹着玩。”
  
  雷小瑯淡然笑着回道:“这点酒,小意思,我有分寸。”
  
  说罢也不再理会冷芯,抬起酒瓶直接就往嘴里灌。一股辛辣劲瞬间从喉咙处传来,胃部也开始立即有反应一阵火热。雷小瑯明白,必须一股气饮完,否则时间拖久后酒精发作也会恶心下不了口再喝。
  
  “咕噜咕噜....”在场的人看着雷小瑯这种不要命的喝法,全都目瞪口呆的愣住了。
  
  雷小瑯喝完最后一口,放下酒瓶,“李先生,如你所愿,酒已经喝完,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李佐良呆呆的看着雷小瑯将近一分多钟,片刻才晃起脑袋鼓掌钦佩道:“冷小姐,真心眼红有你这样的下属,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佩服佩服。”于是拿起扔在一边的合同,也不怠慢的掏出笔唰唰的签下名字。
  
  冷芯接过续约合同,看清确实没有问题后递给了四眼妹,忙起身客气道:“感谢李先生的一言九鼎,希望我们以后继续合作下去,时间很晚了,我们需要赶回去,再见。”说完,带着雷小瑯和四眼妹两人迅速离开。
  
  李佐良也不在乎冷芯快言快语的辞别,既然对方能一下解决自己出的难处,也没必要再继续玩弄下去。只是这个雷小瑯,倒让自己有些感兴趣起来。
  
  三人出了门口,冷芯一下臭着脸对雷小瑯怒道:“逞什么能,万一酒精中毒可是会出人命的,趁酒劲还没全部上来,马上去医院。”
  
  雷小瑯此时的脸已经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脑袋似乎也有些昏昏沉沉,四眼妹就要上前扶的时候,雷小瑯突然推开了旁边的人,快速的移到绿化带里呕吐了起来,一阵异酸味弥漫在周围。
  
  冷芯皱眉捂着鼻子一阵无语,连四眼妹都不敢上前递纸巾。
  
  雷小瑯难受得脑袋快要炸裂了一样,忙提起内劲,让体内的酒精快速蒸发。蹲了将近十分钟,雷小瑯终于恢复了常态,一脸轻松的走了回来,从车里拿起一瓶纯净水漱了口后,直接进了副驾驶。看到冷芯和四眼妹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忙招呼道:“走吧,回家,没事了。”
  
  冷芯怀疑的从车窗捂着鼻子盯着雷小瑯仔细的观察,出了还有酒味外,脸色已经变回了正常人一般,再次不确定道:“真的没事?刚才脸还红得和番茄一样,怎么突然就没事了?”
  
  雷小瑯嫌其啰嗦,已经超出了下班时间,忙找借口回道:“从小就喝白酒,喝多了就习惯了,那时候我有个外号叫千杯不倒,不是浪得虚名。行了,真没事,快回家吧,我要下班!”
  
  冷芯内心还是感激雷小瑯的一时冲动,否则为了签份续约也不知道李佐良会玩出什么花样来,沉思了一会,“你明天休息一天。”
  
  雷小瑯听到这话,眼睛放光,“会扣工资吗?”
  
  没有人理会雷小瑯问的白痴问题,坐上车后,便往家里赶去。
  
  三个多小时候的车程,雷小瑯想到屁股又要受罪,小心翼翼的问道:“冷总,能打瞌睡会吗?”
  
  冷芯和平时的态度缓和了许多,对着他点点头。
  
  直到午夜十二点左右,雷小瑯才拖着满身疲倦的身体回到了林婷家。
  
  听到开门的声音,林婷睡眼朦胧的走出客厅,撅起嘴巴眼眶泛红的指着雷小瑯,“一个晚上不接电话,你干什么去了?”
  
  雷小瑯心疼的搂过林婷,掏出手机一看才知道自动关机,忙歉意道:“手机没电,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你还满身酒味,说,去哪鬼混了?”林婷扩张着鼻孔不停的在雷小瑯身上闻来闻去。
  
  “我不是陪老板去工作应酬吗,难免会沾酒味。”
  
  林婷不说话,睁着大眼睛不停在雷小瑯身上寻找摸索着。
  
  “你干嘛?”雷小瑯疑惑道。
  
  “我在找有没有长头发,被我找到看我怎么在三更半夜掐死你。”
  
  雷小瑯被林婷这一举动弄得哭笑不得,在一起才多久就这么疑神疑鬼,“你慢慢找吧,我脱了你再找,我洗澡去。”随后真的全部脱了,直接进了卫生间,清者自清,无需多辩。
  
  洗完后,雷小瑯围着浴巾舒服的躺在床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林婷此时检查完了衣裤回到了床上,晃着雷小瑯,“不是八点就下班了吗,怎么会这么晚还要去应酬,里面是不是有叫来小姐什么的呀?”
  
  “哎哟,姑奶奶,冷总带我们去另一个城市签续约了。对方有些为难冷总迟迟不肯签,开车来来回回6个多小时,我屁股坐得都快冒黑烟了。”
  
  听到雷小瑯的抱怨,林婷适可而止,也不再追问,抱着雷小瑯,变换了另一种语调撒娇道:“小瑯,我今晚漂亮吗?”
  
  雷小瑯转过脸看着林婷,“肯定漂亮呀,还用问?”
  
  “那你此时就没有蠢蠢欲动的想法吗?”林婷继续用那充满暧昧的语调戏弄着雷小瑯。
  
  雷小瑯身心疲惫了一整天,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今天挺累的,不如早上醒来再做?”
  
  哪知林婷听到雷小瑯这句话,脸色一变,伸出右腿一脚把雷小瑯踢下了床,“今晚你就睡地板吧。”
  
  天蒙蒙作亮,接了一个晚上地气的雷小瑯精神抖擞,摸着回到了床上。
  
  双手不断揉虐着林婷的每一处肌肤,轻声在林婷耳边吹了一口气,“小小婷,我要报昨晚被踢下床的仇。”
  
  林婷仿佛还在睡梦与清醒边境徘徊着,扭动着下身,嘟囔着一声雷小瑯听不清楚的话。
  
  就在雷小瑯快要达到某种欲罢不能境界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一脸紧张的小敏打开了,雷小瑯一边全身激灵放射一边回头看去,伴随着小敏的一声捂脸尖叫声结束了这场令人难忘的潮起潮落。
  
  林婷也沉浸在如痴如醉的梦幻里不能自拔,听到小敏的声音,疑惑的转头看去,小敏早已回到自己的客房。娇喘着忙问雷小瑯,“怎么了?”
  
  “估计你喊得太大声,小敏误会把门打开看到我们正在激烈运动的一幕。”雷小瑯趴在林婷的身上答道。
  
  “啊,你个混蛋,为什么不把门反锁。”林婷拱起屁股将雷小瑯弹到一旁埋怨道。
  
  雷小瑯一个翻身起来,对着浑圆丰满的PP一顿拍打,“谁叫你昨晚踢我下床。”一阵嬉闹声中,迎来了新的一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