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十二章 三英战吕布

第十二章 三英战吕布


  关东众诸侯当然不会让吕布这么的猖狂下去,果不其然,不到一刻钟,北海军的军阵之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手持双锤,策马而出。
  “九原贼子,莫要猖狂,某家北海武安国在此,纳命来!”
  武安国虎背熊腰,满脸胡子,眸如铜铃,双目一瞪大,手中巨锤逾百斤以上,高高扬起,摩擦空气,发出嘶嘶的风声,来势如风,煞是凶猛。
  “老潘,此将武艺如何?”
  高台上,孙权一双小眼睛看的眼珠子都不眨,这种大戏码,真人上演,飞沙走石,比电影好看多了,有些兴奋的问道。
  “此乃武安国,复姓武安,字守平,在青州小有名气,传闻是当年秦国武安君的后人,他的兵力乃是流星锤,有一百零八斤,武艺恐怕不在某家之下。”潘凤静静的站在孙权身边,神色凝重,低声的道。
  “好家伙,随便蹦出来一个武将都这么恐怖,不愧为三国大时代。”孙权笑了笑,心中不由得暗道。
  武安,以前是没有这个姓氏的,传说战国时代秦国杀神白起被封为武安君,此乃莫大之荣誉,后人便以武安为姓。
  武安国也是练罡境界的超级武将,气势凛然,策马冲击而来,宛如巨兽出笼。
  “嘿嘿……又来一个送死的鼠辈!”
  并州军阵之前的吕布没有丝毫的惊惧,而是感觉到无比的兴奋,嘴角扬起一丝嘲笑,长戟所指,霸气凛然,胯下的赤兔宝马一夹,直接奔了上来,大喝一声:“关东鼠辈,先吃某家一戟!”
  挡!
  巨锤与长戟相交,摩擦起一道道火星,尖锐的声波震荡数里之外,方圆之将士不由得倒退。
  “再来!”
  武安国身负无上巨力,仅凭力量并不在吕布之下,战意昂昂,越战越勇,手中的巨锤一次又一次挥动,一锤比一锤凶猛。
  “尔不过是一个无脑匹夫,焉可与某家战也,看戟!”不到十个回合不到,吕布已经完全的摸清楚了武安国之路数,冷笑一声,手中长戟竟然脱手而出,顺着武安国的巨锤呈现一百八十度的旋转,最后才回到直接的手中,而武安国铁锤上的巨力让他的动作卸掉了**成,后力不继。
  “杀!”
  一戟得手,再接再厉,吕布双眸一瞪,长戟居然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划出,破开了武安国的防御,直奔其胸口。
  “该死,不好!”武安国怒目圆瞪,手中巨锤已经杀出,还没有来得及收力,更想不到吕布虚晃一招,然后重新在劈出,而劈出的角度这么刁钻,他根本来不及防守,充满之中,只能弃掉兵器,以手腕相挡,护住要害。
  哧!
  一戟划过,半月形的戟刃寒光闪烁之间,一道血箭飙出,武安国的一个手腕被生生的削平,整个人面色大惊,顾不上这么多,立刻策马而回。
  “贼子,哪里走?”吕布却不愿意罢休,赤兔长嘶,直接追了上去,幸得联军阵前的几十员大将杀出,放停住脚步。
  “哈哈哈……关东贼子,不过尔尔,你们实在是太让某家失望了,今日到此为止,明日吕布在此再恭候大驾。”
  吕布无惧众将,孤身勒马与数十万大军的阵前,大声狂笑,肆无忌惮的挑衅整个联盟几十万的大军,才策马会营。
  “这吕布够狂的!”
  孙权眯着小眼睛,笑嘻嘻的道,不过这时候的高台上,一众诸侯却是面色阴沉难看,一个个像是死了亲爹一样,其实也难怪他们的。
  吕布刚才在关东联盟军的阵前的嚣张,简直就是一人一马,一柄长戟,单挑他们几十万大军,而且他们几十万大军还蹦不出一个屁来,连连败北,他们的脸色要是好看才怪呢。
  “老潘,这个吕布的武艺到底去到了什么境界啊?”孙权有些疑惑的,他和潘凤这个豪爽的汉子厮混了大半天,倒是交出不少交情,很直接的问道。
  “权公子,这头虓虎的武艺境界应该都比我们联盟军的大将高上半个境界,绝对是练罡境最巅峰境界,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仅仅天生巨力,沙场厮杀的技巧也是出神入化,刚才一战,武安兄和他力量不相上下,但是却在厮杀的技巧上远远不如,方不到二十回合便败北了。”
  潘凤斟酌了一下,眉头一动,沉声解析的道:“即使某家也恐怕也不是这头虓虎之对手。”
  超一流的武将都有自己的傲气,但是面对这头虓虎,即使是他潘凤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及也。
  “哦!原来如此!”孙权顿时明白了。
  沙场的表现有时候比实力还要重要,吕布就是那种不仅仅有力量,而且有技巧的武将,难怪能登上第一武将的宝座。
  ……
  翌日,虎牢关之下,战场之上,万军对垒,擂鼓再响,吕布再一次策马而出,孤身邀战关东群雄。
  “吕布,尔不过是一个背主家奴而已,某家辽西公孙瓒来也!接某家一朔。”
  这一次诸侯定论,北平太守公孙瓒居然亲自出击,胯下一匹白色宝马,身披连环虎头铠,手中一柄丈二长朔,凶猛杀出。
  “哼,公孙瓒,你是在找死!”吕布一听,猛然大怒,他最忌人说他背主,当初他背弃丁原,投董卓就是他的一个死穴,他策马直接奔了长来,长戟挥动,杀气腾腾。
  铛铛铛……
  公孙瓒也非泛泛之辈,皆是超一流的武将,两人交锋十几回合,长戟和大朔不断碰撞,声波震荡地面,摩擦出一道道火星。
  “不好!”面对凶残暴怒之中的虓虎,公孙瓒终究是不敌,强大的反震之力下,握着大朔的手掌,虎口崩裂,鲜血不断的流淌,染红的朔杆。
  公孙瓒心中一寒,知道不能继续战下去了,急忙撤去长朔,策马掉头回奔大营。
  “贼子,哪里走?”吕布如今正在狂怒之中,胯下赤兔宝马长啸,这头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宝马飞走如风,很快就追了上来,举起大戟,对着公孙瓒的后心,直接刺过去。
  “三姓家奴,休得行凶。”这时候,不远处的北平军阵之中,张飞圆瞪环眼,倒竖虎须,策马而出,手中丈八蛇矛迎接上来的,大喝一声:“燕人张飞在此!可敢与我决一死战。”
  “口无遮拦的黑厮,今日某家吕布必杀你于马下!”吕布一听,眸子之中顿时烈火熊熊,当之舍弃了公孙瓒,舞动手中之戟,与张飞的丈八蛇矛勇斗的起来。
  铛铛铛……
  两人皆是当世排名前十的无双猛将,双方激战六七十回合,却未见其胜负。
  不过张飞终究不如吕布,交锋之中,心中开始暗暗的叫苦,短时间之内吕布奈何不了他,但是超过上百回合之后,他肯定就不如吕布了,到时候必败无疑。
  “吕布,某家河东关羽,尔可敢接我一刀?”这个时候,北平军的军阵之中,关羽也看出来的张飞的困境,策马奔出,手中一柄大关刀顺着地面倒拖,擦起丝丝火化,越接近对手,他整个气势就一分分的增强,直到扑入战圈,大关刀扬起,寒芒闪烁,对着吕布的正面如同带着泰山般的重力砍下。
  “有何不敢!哈哈哈……好,好,来的好!”
  吕布不惊不惧,眸放精芒,体内热血不断的沸腾,大戟猛然一荡,荡开了张飞的蛇矛,当中扬起,挡住大关刀,刀戟相碰,两人猛然全身颤动,都不由自主的勒马倒退。
  “居然挡住了,好一个吕奉先!”关羽站稳马身,一双丹凤眼眯起,心中大为惊异,他的这一刀不简单,这是他最强的一刀,倒拖而来,凝聚他身上全部罡气,挟带着他身上的所有气势,华雄就是死在他这一刀之下。
  “哈哈哈……好,这一刀不错,今日就是某家扬名天下之日,尔等一起上,某家接下便是!”
  吕布感觉到关羽这一刀的恐怖,激起的他的战血,当年纵横草原之上的无双战意骤然而起,猛然之间,双眸圆瞪,豪气万千,霸气无双,狂声镇天下。
  “既然如此,备三兄弟就不客气了,二弟,三弟,我们就领教领教吕温候之能!”刘备紧接着策马而出,三兄弟并马而立,他手握双股剑,朗声而道。
  “刘备,关羽,张飞,三英战吕布,好戏,真是一场好戏,合该你吕布成名天下!”高台上的小孙权一双小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动,不时之间还冒出一丝的幽绿精芒。
  而这时候,虎牢关之上和关东联军高台之上,一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斜视,静看其战果,这一战的成败不仅仅是他们几个将领的成败,而是关乎双方的士气。
  “杀!”
  吕布全身气势凝聚巅峰,宛如一头瞄着猎物的老虎,率先而动,胯下赤兔长奔,闪电而出,手中长戟无丝毫花哨,直接取关羽之项上人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