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四十五章 孙家‘借道’

第四十五章 孙家‘借道’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初平元年,十二月九号,清晨。
  
      吴郡的天空之中一阵阵如同蒲公英般的小雪花飘落而下,犹如一层洁白的外衣覆盖在江南大地之上,江东的冬天,很少会下雪,不过今年的冬天明显比较冷,这已经是入冬之后的第三场雪了。
  
      江东猛虎率领着数万精兵的回归让吴郡上层的所有人都整整心慌慌的,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对江东动兵。
  
      但是这些对于守卫吴县西城门的门伯王福来说,就有点太遥远了。
  
      一大早,他带着几十个城门兵卒,推开了吴县的北城门的城门,放下的护城河的吊桥,这时候天上虽然依旧下着小雪话,但是等待在城门之外的商队,百姓,早已经排成了一条长龙。
  
      城门一打开,护卫河的吊桥一放下来,整个北城门顿时开始变的喧哗起来了,一个个开始要涌城进来。
  
      “听着,都别乱,一个个给我排好队,在左边缴纳入门税,然后从右边进入县城!谁捣乱,就别怪我不客气。”王福的身躯有些高大壮硕,往城门中间一站,有些骇人。
  
      这个时代,进城是需要缴纳入城税的。
  
      吴县是吴郡郡城,也是整个江东的核心城池,地理位置很好,人口密集,生意好做,南上北下的商贾多如牛毛,仅仅是入门税赋就是郡守府一笔可观收入。
  
      王福带着几十个凶神恶煞的兵卒盯着,这些排队进城的商贾百姓倒是安静了不少,开始有秩序的排队缴纳入门税,然后进城。
  
      嗒嗒嗒……
  
      突然,地面之上有些摇晃的震动起来,紧接着远处出来了一阵阵响亮的马蹄声,响彻天际。
  
      “这是骑兵?”
  
      城门之下的众人猛然回头,一个个都有些愣了,面对这个阵势,一时半会都没有反应过来。
  
      江东本来骑兵就少,能一千几倍骑兵就依旧算是不错了,但是这阵势,看起来铺天盖地的,最少也有数千骑兵,来势汹汹,顿时把他们吓到了。
  
      “不好,敌人来了,是江东军来,他们是江东军。”
  
      王福急忙抬头,看着远处,风雪之中,只见数不清的骑兵奔驰而来而来,气势如虎,骇人失色,众人都能看到一面‘孙’字大旗高高竖起。
  
      他愣一下,不过很反应过来了,对着身边的两拨手下,歇斯底的叫喊起来:“你们去关城门,其他人跟我,把吊桥拉起来,快,快点!”
  
      “对!放吊桥!去把吊桥放下来。”
  
      “关城门,快关城门!”
  
      这时候,城门还在排队的商贾百姓都有些慌乱的,队形一哄而散,一个个急匆匆的涌进城门,城门一片混乱。
  
      守门的几十个兵卒也乱了,五六个兵卒听到了门伯王福命令,急忙大着胆子,跟上去,用绞盘用力的绞起吊桥。
  
      远处的无数骑兵速度很快,有数千之众,瞬间便到底了城下,领兵的将军是一个身材高大,俊朗无比少年,一身狮王铠甲,胯下乌骓宝马,手握霸王枪,犹如狂风,疾奔而来。
  
      “定!”孙策眼见吊桥就要被重新吊桥了,双眸一道精芒划过,双腿一夹战马,凌空跳起,,强行跨过护卫河,稳稳当当的落在的尚未完全吊起的吊桥之上,长枪一扫,几条吊绳断开,吊桥重新坠落。
  
      “死定了,这一回死定了。”王福和几个守门的兵卒已经被孙策的骁勇给吓的两腿发抖,倒在一边,胆战心惊,不敢反抗,已经开始闭目等死了。
  
      不过等了一会,王福轻轻的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到面前的少年将军对他动手。
  
      “幼平,弓箭!”孙策立马吊桥之上,没有理会几个守门的小卒子,对着后面的一个副将,大喝了一声。
  
      “公子,请!”周泰策马上来,把一副上好弓箭送上。
  
      “你们都滚回去,去告诉盛郡守,某家乃是孙坚之子孙策,并非攻打吴县,只不过江东孙家的队伍返回老家富春,需要借道吴县,恳请高抬贵手,让路而行,这是我们孙家拜帖!”
  
      孙策声如雷霆,方圆数百米皆然能听到,他长啸一声,手中弓箭满弦,猛然一动,长箭离弦,死死钉在城头,箭头之上挂着一幅拜帖。
  
      王福几人一愣,顿时有些劫后余生的站起来,算是捡回一条命,看到孙策的骑兵明显没有攻城的意图,几人赶紧往城门跑,然后联同十几个兵卒合力,用绞盘把城门千斤闸放下,严严实实的关了起来。
  
      “幼平,伯海,传令下去,大军退后三里,就地扎营!”孙策丝毫没有在意被关起来的城门,对着这骑兵队伍,大声的喝道。
  
      “诺!”周泰孙河两人点点头。
  
      这是江东军所有的骑兵,有六千之数,全部一人双马,配备精良,不过还没有经过正式的骑兵训练,也没有多少战斗力,但是这些骑兵都是老兵出身,大多数是原来的西凉降兵,一个个熟悉骑术,倒是能勉强维持骑兵的队形,保持骑兵的气势。
  
      孙坚让孙策担任骑兵营的别部司马,为了训练孙策独挡一面的能力,一个老将都没有派给他,就让他和周泰来带领这支江东骑兵,当然孙策毕竟年少,周泰新降,不足以支撑整个江东骑兵营,所以孙坚还给了一个自己的亲兵,孙河,孙伯海。
  
      孙河是孙坚的族子,他的生父是孙坚的一个堂兄弟,出生之后就过继给他姑姑,改姓俞,孙坚在担任吴郡都尉的时候,吴郡有贼作乱,孙坚为平定叛乱,回乡招揽乡众,他率先加入,孙坚很赏识他,亲自入宗祠,为他改回孙姓。
  
      他十几岁就开始,一直跟孙坚身边南征北战,虽然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但是性格沉稳,比起孙策,带兵的经验更加的丰富。
  
      孙坚让他来辅助孙策,其实就是在培养孙策的班底。
  
      到了中午的时候,江东骑兵的营寨在距离吴县三里之外的一个小山坡旁边搭起来。
  
      营寨安定下来之后,孙策,孙河,周泰三人开始按照原计划,向着城里面的所有人,炫耀江东骑兵骁勇,一边训练骑兵,一边纵马绕城,数千的骑兵,江东罕见,其声势浩荡,威慑吴县内外,马蹄声响彻整个县城内外。
  
      吴县城门关闭,郡兵的战斗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还是有些功底的,许贡麾下的上万郡兵已经布置在了城墙之上,面对城下的骑兵,虽然畏惧,但是还是严阵以待。
  
      不过县城里面倒是热闹起来了。
  
      郡守府,盛宪接到了孙坚的拜帖之中,那表情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哭笑不得,阴阳不定。
  
      借道?
  
      数万江东精兵借道吴县?
  
      这叫什么事情啊,以盛宪的智慧,哪里还猜不到孙坚的心思,这道要是借出去了,还能要回来吗?
  
      他这一下子愁了。
  
      嗒嗒嗒……
  
      外面的江东骑兵的马蹄声势响彻吴县内外,即使在郡守府,他依旧能听的很清楚,声势浩然啊!盛宪的眉头不由自主愁起来。
  
      “郡守大人,孙坚这是狼子野心,这道绝对不能借啊!”许贡这时候也慌了,这几天他三番四次的求助,但是城中大户明显对于孙坚有好感,顾家陆家也不愿意搭理他,面对孙坚的即将到底的数万精兵,他只能让盛宪顶在前头。
  
      “人家现在又不是攻打县城,这道要是不借,理亏是我们,许郡尉是打算用你麾下的那点郡兵去强行挡路吗?”高岱阴森森的讽刺道。
  
      “你?”许贡一怒,他知道高岱一直挺佩服孙坚的,也是最赞成孙坚返回江东的人:“高岱,身为吴郡郡丞,你到底存的什么心思啊?”
  
      “心思多的是你,我能有什么心思啊,我只是觉得破虏将军既然身为吴郡人,自然不会伤害吴郡,他既然能让吴郡太平,我们何乐不为?”高岱冷笑的讽刺。
  
      他倒是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是单纯的觉得,朝廷已经指望不了了,盛宪也不是能镇压江东的雄主,这个乱世之中,如果孙坚来主持江东,最少能让江东安稳一点,不像现在,乱糟糟的,连出个门都害怕被匪给劫了。
  
      “好了,你们让我冷静一下,这事情让我再想想!”盛宪知道孙坚这是先礼后兵的做法,现在他考虑的孙坚对自己的态度。
  
      他倒不是舍不得这个郡守的职位,但是自己毕竟是名正言顺的郡守,万一孙坚得到的郡守的,为了断绝后患,一刀咔嚓了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