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二十七章 徐庶

第二十七章 徐庶


  “蔡姐姐,你在这里坐好,莫要乱动,我下去看一看!”孙权安慰了一下蔡琰,然后揭开了马车的门帘,走了出来。
  “叔父,怎么回事?”孙权正在有些愤怒了,谁这么不识好歹,居然敢打扰他的雅兴啊。
  “公子,你看!”朱治看着前面的发生的争斗,唯恐有不妥,赶紧悄悄的把自己的兵器从马车下面掏了出来,紧紧的握在手中,护着孙权。
  他帮孙权逃出来孙坚的军营已经是死罪,要是孙权再出点什么意外,他直接可以自刎了,还有何面目去见主公。
  孙权抬头一看,只见距离他们马车前面不远处,正在剧烈的争斗。
  外面围着的五人都是穿着这个时代县兵服饰的大汉,他们正在追捕三人,如今五个县兵已经把这三人团团围住。
  而被他们围着的三个青年背靠背,手持利剑,奋力而斗,为首的一个披头散发,脸涂白色粉末,看不清容貌,穿着囚衣,明显是一个囚犯,还有两个布衣青年,一左一右,护着他。
  “贼子,你已经跑不了,速速就擒,随我前进见县尊大人。”五个县兵之中,一个浓眉大眼的大汉眉头一挑,脸上凝聚一股煞气,手中大刀指着穿着囚衣青年,喝声道。
  “你做梦!”
  囚衣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剑挥动,不屑的道:“李成那狗官,他能乃我何!”
  “县尊大人有令,此乃凶徒,若有反抗,杀!”大汉一怒,双眸萧冷,一刀劈了过去,其武艺不错,犹如风雷之势。
  “杀!”其他四个县兵也冲了上来,大刀直接招呼。
  “单福,你先走,我等挡住他们!”囚衣青年身边的两个布衣青年剑术不凡,左右而出,拦住的几个县兵。
  “两位大哥冒险前来营救,此乃侠义之道,我又岂能独自逃生,狗官,受死!”囚衣青年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刺出,犹如灵蛇之势,与为首的县兵大汉缠斗了起来。
  “单福?”远处马车上的孙权一听这个名字,顿时双眸之中迸射出一道绿幽幽的精芒。
  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徐庶,徐元直。
  徐庶是刘备的谋士,不仅仅有智谋,而且极具眼力,是他一手引荐诸葛亮给刘备的,不过后来为了救母而归降了曹操,归降之后尽管他有出众的才华和谋略,但是打心底里不愿意为曹操出谋献策,再之后也没有什么戏份,历史上对他的记录没有多少。
  在曹魏历时数十年,徐庶担任过不少的官职,但是在政治军事上几乎没有出众之处,几乎湮没无闻。
  汉末的一句话,身在曹营心在汉,说的不仅仅是关羽,还有他。
  “是他吗?”
  孙权双眸闪亮闪亮的,对着身边的朱治,低声的问道:“叔父,这三人武艺如何?“
  “这三人的武道的境界应该在体魄筑基阶段,尚未有引气入体,剑势灵活有余,而杀伐不足,此乃游侠的路数!”朱治本身的武道已经练气小成,距离大成也是一线之间,而且见多识广,对于几人的路数一目了然。
  游侠,其实就是一千八百多年前江湖人的称呼,不过这个时代还没有所谓的江湖。
  这就应该没错了,孙权想起来了,传闻徐庶年轻的时候立志成为大侠,曾经化名为单福,仗剑游历四方。
  “叔父,快快出手,我要救那个囚衣的青年!”孙权一双小眸子闪亮闪亮的,有些欢喜,刚刚进入颍川就有收获了,不错!不错!
  如果能把徐庶收于麾下,这一趟颍川也不算白跑了,这个徐庶的才华和谋略绝对不比那些顶级的谋士差,只是一生命运坎坷,没有能让他发挥和表现的舞台而已。
  既然这样,我江东就给你一个舞台。
  “诺!”朱治虽然不知道孙权为什么要救一个囚犯,但是他不会违抗孙权的命令。
  “贼子,看刀!”交战圈之中,那个浓眉大眼的大汉一看自己几个县兵都拿不下三个青年,有些急了,他的力气在囚衣青年之上,一刀比一刀狂暴。
  “狗官,吃我一剑!”囚衣青年双手握着剑柄,双眸圆瞪,一剑刺出。
  铛!
  突然,一柄长枪横空而来,带着强烈的气劲,强行把两人的争夺断开,两人不由自主的后退半步,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威武的大汉站立其中,煞气凛然。
  “住手!”威武的大汉双眸一瞪,斜睨了一眼,长枪划过,其他的几人也被迫挺住的争斗。
  “这三人我家公子要了,你们,滚!”朱治乃是带兵大将,说话简单粗暴,不过他乃是大军之中几度杀伐,血海刀山杀出来的将领,身上有一股浓浓的杀气和威压。
  几个县兵被他的虎眸扫过,心中顿时又一股寒意流淌,猛然大惊失色,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目光有些骇然的凝视着他。
  “你是何人?”
  县兵之中,为首的大汉握刀的手有些抖动,但是还是镇定下来了,道:“吾乃长社县李县尊和方贼曹麾下的之兵,奉命抓贼,尔敢与我官府作对吗?”
  县尊就是县令,一县之长。
  贼曹是东汉时期郡县所属门下五吏之一,主缉拿盗贼等事宜,类似于后世的警察局长。
  “某家的话不说第三遍,滚!不然——死!”
  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县府贼曹,就算是县长他朱治也不会放在眼中,双眸一瞪,两道杀气迸射而出,手中长枪寒芒闪烁。
  朱治身上的强大的气势夹带着一缕缕血腥的杀气扑面而来,五个县兵顿时心中一骇,连忙后退。
  “这是一个凶人,不可敌!”
  五个县兵心中不约而同的暗道。他们只不过是打一份工而已,和囚衣青年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自然不会拼命,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这位兄台,我家公子有请!”朱治依旧冷着一张脸,看着囚衣青年,道。
  “你家公子?”囚衣青年有些不解,他如何乃是逃犯之身,自然小心谨慎,周围审视了一下,看到了远处的一架马车,眉头微微蹙起。
  “单福,我们小心为上!”左边的持剑青年走上来,低声的道。
  “尔等不必担忧,我家公子若要害你,你们三人加起来走不出某家五个回合!”朱治仿佛看穿了他们的担忧,不屑的冷笑的一声。
  三人面色一变,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位义士所言非虚,倒是单福小人之心了,既得义士相救,当然要答谢,请带路!”囚衣青年也能感受到,这个大汉明显是武艺超凡之辈,要收拾他,不过是三五回个之间,既然如何,也不必担心了。
  这时候,马车已经停靠在一处小山坡之旁,山坡上有几块巨石,以石为凳子,以石为桌子,一个约莫十岁少年坐在左边,右边坐着一个青衣儒裙的少女,少女身边还有一个红衣小丫头。
  “在下单福,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囚衣青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小孙权,才拱手道。
  “不必客气,坐!”孙权抬头,也微微打量了徐庶,只见他披头散发,脸上还涂的白乎乎的,整一个白无常。
  “谢谢公子!”囚衣青年也不客气,坐了下来。
  “这两位兄弟,如何称呼?”孙权打量了徐庶身后的两个布衣青年,问道。
  “在下马重!”
  “在下黄冬!”两人静静的站在囚衣青年身后,有些防备的看着孙权身边的大汉朱治。
  “他们是我单福的至交好友!”囚衣青年解析了一下。
  “你不叫单福,你是徐庶,字元直!可对?”孙权看着囚衣青年,嘴角一抹笑容划过,突然出声,道。
  “尔是何人?”徐庶一听,顿时坐不住咯,心中大惊失色,双眸圆瞪,猛然的防备起来,冷声喝道。
  他虽然常常在外面行侠仗义,但是家有老母,不愿母亲受到伤害,便化名为单福,这一次他为好友报仇,不幸落入官府之手,更不敢暴露身份,连累母亲。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