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十章 生逢大时代的悲催

第十章 生逢大时代的悲催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这个时候,在联军大帐之中,一众诸侯一听潘凤居然又败了,顿时都有些惊慌失色,韩馥更是慌了,一言不发,起身就直接走出了大帐,直奔江东军营而去。
  
      而盟主袁绍听到斥候兵来报战场上的情况,也有些惊了,他惊的是潘凤居然没死?
  
      还让孙家两兄弟给救了,他立刻就气爆了,双眸圆瞪,有些阴冷冷的看着若无其事的孙坚,差点没有当场发飙。
  
      某家好端端的计谋,你孙文台插什么手啊。他认定是孙坚指示孙家兄弟救下潘凤的。
  
      难道自己的计谋让孙坚识破了,不可能啊?袁绍这么一想,顿时心中一骇,凝视着孙坚的目光有些凝重。
  
      “这个孙坚,端不是人子,居然敢坏吾之大事,该死!”
  
      袁绍压抑不住的大怒。
  
      “主公,此乃联军大帐,不可乱来!”这时候,袁绍身后儒生打扮的男子赶紧低声的说道。
  
      此人名为许攸,许子远,袁绍新招的谋士,潘凤的事情就是他提议的,然后一手策划了毒酒,此酒对一般人无碍,只是对练气成罡的超级武将才有反应,可在短时间散去其功力,事后也不会有人发现。
  
      袁绍听了许攸的话,顿时深呼吸了一口气,眸子凝视着孙坚,心中冷笑:好一个孙文台,某倒是小看你了,你是在报复我袁本初坑了你江东军一把吗?
  
      孙坚当然没有袁绍想的那么聪明,对孙权孙策救潘凤的原因他也一无所知,神色坦然,斜睨了一眼,武将的直觉,他知道袁绍在看着自己,不过他以为袁绍想要自己出战,懒得搭理他,彻底的贯彻孙权的意见,喝小酒,看大戏。
  
      “这个孙坚,实在是太放肆了!”
  
      孙坚的这个若无其事的神态落在了袁绍的双目之中,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若非他养气功夫不错,恐怕当成发飙,直接翻脸了。
  
      无奈,这事情此事情是自己理亏在先,若是传出去,袁家无脸,关乎袁家名声,他也不敢挑起开来,最后只能的对着联军各诸侯,道:“诸位,此獠凶悍,还有谁还愿意前去挑战的?”
  
      众人一听,顿时沉默了,大帐之中的诸侯麾下不是没有猛将,不过如今联军大将接二连三的在华雄手上战死,他们都不太愿意出手。
  
      “奈何啊,居然区区一个西凉华雄便让我们关东群雄束手无策了吗?”
  
      袁绍一看,面色有点难看,无奈的仰天长叹,叹声的道:“哎!可惜吾上将颜良,文丑未至。得一人在此,便无惧此獠!”
  
      “小将愿往,斩华雄之头!”袁绍话音刚落,一个身高九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声如洪钟的大汉站出来,拱手道。
  
      “你是何人?”袁绍神色一喜,问道。
  
      “此乃刘玄德之弟,关羽关云长也。”公孙瓒站了出来,道:“跟随玄德,充弓马手。”
  
      这时候,孙权和孙策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刚刚又改变的一个人的命运,又给袁绍添了麻烦,孙权的心中大喜,坐在孙坚身边,刚好听到这一幕,一双幽幽墨绿的眸子立刻凝视着大帐中间不卑不亢的关羽,心中暗暗道:“关二爷终于出场了。”
  
      “汝欺吾众诸侯无大将乎?区区一弓马手,安敢乱言,来人,给我乱棍打出。”袁术却怒道。
  
      “公路息怒,吾观此将,勇武过人,敢出此言,必有过人之处。”曹操一心为汉室,努力的维持联盟团结,如今就是担任联盟军之中的和事佬一职位,到处扑火,出言相劝。
  
      “一弓马手出战,华雄恐怕会笑我关东无人乎。”袁绍沉声道。孙权一听幼小的心灵开始鄙视他,他和袁术是一丘之貉,皆以家世职位论英雄之辈。
  
      “盟主此言差矣,这位兄台相貌堂堂,目光内敛,隐隐有势,武艺必然不在坚之下。”孙坚冷笑了一声,出声相助。
  
      “如不胜,斩某头!”关羽等几人之言相助,一脸自信的道。
  
      “好,来人上酒!”曹操一听,大喜,直接叫道。
  
      “酒且斟下,某去去便来。”关羽豪气万千,出帐提刀,翻身上马,在阵阵擂鼓之中,疾奔而去。
  
      好家伙,温酒斩华雄来了。
  
      好一个关二爷,我就喜欢豪气无敌的关二爷。一旁的小孙权看的心中欢喜,眸放光彩,不由得暗暗的道。
  
      后世人之中,可没有几个不喜欢关二爷的,孙重茂也不例外,就算他如今已经是孙权,明知道关羽是自己未来的敌人,还是敬佩这个义薄云天的关二爷。
  
      一刻钟不到,斥候正欲打听战况,这时候擂鼓声之中,一匹快马长奔而回,马至中军帐前,关羽翻身下马,手提华雄瞪大眼睛的头颅,掷于地下,其酒尚温。
  
      “唧唧…这个华雄还是死了,而且死的一文不值,这就是和三国猛人生在共同一个时代的悲剧啊!强中只有强中手。”小孙权看着华雄的人头,神色低沉,有点叹声的道。
  
      华雄绝对不是弱者,身为练气成罡的武将,可一人成军,匹敌万军,只不过是遇上的更加变、态的关二爷。
  
      和吕布,典韦,赵云,关羽,张飞……这些猛人生在同一个时代,对于武将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
  
      ……
  
      此时,汜水关内,守将李肃接到了华雄阵亡的战报,顿时慌乱了,立刻呈报雒阳董卓。
  
      ……
  
      雒阳城,相国府邸。
  
      府邸大厅之中,一个大胖子,身高八尺,腰围也有八尺,端坐在首位上,胖乎乎的脸隐隐约约能看到往日的霸气,但是更多的是奢靡之气。
  
      这便是当今相国,权倾朝野的相国大人董卓,董仲颖。
  
      他麾下的文武百官左右分列而坐,皆是西凉悍将,而为首的是一脸阴沉沉的中年,他麾下的第一谋士,女婿李儒,而站在他身边气韵轩昂的持剑锦衣青年正是沙场上的无双战将,吕布,吕奉先。
  
      “文优,今吾失上将华雄,贼势甚大,该当如何是好?”董卓毕竟是纵横西凉之地的一代枭雄,神色未惊,沉声问道。
  
      “主公,如今我们已失一阵,唯有屯兵虎牢关,与关东贼子一较高低了。”李儒站出来,神色淡然,躬身,阴森森的道:“关东联军,袁绍为盟主,而绍叔父隗现为太傅,若是里外合应,我们必危,可先下手,斩杀袁家,以儆效尤,震慑关东贼子,然后相国大人亲领大军,分拨剿杀!”
  
      “你要某家亲率大军?”
  
      董卓目光一亮,沉默了一下,问道:“若某去之,京都不稳,该当如何?”
  
      “相国大人可将天子请出,伴随其之左右,便可。”李儒微微一笑,直接道。
  
      “妙!大妙!”
  
      董卓听了,神色大喜,胖乎乎的身躯急忙站起来,开始一一点将:“奉先何在?”
  
      “布,在此!”吕布站出来。
  
      “命你三万并州军为先锋,即去虎牢关迎敌。”
  
      “诺!”吕布神色之中战意高涨,大声的道。
  
      迎战关东群雄,他吕奉先一身无双武艺便可扬名天下。
  
      “李催,郭汜,你们两个先灭袁家,再率军前往,袁家无论老弱,尽皆诛灭,然后把袁隗头颅,悬挂关上。”
  
      “诺!”
  
      两个西凉大将恭敬的道。
  
      “其余将领,皆率其部曲,跟随某家亲往战场,迎战这群关东贼子。”董卓大手一挥,豪气的道。
  
      “诺!”众将应道。
  
      ……
  
      李儒走出了相国府,不禁的回头看了一眼,神色有些落寞,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来到了一个小酒肆。
  
      “文和,儒是否错了?”酒肆之中,没有什么人,李儒和一个中年儒生并肩而坐。
  
      李儒和他坐在面前的贾诩皆是西凉最顶级的谋臣,当年他选定董卓为主,也曾经力劝贾诩投董卓,而贾诩却曾言董卓非人主之相,必在繁华之中迷失雄心壮志。
  
      果如其言,董卓在他的全力相助掌控京都,可在入京之后,性情大变,嚣张残暴,每天就懂得盛宴而食,夜宿龙床,再非昔日雄主之心。
  
      “错与否,尔自知,如今只董卓已经在非昔日之雄了。”这个儒生喝了一口小酒,淡淡的道。
  
      “你我皆是西凉而出,西凉不能败,儒相信相国大人一定可恢复昔日之雄心,儒请文和助吾一臂之力。”李儒站起来,躬身邀请道。
  
      “西凉其实从一开始就败了。”贾诩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自娱自乐的喝着小酒,半响之后,才道。
  
      李儒身在局中所以看不清楚,但是他贾诩却身在局外看的清清楚楚,从一开始,董卓就没有胜算。
  
      “儒不信!儒相信,再绝望的局势,都必有法可破。”李儒神色坚毅,双眸闪烁精芒,拂袖而去。
  
      “文优,是你看不透。”
  
      贾诩看着李儒的背影,叹气而道。
  
      ……
  
      十天后。
  
      虎牢,天下第一雄关。
  
      汉末至三国的人命贱如草芥的大乱世,终于还是从这一座无双雄关拉开了最激烈的战幕。
  
      董卓劫持天子,从京都雒阳而出,亲自屯兵十数万于虎牢关之上,并且命令先锋吕布三万并州军,屯兵于关下,扎营于关前。
  
      大军准备妥当,当即迎战关东数十万联盟军。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