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四十六章 各自谋划

第四十六章 各自谋划

readx();    江东军先锋,数千精锐骑兵,兵临城下,虽无攻城之动作,但是天天纵马绕城,肆无忌惮的马蹄声每一天都在城内外响起,吴县上下顿时有些人心惶惶的。
  
      三天之后,孙坚亲率大军到达吴县城外,数万大军,扎营数里,旗帜遮天,对着县城虎视眈眈,更是显得霸气无双,吴县现在虽然城门已经关闭,但是县城之内,无论是高官达人,士族世家,还是普通百姓,这个时候都有些坐不住,慌乱起来了。
  
      城西,顾家大宅,深处的一间雅致的书房之中。
  
      “哎!这猛虎要归山了。”顾家的家主顾鸿,约莫五十来岁,两鬓须发有些白,但是精神抖擞,听到的县城之外的一阵阵马蹄声,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叔父,江东军借道吴县,往返富春,这吴县恐怕是有借无还了,孙坚这一手玩得真漂亮的。”顾鸿旁边的一个消瘦青年,正是顾家最出色的俊才,未来的东吴丞相,顾雍,他嘴角微微翘起,道:“这明显是假道伐虢,盛宪让不让路,这一战都要打起来的吧。”
  
      “元叹,这一次你倒是有些看错了。”顾鸿眯着一双深邃的眸子,轻声的道。
  
      “哦!那叔父你的意思是?”顾雍微微一愕,他是顾家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一个青年,很得顾鸿看好,十几岁就举孝廉,先后担任过娄县丞,丹徒长……
  
      “这一仗打不起来,也许孙坚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伐’,做这个声势不过是要折服盛宪而已。”顾鸿站起来,推开窗户,一阵小雪飘出来,他淡淡的问道:“你知道孙坚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啊?”
  
      “名义?入住江东的正当的名义。”顾雍目光一亮,道:“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他必须要一个能慑服全江东的名义。”
  
      “对!”顾鸿看着他,很满意的带点点头,道:“在关东联盟的时候,他明显让袁氏兄弟摆了一道,什么职位也没有弄到手,所以,如果他够聪明的,在没有得到这个名义之前,他不会动一兵一卒。”
  
      “叔父,你是怎么看这头猛虎?”顾雍突然问道。
  
      “猛虎归山,自然而然就要咆哮森林,非一般狼狈可挡,孙文台进驻吴郡是早晚的事情,此人德才兼备,文韬武略,有雄主之姿,而且这一趟讨伐董卓,也赚足了政治资本,董卓挟帝西行,天下已经大乱,他在这个时候率领的最精锐的江东兵马返回江东,恐怕整个江东无人可挡!”
  
      顾鸿抚了抚长须,神色凝重,眸光有些低沉,轻声的道:“盛宪屈服是早晚的事情,至于许贡,不过是一个小丑,不成气候,扬州刺史陈温也挡不住,至于占据九江丹阳周家兄弟,有些能力,不过面对猛虎,还是不足,会稽郭异不行,庐江陆康也不行。”
  
      “其他人也就算了,他们在江东的根基不深,面对江东猛虎,打不赢是事实,但是陆康叔父坐拥庐江郡,又有江东陆家之势相助,应该支持住吧!”顾雍双眸一亮,问道。
  
      顾陆两家,同为吴郡士族的老大,平时也算是互相扶持,还有联姻的关系,两家的关系不错。
  
      “季宁老哥什么都好,有手段,有城府,不过在乱世,就少了一份相对的强硬,是一只老狐狸,但是不是孙坚这头猛虎的对手。”顾鸿摇摇头,叹声的道。
  
      “叔父,那我们顾家的态度呢?”顾雍一听,有些沉默,轻声的问道。
  
      “我们的态度?”顾鸿抬头,微微一笑,深邃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精芒,自信的道:“我们的态度就是顺其自然,谁主江东,都绕不开我们,江东的天还是我们的天。”
  
      江东士族掌控江东的命脉上百年,就算是乱世,也绕不开这道坎,所以顾鸿很自信,无论谁主宰江东,他们都是赢家。
  
      “孙坚可不是一般人。”顾雍听了,心中有些不安,他倒是没有顾鸿那么自信。
  
      猛虎之所以之猛虎,就是眼睛了容不下沙子,如果孙坚主持江东,未来江东士族世家恐怕有些波涛了。
  
      ……
  
      这时候,县城的另一角,陆家大宅,陆家的家主,未来东吴大都督陆逊的祖父,年近七旬的老者陆纡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同为江东大世家,陆家相对于这些年有些沉寂的顾家,如今势头旺盛,他的弟弟陆康把握整个庐江,他的儿子陆俊在九江插了一手,任九江都尉。
  
      “江东猛虎!”陆纡一袭长袍,手中拄着一杆龙头拐杖,有些驼背苍老的身躯站在门前,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孙坚是一头猛虎,如今猛虎归山,必然横扫无敌,谁也无法忽视带来的变故,他的返回,能让江东变天。
  
      “乱世欲启,江东在乱,惜我陆家无雄主之人也!”
  
      老者微微有些可惜的叹了一口气,陆家底蕴深厚,在江东可占据半壁江山,可惜陆家并没有可争霸天下的雄主,蛇无头而不行,再大的家势,没有一个领头羊,就是一盘散沙,无法在乱世站稳脚步。
  
      “江东的未来,还是顺其自然!”老者无奈的道。
  
      ……
  
      郡守府,更是一片混乱。
  
      许贡和高岱一个主战,一个主和,争得不可开交,而盛宪的性格本来缺少果断,还在左摇右摆,他想让位,又害怕孙坚会要的命,想要抵抗,就凭那些郡兵,他也没有这个胆量。
  
      “孔文,这样下去不行,数万大军堵在城门之外,整个城里面的百姓都人心惶惶的,这事情早晚要解决的,明天一早,你代表我,出城门去见见这个孙文台,探一探他的心意!”
  
      最后,盛宪考虑再三,只能的咬着牙,无奈的对着高岱,轻声的道。
  
      在郡守府,高岱一直是他最信任的人,也是鼎力支持他稳住吴郡的人,两人乃是莫逆之交,同为吴郡之内,声望斐然士林中人。
  
      这些天,城外的马蹄声都成为了城里面人的一个噩梦,也成了他盛宪的心结,江东军力雄厚,非普通人能挡,一旦攻城,他必败无疑。
  
      “诺!”高岱知道盛宪是松口了,微微一喜,他既并不希望向来平静的吴县生出一场战事,当然,也不希望盛宪出事。
  
      “大人,千万不可!”许贡急忙反对,道:“孙坚来就是狼子野心,岂能轻易罢休,你就不怕他要了你的位置,还要了你的命吗?”
  
      “许都尉,如若不谈,你是打算和破虏将军开战吗?还是你觉得麾下的郡兵能抵挡孙家的数万江东精兵吗?”盛宪知道许贡是个野心勃勃之辈,素来对自己的位置有所窥视,便冷声的道:“你不为城内的百姓想想,最好也为你自己的想想,兵戈一起,必然血流成河,本郡守不希望吴县有人流血丧命。”
  
      “可是?”许贡面色狰狞,还是有些不甘心。
  
      “好了,许都尉,到此为止,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孔文,你去了,可以暗示孙坚,我盛宪并不在乎这个位置。”盛宪已经下定决心了,一旦孙坚点头,就让位,倒不是怕死,只不过不想做无谓的牺牲而已,时值乱世,他有自知之明,就算孙坚不来,他也坐不稳吴郡太守的位置。
  
      许贡最后只能冷哼的一声,然后带着一股脑的怒气,愤愤的离开了郡守府。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孙文台此人绝对不会放过某家的!”许贡直接返回家,坐下来之后,面色阴沉,一想到孙坚入城,他就有些忧心了。
  
      现在他三番两次的阻止江东军返回吴郡,已经和孙坚结仇了,孙坚一旦坐稳了吴郡,恐怕第一个就是找他算账。
  
      “来人!”许贡双眸划过一丝的狠色,大喝一声。
  
      “都尉大人!”几个郡兵走了进来。
  
      “尔等立刻让黄兵曹和刘兵曹来见某家!”许贡开始召集自己的心腹,谋取后路,盛宪松口,孙坚入城的大势已定,他不能再在这里坐以待毙。
  
      ……
  
      “郡守大人,不好了,一个时辰之前,许都尉率领三千郡兵,从南城门离开的吴县。”傍晚的时候,突然有兵卒来报。
  
      盛宪微微一愣,最后叹了一口气,道:“人各有志,由他去吧!”
  
      ……
  
      咯吱咯吱!
  
      江东军围城的第五天,原来已经紧紧闭起的北城门,在门伯王福的提心吊胆之中,数十兵卒共同出力用绞盘当把城门千斤闸拉上去的时候,王福全身都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