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十八章 四杰再战吕奉先

第十八章 四杰再战吕奉先

    孙坚一拍板,大军立刻动身,由大公子孙策亲自挂帅,黄盖为辅,孙权自然也随行,上万江东军出雒阳,直奔长安。
  
      ……
  
      “该死,他们都是畜生!”
  
      行军之中,朱治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孙权,孙权坐在马背上,双眸有些赤红,幼稚的脸庞显得无比的狰狞,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惨烈状况,宛如人间炼狱。
  
      这是一条通往长安的官道之上,左右皆是死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有些还是小婴孩,死法也是千奇百怪,有被人活活践踏而死,有些死于刀剑,有些妇女被淫辱至死……
  
      “这些都是西凉军做的吗?西凉军太残暴了!”孙策黄盖看到这一幕,也是神情阴沉,怒气冲天。
  
      “百姓无辜啊!宁为太平犬,不为乱离人!”孙权算是亲身的体会到了这一句话的意境了。
  
      他知道,这些死尸都是无辜的百姓,是雒阳城那些无辜的百姓,雒阳为京都,百姓有数百万之众,九成以上皆然都让董卓的西凉军携带西行。
  
      “二公子,这些西凉军真是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生!”朱治也有些不忍,低声的道。
  
      “这些人连畜生都不如!”
  
      孙权咬着牙,道。来到这个时代也有段时间了,他也算是见识过战场的残酷,手中的一柄十字弩也收割了不少敌军性命,战场上你死我亡,无可厚非,可是这些百姓有何罪?看到此时此景,还是忍受不了。
  
      这都是西凉军做的孽啊!
  
      “西凉军——”孙权发出一声愤恨的低吼。
  
      “二公子,你怎么了?”朱治顿时感觉孙权的全身在战栗起来,手背之上青筋凸起,身躯在马背上有些坐不稳,急忙扶住孙权的小身躯。
  
      “我没事。”
  
      孙权摇摇头,抓紧马缰,目光之中尽是一片的冷漠,抬头看了看孙策,道:“大兄,如今曹操的军队恐怕已经到了荥阳地带,我们不能耽搁了,继续前行!”
  
      “大军听命,火速前行!”孙策点点头,胯下一匹乌骓宝马,手中银枪一指,意气风发的道。
  
      ……
  
      曹操于袁绍争吵之后,对于诸侯联盟军大为失望,一怒之下独自领兵七千,追击董卓的军队,麾下大将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曹仁,乐进,李典皆然随行。
  
      傍晚,曹操大军行至一处荒山
  
      “妙才,现在我们走到哪里了?”曹操身披盔甲,腰佩长剑,坐在马上,凝视着前方,对着夏侯渊问道。
  
      “再过去,前面应该是荥阳城。”夏侯渊说道。
  
      “主公,如今天色已黑,不如就地休整,再过去,地势险要,恐怕有埋伏。”乐进策马上前,看着曹操,低声的建议道,未来的五子良将还是有些眼光的。
  
      “文谦多虑了,如今董贼正是逃命之际,自身难顾,何来埋伏,现正在大好时机,追赶上去,可趁夜色之际,偷袭贼军,继续前进。”曹操这时候正被路上的惨况刺激了一把,摆摆手,面色清冷,自信的道,然后直接策马狂奔,继续前进。
  
      曹操大军星夜前进,于荥阳城外的一条夹道,突然之间,两旁的山岭之中,火把点燃,旗帜竖起,矢石如雨直射曹操之大军,曹兵顿时死伤无数。
  
      “不好,中计了!”曹操一看,目瞪欲裂,前面一枚箭矢朝着他的面门而射来,他侧身,箭还是射中了他的肩膀,把他射于马下,坠落地面。
  
      “哈哈哈……果然如李儒所料,真的追来了,曹操,汝不过是一背主懦夫,某家吕布在此,纳命来!”伏击曹军的西凉军,为首的大将正是吕布,头戴紫金冠,身披兽面铠,胯下一赤兔烈马,手中一杆画杆戟,猛如烈虎,带着并州军,气势腾腾的杀出来。
  
      “吕布,休得伤我主公!”夏侯惇亦然是练罡境的超一流武将,提枪策马,杀了上来。
  
      “元让,某家和与汝共战此獠!”
  
      吕布在虎牢关一战,天下闻名,奉为天下第一的武将,夏侯渊唯恐其兄不敌被斩,手握大刀直接杀了上来,他的武艺虽然不如其兄,但是也是超一流的武将。
  
      “曹操莫走,辽东徐荣在此!必斩杀你,把你之头颅献给相国大人。”这时候,身后,突然一路大军杀出,堵住了曹操的兵马,为首的一个大汉,身披盔甲,手握长矛,直取曹操。
  
      曹仁乐进一看,神色大惊,立刻左右而出,挡在曹操面前,带着麾下的兵马杀出,与这一群埋伏的西凉军激战起来了。
  
      “主公,我军已败,快退!”曹洪跳下马,把身上的披风裹着已经受伤的曹操,扶上自己的马,大声的道:“你先走,洪为你掩护!”
  
      “贼兵上来了,汝如何?”曹操大惊。
  
      “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曹洪坚定的道,曹操顿时眼眶润湿,有些感动。
  
      “哈哈哈……曹叔父莫惊,策来也!”
  
      就在曹兵大败之时,突然之中一支部曲从后方出现在战场,主将孙策一马当前,其势如虎,势如破竹,手中霸王大枪犹如风火轮,左挑右挑,带着身后的江东军,杀的徐荣的兵马四处溃败,强行的撕裂了西凉军对曹军的包围圈,江东大军长驱直入。
  
      “曹叔父,可有大碍?”孙权随着江东军士兵,进入战场,跳下马,走到曹操身边,问道。
  
      “原来是仲谋贤侄来救!”曹操对孙权印象不浅,特别是孙权在两军面前怒骂华雄的情景,他记忆尤深,在曹洪的扶持之下,站了起来,看着孙权,问道:“贤侄来的正是及时,不知道贤侄是如何得知我军之败?”
  
      “曹叔父独自追贼,家父唯恐出事,本欲亲自前来,奈何军中事宜太多,无暇脱身,便由我兄弟二人前来,助曹叔父一臂之力。”孙权知道曹操疑心很重,解析的道。
  
      “原来如此,文台兄有心了。”曹操顿时笑了笑,他有点庆幸当初出兵就江东军了,江东军的这一个人情还的及时啊。
  
      这时候,夜色的战场之上,火光冲天,厮杀声音如同擂鼓,上万精锐的江东军加入战局,一下子扭转了形势,打的西凉决节节败退,徐荣被孙策的霸王枪刺穿的手臂,狼狈逃窜,不过夏侯兄弟面对吕布,却是险境连连,身上伤痕累累,已是不敌。
  
      “吕布,某家孙策来也!”孙策瞪眼一看,看到吕布的神威,心中有些激动,少年般的热血燃烧,也不管自己几斤几两,直接就冲了上去,一枪挥动,使出了自己最强大的一招,自上而下,犹如巨力压顶:“霸王一字甩!”
  
      “孺口小儿,不知死活!”吕布眉头一挑,大怒,抛下了夏侯兄弟,手中画戟划过,把孙策的长枪荡出数米之外,戟刃支取孙策。
  
      “贼子,休得伤我家少主!”黄盖一看,急忙迎战了上去,挡住了吕布的戟。
  
      “杀!”夏侯惇看见两个生力军加入,明显是一流的武将,顿时缓过气来了,大枪再动,再一次的杀上来,紧接着夏侯渊也杀上来了。
  
      夏侯兄弟皆然是练罡境境界的超一流武将,夏侯惇是练罡小成,夏侯渊是练罡入门,而黄盖孙策皆然是两个练气境的一流武将,一个练气大成,一个练气小成,四员大将,分四个方位,围攻吕布,而吕布神勇无敌,一柄方天画戟激战四人,丝毫不落下风。
  
      “昔日虎牢关下三英战吕布,如今四杰再战吕奉先!”孙权看到这战场上的这一幕顿时眸子瞪大,沉声的道。
  
      “尔兄不过及冠之年,却有如斯武力,文台兄后继有人。”而旁边已经沉稳下来的曹操,凝视着战场上的孙策,再看了看,旁边的孙权,不由得有些感叹。
  
      “我兄长少年勇武,名震江东!”孙权自豪的道。
  
      “爽快,再来!”孙策虽然是武艺最低,但是战意昂昂,面对吕布这等凶人,也无丝毫惧意,越战越勇,体内的真气仿佛要沸腾了,欲要一举突破到练气大成境界。
  
      “该死!”吕布这时候看了看四周,自己被这四人缠着了,久攻不下,导致麾下的兵马大败,徐荣的西凉军明显已经已经退去,只有自己的并州军在支撑着。
  
      “不可再战了!”他知道此伏击已经失败了想要斩杀曹操已无希望。
  
      “尔等四人,某家记下了,下次必一一斩杀你们!”吕布一式暴烈的招式,手中长戟旋转,把四人的兵器,荡开,策马而回,对着麾下的几个大将道:“鸣金收兵!”
  
      并州军骑兵居多,一眨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