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二十章 三国第一才女,蔡琰!

第二十章 三国第一才女,蔡琰!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重生汉末,孙权甚至已经忘记了孙重茂的这个名字,时代不同了,人也变了,身躯从一介青年变成了一个十岁小正太,但是……他的灵魂不会变了。
  
      魂不变,心则不变,孙权是孙权,但是也是现代的那个落魄青年孙重茂的心,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现代,孙重茂一生有两爱,罗丽这个女人他追了三年,的确算是爱过,但是死了一次,他已经渐渐的忘记了这个人,这段感情。
  
      他的平生挚爱是初恋(其实只是暗恋)能在死过一次之后,还能刻骨铭心的记住的,恐怕就只有那个在他心中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的青梅竹马。
  
      孙重茂是孤儿,三岁父母双亡,是在舅舅家里长大的,但是他舅母是个尖酸刻薄的妇女,打骂之经常的事情,从小他就吃了不小苦,唯一能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安慰和开解他的就是邻居家的一个姐姐。
  
      那是一个很柔顺的女孩,长得花容月貌,貌美如花,性格温润如水,他们两个是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人会长大的,她是越长越漂亮,聪明多才,而他却是越长越自卑,自卑到有些猥琐。
  
      从小到大,他一直暗恋她,但是从来没有去表白过,之所以暗恋,就是不敢去爱,投她所好,他会去喜欢她喜欢的东西,漂亮的女孩难免会受到骚扰,所以他死皮赖脸的去求一个老拳师教他练武,只为了能保护她。
  
      邻家的女孩不仅仅漂亮,而且博学多才,高考的时候还是一个文科状元,名校任选,而他最终却只能在一个三流大学勉强读个本科,当差距越来越大,在她面前向来乐观开朗的他就会变的越来越自卑,甚至不敢再去相见。
  
      就在大学最后的一年,她突然告诉他,她要结婚了,他很落魄,还悄悄的去调查了新郎(其实他心里杀那个新郎的心都有了)对象还是一个高富帅,有钱有能力有人品,于是他……华丽丽的败退了。
  
      在她结婚的前一夜,她把独自的他找了出来,两人就像是小时候一样,在自家小区的顶楼阳台上,并坐在阳台的栏杆前,肆无忌惮的喝着小酒,聊着天。
  
      “你爱我吗?”她也许喝了不少,脸蛋红红的,突然问。
  
      “爱!”他也喝了不少,酒壮人胆,承认了。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说?我一直在等你。”
  
      “自卑。”他沉默了一下,坦言。
  
      “自卑?真可笑的理由,十岁的时候,我被爸爸打,你为了救我,挨了我爸爸一棍子,现在额头上还有条疤痕。
  
      初一的那一年,你为了给我买一本想要的很久的书,天天晚上去打零工。
  
      初三的那一年有一次你把**我的混混打了一顿,然后被报复,然后在医院趟了一个礼拜
  
      读高一那一年……”
  
      她醉意仿佛上来了,双眸有些迷离,凝视着他的脸,一件一件的小事仿佛重现在两人之间。
  
      她也爱,而且刻骨铭心,只是他从来不知道。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愿意等,你总有一天会捧着鲜花,站在我面前,说你爱我。结果……一年又一年,我们上初中,上高中了,上大学了,你离我却越来越远了。”酒醉不了人心,她最后仿佛清醒过来了,如是的说道。
  
      “爱情只是童话,我只是一个混蛋,什么也给不了你!”他也清醒,却变的很冷静,冷静到她心寒。
  
      “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明天我要结婚了,如果说……你能捧着鲜花来找我,我会和你走的。”女人总是感性的,爱情能让她心软,她最后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结果……
  
      他没去,她顺利的出嫁了,随着丈夫离开了他们一起长大的城市,出国了,两人从此再也没有相见。
  
      他一直认为,他是对了,即使很痛彻心扉,但是他做的是对的,男人如果给不了女人一个温馨的家,那么他就不要给女人一个希望,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是生活的点点滴滴,是柴米油盐,不是……童话。
  
      ……
  
      当小孙权琥珀般的眸子再一次倒影出这张无数次魂牵梦索的俏脸,孙重茂的心不由自主的动容了,整个人都有点愣了起来,小心脏很不争气的噗噗的跳动。
  
      马车宽大,少女在一侍婢的扶持下,碎步从车厢之内走出,一袭青衣云裳,长发及臀,髻在身后,约莫十五六岁左右,明眸皓齿,优雅有礼,堪称国色天香。
  
      孙权的眸子有些迷离了,他分不清楚了,一模一样的容貌,一模一样的气质,仿佛如同同一个人,若非这是汉末,孙权一定会怀疑,他曾经的挚爱是不是重新的出现在自己身边了。
  
      “蔡琰,蔡昭姬?”孙权深呼吸了一口气,浮躁的心情冷静了下来,眯着一双小眼睛,看着这妙龄少女。
  
      原来是她,那个三国第一才女之称的蔡昭姬?
  
      孙重茂曾经给心爱的青梅竹马买过一本书,这本书说的就是蔡琰的一生,这本书她很喜欢,所以猥琐的少男抱着了解暗恋对象的想法,也曾经挑灯夜读,把这本书从头到尾看过一遍,印象很深。
  
      可以说孙权重生在这个时代的人物之中,最清楚的历史,不是曹操刘备,而是蔡琰这个才女。
  
      蔡琰,字昭姬,大儒蔡邕之女,自小文采斐然,擅长诗赋,精通音律,著有多部作品,流传青史。可惜她的命运一生坎坷悲惨,先是嫁给了卫仲道这个短命种,不到一年就成**,最悲剧的还是被卫家的说成克夫之命,心高气傲的她一怒之下返回了娘家。
  
      然后遇上了李催郭汜的关中大乱,她被匈奴人掳去了,在大漠之上熬了十几年才让曹操了赎回,归汉之后,嫁给一个叫董祀的人,婚后的生活也不如意。
  
      这个年代,男尊女卑,她的文气再高,沦落草原十数年,在丈夫董祀眼中,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董祀也是一个不争气的人,在曹操麾下三番四次犯死罪,还是她用旧情去就曹操才救回来。
  
      ……
  
      孙权的眼神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妙龄少女,头发没有盘起来,插上簪子,心中暗道:看来她这个模样,明显是没有出嫁,就是说现在还没有嫁给卫仲道那个短命鬼。
  
      历史上对蔡琰的出生年月很有争议,大概圈在174到176年,现在是中平也就是说,现在的蔡琰也就是十四到十六岁左右。
  
      这个年龄,在汉朝是‘及笄’之纪,是可以出嫁的了、
  
      “昭姬多谢公子相救,不知道公子之姓名。”蔡琰一双明亮的美眸凝视着小正太孙权,有些疑惑。
  
      她的眼睛仿佛能看透孙权的心,所以才疑惑,她不知道年仅十岁的小正太,看到自己,眸子之中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忧伤和惊异。
  
      “江东孙权,字仲谋!”小正太回过神来了,微微一笑,道:“蔡娘子是打算去长安吗?”
  
      孙权知道,这个时代的女子,出嫁便冠以夫姓,称为夫人,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便以原姓称为小娘子。
  
      “正是。”蔡琰娇容有些疲惫,微微臻首。
  
      被董卓挟持着一路西行,多少人死于非命啊,她自从和父亲冲散之后,身边连一个护卫都没有,这已经第三次遇到危险了,虽然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但是她对于去长安的路还是有些畏惧。
  
      一路上,她见到不少纵兵成贼的细西凉将领,也亲眼看到一些兵在糟蹋女子,对于官兵,她不信任。
  
      不过孙权虽然也是带兵的,但是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还不足**的年龄,所以让她有一丝的安全感,而且孙权小正太的模样花见花开,车见车载,让蔡琰没有那么害怕。
  
      “蔡娘子,此行尚且遥远,董贼纵容之下,西凉兵马已成贼寇,一路并不安全。”孙权眸底划过一丝精芒,低声的。
  
      这个时候,孙权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就冲着这张他曾经为知癫狂的容颜,他也想要试着去改变这个悲情才女的一生。
  
      第一步就是不能让她嫁给卫仲道这个短命种,更不能让她在长安呆着。
  
      把她带去江东?
  
      这个念头一起,孙权就有些压抑不住了。
  
      “奴家也知道,路上不安全,不过我父尚在长安,虽然千万难,昭姬一定要赶赴长安。”蔡琰美眸划过一丝坚定光芒,低声的说道。
  
      “蔡娘子,如今长安乃是混乱之地,不可行,就算你一定要赶路,也未必能到达,如果你相信权的话,随权走,权保证让你父女团聚。”孙权一张幼稚的脸庞,煞是认真。
  
      即使他明明知道,她们并不是同一个人,他也做不到看着她如同飞蛾扑火似的跳入自己坎坷的命运之中,大不了他连把蔡邕也一起劫回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