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十七章 孙策统兵

第十七章 孙策统兵

readx();    新书上传,跪求支持,要收藏,要推荐!
  
      ————————————————————————
  
      京都雒阳,熊熊烈火焚烧之后,数百年的辉煌付之一炬,留下的只不过是一片荒凉的废墟。
  
      清晨,城南一角,袁术之大军的营寨,偏西的一座营帐。
  
      营帐之中摆放着一个案桌,案桌之上摆着一壶小酒,几式小菜,江东军主簿程普,和袁术大军的主簿阎象,相对而跪坐着。
  
      “德茂兄,请!”阎象大概三十来岁,长的一张斯文文的脸庞,头戴纶巾,身穿儒衬,儒雅得体,是一个读书人。
  
      他是袁术最近招揽的人才,很得袁术信任,委以大军主簿一虚职,其实就是袁术的军师。
  
      “伯阳兄,客气了!”
  
      程普端起酒杯,浅浅的喝上一小口,笑道。两人其实不算朋友,但是曾经打过一两次交道,算是互相认识。
  
      “不知道德茂兄今日前来,所谓何事?”酒过三巡之后,阎象眯起眼眼睛,问道,自己的主公曾经坑了江东军一次,双方势如水火,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孙坚的心腹大将程普绝对不会一大早的找上门。
  
      “今日普前来,乃是受我家主公之托,与后将军做一笔交易的。”程普目光一亮,直入正题,声音很低,也很自信的道:“想必后将军一定会感兴趣的。”
  
      “乌程侯要和我家主公做交易?”
  
      阎象心中微微一动,瞳孔收缩,有些疑惑的看着程普,问道:“不知道是何交易,能让我家主公动心呢?”
  
      “传、国、玉、玺!”程普看来看周围,眯着眼睛,一字一字的道。
  
      “什么?”
  
      阎象一听,面色大变,双眸瞪大,顿时有些坐不住了,猛然的站起来,死死的盯着程普,声音压低,有些嘶哑,道:“此言当真?”
  
      “事情之大,普岂敢乱言。”程普神色平静,眉头一挑,淡然的道。
  
      “传国玉玺闻言在十常侍作乱之时已经遗失,为何在乌程侯手中?”阎象还是有些不相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坐下来,看着程普平静的神色,问道。
  
      “此乃天意,天意如此。”程普没有解释,而是骄傲的道。
  
      “德茂兄,既然你有诚意而来,你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就算传国玉玺在乌程侯手中,他会愿意拿出来吗?”阎象眯着眼,看着程普,冷声的道。
  
      他现在是有点相信玉玺就是孙家手中,毕竟此事之大,程普没有说谎的必要,而且江东军是最先进入雒阳的,雒阳被焚,城中大乱,他们无疑之中拿到玉玺也不出奇。
  
      “若有实力,吾主公何必送出,后将军的小小一策,让吾之江东军经历大败,元气已伤,虽有玉玺在手,却无力保住,唯有送出,以保性命。”程普的话半真半假,江东军的确大败,伤了元气,联盟军皆然知道的事情,不过西凉将领王方投降,孙坚收拢了汜水关的八千兵马,江东军的元气基本上已经回来了。
  
      “既然是交易,乌程侯要何物?”阎象目光一亮,他也知道江东军的情况,已经彻底的相信传国玉玺在孙坚手中了,心中猛然的有些激动起来,问道。
  
      传国玉玺,代表着天下正统。
  
      即使以他的冷静,也不得不心动,他心中很清楚,既然孙坚把玉玺送上门来,那么袁术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手。
  
      程普一听,目光闪亮,顿时笑了,果然,传国玉玺的**,常人难挡。
  
      ……
  
      这个时候,江东军帐,中军大帐之中,孙坚,孙策,孙权,韩当,黄盖几人齐聚一堂,面色有些沉重。
  
      “仲谋,你是说曹操此行,必败?”孙坚神色凝重,问道。
  
      曹操独自西行追击西凉军的事情他也有闻言,相对于曹操对汉室的忠义无双,他自己就有些惭愧了。
  
      “曹操麾下兵马不过万,独自西追,必受西凉军的埋伏。”
  
      孙权点点头,道:“董贼携带无数财富,还有雒阳百姓西行长安,队列连绵无尽,行速极慢,这个时候,他又岂会不防着诸侯的大军追杀而来?”
  
      “你想我出兵相救?”孙坚叹了一声,继续问道。
  
      “父亲,我们不为别的,曹操毕竟曾经出兵救我江东军于水火之中,我们欠下的人情,要还的,不然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孙权微微一笑,道:“诸侯散去,天下必乱,日后必然是群雄争霸之局面,曹操也非一般泛泛之辈,雄才大略,心有大志,必然可崭露头角,他日我们江东军难保不会和他对上,这一次我们把人情还了,就算日后两军对决沙场,也生死无怨。”
  
      若是曹操死于这一战,他打死也不救,但是他可是知道这一次就算被伏击,曹操也死不掉,那么为何不送一个顺水人情,断了江东军和曹操的情谊。
  
      他日打起来,也没有这么别扭。
  
      “仲谋所言甚是!”
  
      孙坚目光一脸,点点头,豪爽的道:“我们江东军不能欠人的,既然欠下了人情,就要及早还了,为父现在就点齐兵马,立刻出发。”
  
      孙权却摇摇头,道:“父亲不可亲去,如今雒阳城的谣言将起,恐怕直指我们江东军,如若父亲在这个时候离去,就是心虚,而我们和袁术的交易还没有完成,也需要父亲坐镇,父亲不可擅动,权建议,以大兄为帅,公覆叔父为副将,权随行,率兵一万便可。”
  
      旁边的少年孙策听到了孙权建议,整个人都开始有点激动起来了,一双闪亮亮的眸子迸发出一丝精芒,有些希冀的看着孙坚,急忙道:“父亲,策愿统兵西行!”
  
      他年少勇武,好读兵书,在长沙的时候也曾经率兵数百,四处剿匪,但是从来没有统帅过一千兵马以上,一时间有些激动。
  
      “伯符为帅?不可,伯符毕竟年幼,无统兵之经历,经验不足,还是让公覆和义公为统帅,率兵一万,西行相救。”孙坚也知道,他自己身负重任,如今不能轻易动身,不过看了看孙策有些浮躁的样子,眉头一皱,道。
  
      孙策一听,如同一盆冷水扑下来,浇灭了他火热火热的心,神色之中有些失望了,开始垂头丧气的。
  
      “父亲,大兄勇武,将来必然是父亲征战沙场之左膀右臂,如今虽然无统兵之经验,需要成长起来,而如今正在历练之机,此战并不困难,而且还有公覆叔父看着,想来无碍。”
  
      孙策日后能打下整个江东六郡,一手奠基了东吴的霸业,又其实泛泛之辈,就算如今还没有完全成长,也已经看到了江东小霸王的雏形。
  
      孙权这是在为孙策的未来搭路,铺好一条黄金大道,他也是在告诉孙坚,他不想和孙策兄弟相争,诸侯之子,必有相争,孙权自己的野心本身不足,而且来自现代他喜欢自由,不想登位,被什么条条框框的规矩束缚。
  
      最重要的是孙策有霸心,有雄心壮志,如若他的表现太出众了,难免会引起兄弟之争,他并不想未来兄弟相残,他在这一段得之不易的亲情,所以就打算从最开始做起,江东有一个继承人就行了。
  
      历史上曾经出现孙策是被孙权害死的说法,虽然这个说法没有被证实过,但是不否认存在的可能。孙权重生之后,已经记不起来童年的记忆了,不过孙策对自己是真的关心,无论是生活之中,还是战场上都拼死护着自己。
  
      “主公,二公子所言在理,大公子勇武过人,这些年常读兵书,只要稍加历练,可独挡一面。”虽然近日孙权活跃,江东军之中的将领都敬重孙权,但是孙坚麾下的将领,大多数都喜欢有父亲勇武一面的孙策,韩当也是如此,他的确喜欢勇武豪爽的孙策,急忙为孙策说话。
  
      “主公,请放心,这一次出征,属下一定誓死保护大公子的。”黄盖道。
  
      “伯符!”孙坚听到三人都这么说,眼神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凝视着小孙权,沉默了一下,心中一动,便从袖子里拿出一块铜质的令牌,令牌一面是虎头,一面是孙字。
  
      “在!”孙策目光大亮,单膝下跪,神色恭敬的道。
  
      “既然仲谋和你两位叔父都如此看重你,为父也给你一个机会,此乃调动江东军的虎符,你点兵一万,西行救曹,此战乃是为父给你的考核,不可让为父失望。”
  
      “诺!”
  
      孙策面色大振,慎重的接过虎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