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四十三章 负荆请罪

第四十三章 负荆请罪

    吴县,吴郡十三县之首,吴郡的治所。
  
      城中,吴郡太守府,大堂之上,太守盛宪,约莫四十岁,身穿官袍,面容严肃,煞有威严,跪坐在首位,吴郡都尉许贡,吴郡郡丞高岱两人跪坐在两侧。
  
      还有十几个太守府的官吏跪坐两人之下,文武泾渭,分列两排,此时此刻,大堂之上,气氛有些压抑。
  
      所有人都知道孙坚已经率领大军返回了江东,就驻守在曲阿,不用数日,便可到达吴县。
  
      “诸位,孙坚之兵已至曲阿,如今兵锋直指吴县,数万精锐兵马,吾等该如何是好?”盛宪抬头,双目凝视着众人,问道。
  
      盛宪,字孝章,会稽人,早年举孝廉,曾任朝廷尚书郎,后为吴郡太守,知识渊博,很有才华,有治理地方只能,但是性格有些懦弱,不善领兵。
  
      如今吴郡的兵马皆然在都尉许贡麾下。
  
      “郡守大人,孙坚无朝廷之令,擅自对吴郡动兵,此乃贼也,吾等还是朝廷任命的吴郡官员,该誓死保卫吴郡,绝对不可让他进驻吴县。”许贡双手拱起,冷冷的道。
  
      许贡素有野心,任命吴郡都尉之后,一直压迫盛宪,想要夺取太守之位,可惜盛宪虽然不掌控兵权,但是有郡丞高岱之助,也能压制住他,高岱为吴郡郡丞,掌控民政,和财政大权。
  
      他心中很清楚,盛宪他还能压制,但是如果孙坚返回江东,他就绝对压制不住这头猛虎,所以在孙策返回之初,他就开始上跳下窜的,联络世家士族,逼迫盛宪,抵抗孙家返回。
  
      但是孙策比他想的要刚烈,居然直接灭了一直支持他的曲阿许氏本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之余,更加下定的决心,一定要抵抗孙家进驻吴郡。
  
      “郡守大人,某倒是觉得,破虏将军进驻吴郡,未必是一件坏事!”吴郡郡丞高岱站了起来,拱手,低声的道:“如今我们吴郡之地,混乱无度,各地豪强纷纷作乱,山匪水贼盘踞各地,百姓苦不堪然,破虏将军素有侠义之名,本身也是我们吴郡中人,此处讨伐董贼,名震天下,乃是一等一的雄主,麾下兵马也是一等一的精锐之师,必然可平吴郡之乱,定我江东安稳!”
  
      “太守大人,吾等附议!”七八个官吏同时站了起来,赞同的道。
  
      孙坚本身出身吴郡,孙家世代在吴地为官,他也曾经担任过吴郡的都尉,郡司马等等职务,在吴郡底蕴深厚,名声斐然,他的回归,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一派胡言!”许贡双眸瞪大,死死的盯着高岱,杀气腾腾的道:“尔等欲反朝廷乎?他孙文台无朝廷之名,返回江东,就是不尊朝廷之命,乱臣贼子也。”
  
      如今能阻止孙坚进驻吴郡,就只有这一点,许贡就死死的抓住这一点。
  
      “如今朝廷在董贼的操控之中,此乃天下皆知的事情,何以任命?”高岱性格刚强,丝毫无惧,道:“破虏将军乃是吴郡之人,返回吴郡,天经地义!”
  
      “好了,都不要吵了!”
  
      盛宪性格向来温和,难得一次强硬起来,低吼的一声,道:“此事本太守自有考虑,尔等先行退下!”
  
      “诺!”太守毕竟是吴郡最高的长官,盛宪一怒,众人心中一骇,顿时点头,退出了大堂,许贡虽然有些无奈,但是也不敢继续压迫盛宪。
  
      许贡离开太守府之后,上了马车,沉默了一下,对着车夫,道:“去城东,陆家!”
  
      吴郡世家士族皆然以顾陆两家为首,顾陆两家同时也是江东四大士族之二,影响力能覆盖整个江东,如今能抵挡孙坚进驻江东的,恐怕就只有这两家了。
  
      顾家的家主早在孙策灭杀曲阿许家的时候,就开始闭门不出,不愿意待客,他多次求见都没有见到,明显是保持沉默,他现在只能去求助陆家。
  
      ……………………………………
  
      曲阿,江东军营。
  
      孙策孙权兄弟带着周泰蒋钦从水路出发,把这支水军沿着长江,进入了太湖,驻扎在太湖,留下蒋钦看着这队伍,他们才返回曲阿的时候,这已经是十一月底了。
  
      这时候天气已经完全的冷下来了,几天前还下了一场小雪,不过孙坚的数万的江东大军依旧驻扎在曲阿城外,没有丝毫的动作。
  
      孙权几人返回曲阿之后,把蔡琰小欢子安置在曲阿县城里面之后,才和孙策朱治周泰几人出城,去见江东大营,面见孙坚。
  
      “大兄,如果等会父亲要揍我的话,你可要挡着点啊?”走到江东军营的营门的时候,孙权一想到自己的细皮嫩肉遭受猛虎的狠手,心中有些冷颤。
  
      “呵呵呵……二弟,这一次你做的太过了,可知道父亲担心你,以父亲的脾气,这一顿打,恐怕你是逃不了。”孙策有些无良的笑道。
  
      “那我不去了!”孙权作势就要往回走:“君理叔父,我们走,大兄你去和父亲说,权回富春老家去,投靠孙静叔父去了。”
  
      “小仲谋,你往哪跑啊?”这时候,营门里面,走出一个大汉,一只手把小孙权给提起来了。
  
      “大荣叔父,你的手可是悠着这点,别摔着我了,侄儿的身体不太好,经不起你折腾。”孙权被人提在半空中,一惊,回头一看,这个大汉正是已经完全伤愈,生龙活虎江东大将祖茂。
  
      “小仲谋,主公已经下令了,让我来盯着你,要是你再乱跑,就让我把你绑起来。”祖茂笑呵呵的看着小孙权,他的命可是孙权从战场之上冒着被华雄斩杀的危险,救下来的,相对于小孙权,他有一份难言的感激,道:“你还是随我去见主公吧!”
  
      “不去!打死也不去。”孙权的小身板不断的折腾,但是面对起码一米八五以上,孔武有力的祖茂,丝毫挣脱不了,顿时怒道:“叔父,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小仲谋,你是让我押着去,还是让主公亲自来抓你啊?”祖茂无奈的道。
  
      “靠,这么说权这一会左右是躲不过去了!”孙权有些无奈,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顿时有些发狠了,道:“叔父你等等,把我放下来,权自己去见父亲。”
  
      祖茂把孙权放下来之后,孙权整理的一下衣服,咬咬牙,把上衣脱了下来,冷的有些发抖,对着孙策道:“大兄,你去给我弄点藤条来!”
  
      “你要藤条干什么啊?”孙策微微一愣,问道。
  
      “负荆请罪!”孙权黑着小脸,冷的有些垂头丧气的道。
  
      江东军营,中军大帐之中,四周围点起了几个火盆,大帐之中的气温有些温和,孙坚一袭灰色长袍,端坐在案桌之下,手握一卷兵书。
  
      程普,吴景左右而立,三人为了名声言顺的让江东军进驻吴县,已经讨论了好几天的,但是依旧没有什么结果,面色都沉着。
  
      这时候,祖茂揭开帘布,走了进来,拱手道:“主公,大公子和二公子已经返回大营。”
  
      “回来了,好,让他们进来吧!”孙坚一听心中一喜,刚毅的脸庞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想起孙权恶劣的出走行为,立刻板起了脸,旁边的程普和吴景看的是心中暗暗发笑。
  
      “孩儿策(权)见过父亲!”孙策孙权走了进来,共同拱手行礼。
  
      “小仲谋,你这是?”孙坚一看,严肃的脸庞有些忍不住的露出笑容,只见孙权的小身板**的上身,冷的直发抖,后背还背着几根藤条,这个情景滑稽的有些好笑。
  
      “孩儿屡次违抗父亲军令,私自出走,自觉无颜见父亲,所以特意前来负荆请罪!”孙权一本正经的道。
  
      面对强大刚硬猛虎,有错一定要认,不能死扛着,下次记得继续就行了。
  
      程普吴景两人一看,便笑了起来,程普道:“哈哈哈……昔日有赵国廉颇负荆请罪于蔺相如,青史留名,如今二公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之领悟,知错能改,着实是难得可贵啊。”
  
      “可贵个屁,全是糊弄,小混蛋,你还真是以为装可怜老子就不抽你了。”孙坚有些没好气的道,对于孙权的小伎俩,他当然一目了然,冷冷的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行为吗,这是逃兵,按照江东军的军规,逃兵可是要被砍头,以正军纪的,莫不是你以为是我孙坚之子可以不尊军纪里面。”
  
      “主公息怒。”
  
      这时候,吴景,程普,祖茂看到两父子这么模样,哪里还不知道孙坚的刀子口豆腐心,急忙纷纷站出来求情。
  
      孙权顿时绕绕头,果不其然,猛虎还是很精明的,糊弄不过去啊,怎么办呢?
  
      “父亲,砍头就有点过了,你要是觉得气不过,不如就抽两鞭吧,看着娘的份上,记得留下权的小命就行了!”这时候孙权也让冻得有些发抖,垂着小脑袋,保持最可怜的一面,可怜兮兮,战战栗栗的道。
  
      “哼,就你这小身板,能熬得住老子的一鞭子吗?得了,别装了,丢人现眼,去穿上衣服。”孙坚看到他的这个模样,什么气都消,恶狠狠的道:“再有下次,老子亲自打断的腿,看你怎么跑!”
  
      “是,权记住了。”孙权心一松,冷的抖了一下,算是过了这一关了,赶紧三两下把身上的冰冷冷的藤条扔掉,从孙策手中接过锦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那速度快如闪电,让大帐里面的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小混账,鬼主意就是多!”孙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