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二十四章 锦衣初创

第二十四章 锦衣初创

    傍晚,夕阳如霞,淡淡的阳光犹如一层层的黄金铺在汜水关的江东营寨之上。
  
      孙权地位大涨之后,有一个独立的营帐,在中军大帐的旁边,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小营帐,孙权的小身板挺直,双眸微微眯起,煞有气势的坐在位置上,旁边站着大汉朱治,而在两人的面前,站着二十个江东士卒,分成两路,一子排开。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们来吗?”孙权一双琥珀眸子散发着一丝的精芒,凝视着这二十个人。微微一笑,和声的问道。
  
      “属下不知道!”这二十个人基本上都是最普通的江东兵卒,地位最高的是一个什长。
  
      汉末的正规的军队,五人为一伍,设伍长,十人为一什,设什长,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队长。
  
      “方石!”孙权突然叫出了一个名字。
  
      “到!”第一排,左边数过去第五的士兵站了出来。
  
      “你是吴郡人,二十一岁,早年被随我父征战长沙,在汜水关的乱战之中,你被冲散了,找不到队伍,面对两个孔武有力的西凉兵,最后假意投降,然后趁其不备,一举消灭了两个西凉兵,对吗?”孙权问道。在自己的军中,要起他们的底细,孙权易如反掌。
  
      “回二公子,的确有此事!”方石一听微微有些惭愧脸红,不过还是点头拱手的道。虽然他最后还是杀了两个西凉兵,但是投降毕竟不是一个见光彩的事情。
  
      “罗宏!”孙权没有指责他,而又叫出来了一个名字。
  
      “到!”第二排,左边数过去第七的士兵,一个猥琐的少年站了出来。
  
      “长沙人,十九岁,在汜水关乱战,你来不及随大部队撤退,所以趴在死人堆之中整整一天,最后瞒过了西凉军,才逃了出来,回归江东军,对吗?”
  
      “是!”少年点点头。
  
      “陈成!”
  
      “到!”
  
      “廖豪!”
  
      ……
  
      孙权凝视着他们,目光精锐,一个个的点名,这二十个人来自何方,年龄多大,在战场上的记录,他都详细无遗说了一遍。
  
      这二十个士卒虽然都有点能力,能立一点小功,但是明显都是手段有些下作的,为军人之不耻,让孙权说了出来,顿时一个个都不敢抬起头来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在羞辱你们?”孙权看着他们,最后问道。
  
      “属下不敢!”众人顿时齐声的回答,但是一个个的语气声音之中明显的带有一些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我孙权再一次声明,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们,这个世道,想要建功立业,就要先要活下来,你们做的很好!”孙权站起来,双手负背,背脊挺直,一双琥珀眸带着真诚的目光,凝视着他们,道:“我一直认为,无论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你们能活着,杀了敌人,就是一个好兵。”
  
      也是是孙权真诚的目光让他们放下了一丝戒心,众人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兴师问罪的就好。
  
      “那不知道二公子叫我们来,有何吩咐?”
  
      一个二十来岁青年,站出来,虽然身上穿着士兵服饰,但是相貌依旧显得有些儒雅,明显读过些书,有一丝丝书生气。
  
      这青年就是二十个士兵之中,地位最高的一个什长,骆同,读过书,还有字,子离。骆同,骆子离。
  
      “问的好!”孙权看着二十个士兵神色跃跃的样子,笑了笑,对着身边的朱治道:“叔父,把我让你请人打造的牌子拿出来。”
  
      “诺!”朱治点点头,从一个布袋掏出二十块巴掌大小,铜质的令牌,一一的摊在孙权面前的那一张案桌之上。
  
      一众士兵一看,目光顿时有些奇异,这些令牌朝上的一面,都雕刻着一个名字,正好是他们二十人的名字,二十个令牌,二十个人。
  
      “叫你们来,是因为我看上了你们能在乱军之中保命的本事,所以有一个任务,我想要你们去做!”孙权眸子划过一丝精芒,道:“不是为我做,而是为以后的江东而做,不过这个任务很危险,如若能成,你们将会是整个江东军的功臣。”
  
      听到功臣两个字,众士兵顿时眸子闪亮起来,至于危险?笑话,他们本来就是最底层的士兵,打起仗来就是最危险的一拨人,其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请公子明言。”骆同站出来,代表着一众士卒,道:“吾等必然全力以赴,死而后已,在所不惜!”
  
      “很好,你们知道何为细作吗?”孙权很满意他们的反应,问道。
  
      众人一愣,顿时都默认的点点头,这个是普及的知识,所谓的细作就是探子,两军开战之前,皆然有细作在探测敌军的军情,江东军也有斥候营。
  
      “天下已乱,必然诸侯混战,我父乃是江东猛虎,自然有吞噬天下之意,所以在未来,天下诸侯都会是我江东军的敌人,对于敌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孙权一袭锦袍,背脊如枪,小眼睛凝视着二十人,眸光深沉,幼小的身躯有一丝泰山般的压迫力,让这二十个士卒都不由自主的心骇。
  
      “而你们要做的,就是从现在开始,退出江东军,然后混入各个诸侯的队伍之中,随着他们返回自己地盘,收集他们的消息。”孙权坦然的道。
  
      “退出江东军?”众人一骇。
  
      “对!”
  
      孙权点点头,道:“只要你们答应了,你们在江东军名册之上,会抹去姓名,从此之后你们的身份,只有我和父亲知道。”
  
      众人顿时有些沉默了。
  
      “你们好好考虑一下,我不会逼你去做,这件事情毕竟有很大的危险,就算你们不做,我也不会为难你们,愿意的就过来拿起属于自己名字的令牌!”
  
      孙权看着他们的沉默的样子,最后道。
  
      孙权就是让他们去做卧底,但是做卧底之最难受的,如果强迫他们去做,让他们的心中有反感,最后的结果一定是适得其反,只有坦然的让他们自己选择,才能得到最大的效果。
  
      “二公子,如若我们有人在其他诸侯的部曲之中战死呢?”一人突然问道。
  
      “那就当你们不幸运,你们的身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我也不会公开承认,江东人也不会知道,当然,我会记住每一个战死的人,我也会把高额的安葬费以其他的名义送给你们的家人,我孙权以项上人头保证,说到做到!”孙权道。
  
      “若是我们能完成任务,归来呢?”又有一人问道。
  
      “那你就会一步登天,得到相应的权力和财富。”孙权笑了笑,郎声的道:“高风险就会有高回报!我孙家从来不会亏待功臣”
  
      二十个士卒顿时开始有些纠结了,孙权选人去做卧底,当然是选那些有点本事,却很难出头的人,他们这一拨人都是在军中难以出头的兵,自然想要去博取一个前程。
  
      “二公子,我去!”第一个走出的是骆同,他咬咬牙,毫不犹疑的拿起了自己的令牌。他武艺不强,书也读的不多,不上不下的,也不甘心埋没军用,想要博取一个大前程。
  
      “我也去,不就是做探子吗?正如二公子所言,高风险,高回报,我要光宗耀祖!”随后,又一个士卒拿起了属于自己的令牌。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也愿意去!”
  
      “我也去!”
  
      ……
  
      出乎孙权所料,居然二十个人都选择了拿起令牌,一个都没有选择退出,他本来以为能有十个人答应就不错了,毕竟这件事情的危险性大的很,一个不慎,死了就白死了。
  
      他想的不错,可是就是忽略了这个时代的人有一股奴性,对于这些最底层的士卒来说,只要不是天怒人怨的命令,他们基本上都是完全性的服从。
  
      “锦衣?”骆同翻开了自己的令牌的另一面,读出了上面的两个字。
  
      “没错,就是锦衣,从现在开始,你们在军中的记录全部会被抹去,只有一个身份,就叫锦衣卫,锦衣夜行,方能不为人知!我希望你们都能隐藏好自己的身份,活着回来。”
  
      大明朝,老朱家青史留名的锦衣卫,孙权脸不红气不喘,二话不说直接拿来用了。
  
      “吾等必然不会辜负公子之望!”二十人一听,顿时感觉到孙权的一种期望之情,心中难免有些感动,目光闪亮,顿时齐声的道。
  
      孙权看着他们,叹了一声,道:“这块令牌好好保护,不要让外人看到,牌在人在,牌不在了,你就没有身份了,它以后就代表着你们以后的身份。”
  
      “诺!”众人赶紧小心翼翼的把令牌收了起来。
  
      “你们每一个人我都已经安排好去处了,现在我给你们说一下,你们以后要注意的事情。”孙权知道他们没有经验,感觉给他们普及一下自己懂得间谍知识,在现代,这种知识多多少少会一点,其他的就可以慢慢的摸索。
  
      “就说这么多了,其他的你们自己慢慢去想,你们最主要的是记住两点,一个是要牢牢记住自己的身负,一个是要彻底忘记自己的身份。”说了将近一个时辰,外面的天都黑了,孙权最后才总结两句话。
  
      “公子,这不是很矛盾吗?”孙权说的知识带着无数超于这个时代的信息,这些超越他们上千年的知识,他们听的是如痴如醉,面对孙权最后的两句话,有些不解了。
  
      “不矛盾!”孙权嘴角上翘,一抹笑容浮现,道:“在没有人的时候,你要仅仅的记住你的身份,如果忘记了就是……背叛,对于背叛,公子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虽千里之外,必然取其性命。”
  
      嘶!
  
      众人一听,看着孙权的小脸,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流在心中流动。
  
      “而在其他人面前,你们就要彻底的忘记自己的身份,时时刻刻的告诉自己,你不是江东探子,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才能更好的活下去。”孙权道。
  
      “属下必定牢牢记住公子之言。”
  
      众人明白,既然选择了就没有退路,面色开始坚定了起来,齐齐点点,躬身的道。
  
      “记住就好!”孙权看着这二十张脸蛋,他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着会到江东,但是他知道,这是就是一批种子,日后能助江东夺天下的种子。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