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三章 战场的残酷

第三章 战场的残酷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
  
      ————————————
  
      孙权现在有些后悔,当初的历史课怎么就没有专心一点,这下好了,汉末到三国的历史,他的小脑袋瓜子记得一点,又不记得一点,特别是江东孙家的历史,要是那个环节记错了,就悲催了。
  
      “好吧,就从你开始,看我孙权能不能改变孙家的命运?”
  
      孙权看着这个魁梧大汉祖茂,心中暗暗的道。
  
      祖茂常年练武,武艺高超,触觉很强,很快感觉在孙策后面的小正太孙权一双滑溜溜的眼珠子盯着自己,小脸上还有一丝诡异的笑容。
  
      二公子这是啥意思啊?祖茂让孙权的眼睛看到有点发寒,摸不着脑袋。
  
      ……
  
      江东大军到达汜水关下之后,孙坚没有急战,而是天天派人在汜水关下骂战。
  
      所谓骂战,就是耍嘴皮子,派几十个人在城下,把董卓的祖宗十八代都揪出来骂,用这样的方法想把这个无双雄关里面的西凉兵马引出来野战,在孙权的思想之中有点太白痴了。
  
      但是最后孙权不得不说,自己实在是并不了解这个时代,古人还真不经骂,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就有一只军队从汜水关里面强势杀;出来了。
  
      “江东贼子休走,某家西凉胡轸,吃我一枪。”为首的领兵大将是一个西凉大汉,骑着一匹高头黑马,身躯高大,身披盔甲,手握铁枪,带领着自己的约莫有一万人的本部军队如同一头猛虎从汜水关冲了出来。
  
      汜水关前,那些骂战的人一看这架势,立刻一散而空,在不远处却有数千江东兵马,排列整齐,等待已久,领军大将乃是一中年汉人,手握铁脊蛇矛,直接迎接了上去,两人厮杀十几个回合,这个江东军的领兵大将就扛不住了。
  
      “西凉贼子凶狠,二郎们撤退,全军撤退!”手握铁脊蛇矛的江东军大将顿时勒起马缰,带领着江东军掉头就走。
  
      “哈哈哈……所谓江东猛虎不过如此而已,追,给我追!”西凉大将胡轸在董卓的阵型目前高不成低不就的,正要立功,当然不放过这等好机会,策马而追。
  
      “将军,谨防有诈!”胡轸身边一谨慎部将欲要阻止。
  
      胡轸立功心切,眉头一皱,面色厉色一闪,大声的道:“孙坚的江东军乃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便是诈,也无妨,尔等随我追击,斩杀孙坚,为相国大人立功方是正理。”
  
      说完了头也不会的追击了上去,几个部将无奈,也跟谁这杀上去,追着追着,江东残兵不紧不慢,仿佛在拖着西凉的军队。
  
      西凉大将胡轸虽然立功心切,但是也是身经百战之辈,不然也不会成为西凉的领兵上万的大将,他很快就感觉不对,可是他刚想掉头的时候,两旁树林之中一阵铺天盖地的箭雨覆盖而来。
  
      “竖旗!江东军,杀!”
  
      一个浑厚的声音长啸,前面他们追击的军队停了下来,一威武男子率领数千骑兵上万步卒奔驰而来,一副‘孙’字大旗竖立起来,‘孙’字旁边是一杆‘韩’字军旗。。
  
      两旁的树林之中也有各有数千兵马如同猛虎般杀出,分别竖立着‘黄’‘祖’两杆大旗。
  
      “不好,上当了,我们撤退,快,快,撤退!”
  
      胡轸看到此番情景,浑身一个激灵,心中仿佛受到了重重的一击,赶紧率领部队掉头就走,可惜太晚了。
  
      “贼将休走,程普在此!”先前佯败的江东大将正是程普,他窝在这一股气,策马掉头,直接杀入了西凉军之中,和刚才的‘软脚虾’不同,仿佛变了一个人,凶猛至极,不到十个回合,手中的铁脊蛇矛就穿过了胡轸的喉咙。
  
      主将一死,西凉大军很快就溃乱,一身烂银铠的孙坚手持古锭大刀,奋力砍杀,身侧数丈范围,人马俱裂,无人能挡。
  
      程普,黄盖,祖茂,韩当四员大将也是一流的战将,也、左右开砍,一路杀伐,把西凉军杀的片甲不留。
  
      若非汜水关内的主将华雄发现西凉军大败,引兵救援,这上万的西凉大将恐怕就要全部的让江东军杀干净了,不过首战大胜,也足以让江东大军名震关东联盟。
  
      “父亲,真个痛快!”孙坚身边,一员小将骑着一匹乌骓宝马,手中银枪嗜血,身上盔甲也浑身是血,满脸的兴奋,活脱脱的一副战争狂人似的。
  
      “哈哈哈……少主勇猛威武,已经有主公七成的霸气,他日必成大器,日后当可如主公并肩而战天下群雄。”
  
      黄盖祖茂几个孙坚好兄弟,好部下,十分欣赏孙策的勇武。
  
      “对了,我二弟呢?”
  
      这时候杀红眼的孙策才想起了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要见识沙场残酷的弟弟。
  
      “二公子在那边!”
  
      程普环顾了一下四方正在收拾战场的江东军,眉头微微一皱,看着远处,道。
  
      几人顺着程普的眼光看过去,只看见战场不远的地方,一颗大树下的身影,顿时一个个皱起的眉头。
  
      “仲谋太没有用了,我堂堂孙家的儿郎岂能连战场都畏惧,他日如何能随某家征战天下。”孙坚一看,顿时面色铁青,很不满次子孙权的表现,冷冷的道:“还是得练练。”
  
      孙权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啊?他在呕吐。
  
      呕呕……
  
      在十几个个江东士兵的护着之中,小正太正趴在战场不远的一颗大树下,不断的呕吐,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他娘的,这战场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老子的心里承受力还有待提升。”孙权抬起头,苍白的面色有些惊悚,心中暗暗的道。
  
      看到残酷的战场上,满地的死尸,鲜血流成河,到处的断手断脚,还有头颅,甚至脑浆子都出来了,孙权一个现代人的思想,没有立刻疯起来已经是算是这样的了。
  
      孙权回头看来看旁边人的目光,江东军事精锐,见识过血腥,所有人的神色很平静,在收拾战场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在他们的眼中有些丢人,不过他懒得理。
  
      凡是都要有个适应期的,孙权觉得自己还没有真正的合适汉末的生活,汉末的战场。
  
      战场就是战场,血色般的残酷!
  
      ——————————————
  
      江东军大败西凉胡轸之后,汜水关的城门就死死的关闭,西凉主将华雄高挂免战牌,丝毫没有出战的意思。
  
      孙坚无奈,数万江东大军只好在汜水关外扎营,天天对着汜水关骂战,可是华雄就是不出战,江东军也无可奈何,这等无双雄关,如果强行扣关就是等于送命。
  
      “主公,不好了,酸枣的粮食没有如期的到达。”江东大营之中,程普面色沉重的道。
  
      “什么,粮食没有到?”
  
      孙坚接到的程普的报告,魁梧高大的身躯,猛然的站起来,双眸瞪大,目光有些骇人。
  
      “袁公路,某家饶不了你。”孙坚转眼就明白了是谁在搞鬼。
  
      轰!
  
      本来悠悠然坐着的小正太孙权突然听到了江东军缺粮,小脑袋一轰,茅塞顿开,想起来了,历史上孙坚不就是因为袁术断粮,而兵败汜水关的吗?
  
      好像还折了一员大将。
  
      “德茂,如今袁术断我粮草,我军必然会无功而返,你立刻快马返回酸枣,向关东诸侯联盟盟主袁绍禀明情况,索要粮食!”孙坚沉默了一下,目光一转,无奈的道。
  
      “诺!”
  
      程普躬身的道。
  
      “等等!”
  
      孙权这时候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幼小的身躯站出来了,他绝对不能眼铮铮的看到江东军就这样败了,急忙道:“此行不可,父亲,各位叔父,你们以为袁术断我江东军的粮食,身为盟主的袁绍难道不知道吗?”
  
      “仲谋何意?”
  
      大帐之内,众人顿时一个个都有些惊异的看着突然跳出来的少年孙权,孙坚眉头一皱,浑身有一个股强悍的气势,压抑着整个大营。
  
      “父亲,权问你,我们江东军若是拿下了汜水关,夺取联盟之头功,打到洛阳,你让四世三公的袁家脸面何存?”
  
      孙权幼小的身躯无畏无惧,站的笔直的,他想要更改江东孙家的命运,必须在江东军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得到父亲孙坚的重视,他凝视着众将,冷笑的道:“袁家兄弟都是世家子弟,袁术心胸狭窄,他盟主袁绍也未见得是真为汉室未来,十八诸侯,五十万大军,的确能拯救汉室,但是奈何人心不齐,所以权认为,联军必败,父亲我江东军如今危在旦夕,不能成为炮灰,是时候该退兵了。”
  
      “闭嘴,孙仲谋你一黄口小儿,岂能评论天下事,我关东联盟,齐心为汉,你而若胆敢在此乱我关东军心,为父立刻斩杀你于辕门之外。”
  
      孙坚面色猛然大变,没有再看孙权,对着程普冷冷的道:“德茂,莫听他胡言,立刻启程!”
  
      “父亲……”孙权没有被孙坚萧杀的声音吓到,还想说什么,却让孙策给拉住了,孙策看着他摇摇头,道:“权,不可逆父亲之意!”
  
      孙权看着一眼大帐里面的一个个江东大将,顿时有些无奈,奈何人太小,声音不管用,明知道结果,却是有心无力,这让他有一丝沮丧。
  
      就在程普带着十几个江东亲卫,要启程去酸枣求粮的时候,孙权悄悄的走到他的的身边,低声的道:“叔父,你此去必然无功而返,我江东军粮草一断,败局已定,恐怕有覆灭之危,在关东联盟之中,能出兵救我们江东大军的只有两人。
  
      尔若求粮无果,便去求助他们出兵,救我江东军。”
  
      “仲谋,你说的是哪两个人啊?”程普比孙坚想的多一点,也有点感觉袁绍不会给粮食的,但是不相信江东军会败,最多就是退去,无功而返,不过看着小正太孙权一脸认真的样子,也不好打击他,便随口问道。
  
      “一人是曹操,曹孟德,他麾下的兵马不多,但是此人有谋,能助我等脱险。还有一人是白马将军公孙瓒,公孙伯圭,他麾下的幽燕铁骑,白马义从,乃是天下强兵,若能让他出兵相救,我江东军必然能无恙。”
  
      孙权知道孙坚这头猛虎的固执,但是让他看着江东军大败,祖茂身死,他也做不到。
  
      目前也是尽人事,听天命,他很清楚,在关东十八诸侯的联盟之中,能真正的心在汉室,维护刘家天子的,恐怕就这两个人了。
  
      (又开新书了,连续几本书都扑街,但是拾一不会放弃的,我就不相信写不出一本上架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