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章 孙权练兵记 下

第六十章 孙权练兵记 下


  初平二年,二月,冬去春来,大地复苏,江东之地,百花绽放,洋溢着浓浓的春日气息。
  孙坚的大军南下收复吴郡的战役也打到了激烈的状态。
  严白虎手下本来就有上万大军,在被孙坚的江东军攻击的时候,又从乌程余杭两地强行征调了五千青壮,坚守乌程县。
  孙坚大军到达乌程县之后,连续三日的强攻,并没有拿下坚固的乌程县,然后孙坚驻兵城外,实行的围城之策。
  二月二十日,祖茂的大军率先的攻破了由拳县,许贡麾下的数千将士不过战死数百,其他的全部投降,许贡带着仅仅上百亲卫,逃出了由拳,下落不明。
  由拳县被攻破,许贡败逃,严家军就等于失去对江东军左翼的牵制,严白虎开始心慌了,三次给会稽的郭异写信增援,但是却了无音讯。
  二月二十三日,严白虎派出弟弟严舆,与孙坚谈判,意图率兵南下会稽,退出吴郡,孙坚接见的严舆,直接告诉他,严白虎可以南下,但是军队要留下。
  这支军队是严白虎立身的根本,当然不愿意放弃,谈判破裂。
  二月二十四日,孙坚麾下的江东军继续发起对乌程县的猛烈攻击,吴郡最后的战役打响。
  ——————————————————————————
  吴县,城外骑兵大营。
  “出矛!刺!”
  “喝!”
  “再来,出矛,刺!”
  “喝!”
  整耳欲聋的训练声音在大营周围方圆数里之内,不断的回荡着,校场之上,仅剩下的四千五百多的兵卒,正在重逢的训练着同一个动作。
  这些将士,相对来说,比之前还要精神了,一个个斗志十足,仿佛手中的长矛,一刺出,就能把恶魔教官刺倒。
  “仲谋,你这几天都是重复的训练这一招,刺矛!为什么只是练一招啊?”高台之上,孙策看着孙权,有些不解。
  “在战场上之上,士兵之间,生死其实就只是一招而已。”孙权微微一笑,解析道:“这一招练好了,就能杀下敌人,活下来,练不好,后面还有多少招式都没有用。”
  “也对!”
  孙策一愣,顿时明白的孙权的意思,点点头,然后才笑着问道:“今天你有打算用什么鬼点子来折磨这群士兵?”
  “今天当然是来一点好玩了。”
  孙权嘴角一抹诡异的笑容浮现,让孙策有些心寒,看着这些训练的士卒,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深夜,骑兵大营,到处都是静悄悄,这些士卒白天让孙权这个教官高强度的训练折磨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疲累不堪,而且这在自己的军营之中,没有什么危机感,所以一个个睡得像一头死猪。
  “仲谋,这大深夜的,不睡觉,你想做什么啊?”幽静之中,孙策周泰看着精神奕奕的孙权,甚是不解了。
  “当然是给这些兵一些意外惊喜了!”
  孙权笑吟吟的道:“传令下去,立刻击鼓,明灯,立刻集合队伍,如果一刻钟之内,不能完成集合的,全部淘汰。”
  咚咚咚……
  幽暗之中,一阵阵鼓声,把这些沉睡之中的士卒惊醒了。
  “鸣鼓了?”
  “这是集合的鼓声!”
  “发生的什么事情?”
  “难道有人来偷袭军营?”
  一阵阵的慌乱之中,无数的士卒衣衬凌乱的走出了营帐,集合在了灯火通明的校场之上。
  “淘汰多少?”高台之上,孙权看着旁边的孙河。
  “三百一十人!”孙河低声的道。
  “权教官,请问有什么事情,深夜鸣鼓,而且还是战鼓声,这里并没有战事啊?”一个军侯站出来,有些不满的问道。
  “没事情,本来就是戏弄一下你们,不想让你们睡的安乐!”
  孙权冷冷的道:“不过你们却让我找到的淘汰你们的理由了,从鸣鼓到现在,你们居然用了两刻钟的时间才完成正常的集合,在战场上之上,足够你们所有人死了十次了,你们让我这个教官很失望,所以刚才集合时间之内,超过一刻钟的,全部淘汰。”
  孙权站在高台之上,火把的光芒折射在他幼稚的脸上,说不出来的严肃。
  “教官,这不公平,这里又不是战场?”一个士卒,愤愤不平,小声的嘀咕的道。
  “一个精锐的战士,无论身在何时何地,都是战场!”
  孙权看了看这个士卒,冷冷的道:“这是一个精锐战士最基本的警惕性,如果你没有,那么你就不配成为霸王铁骑。”
  众人一滞,无言相对。
  “全体听命,鉴于你们刚才的动作让我很不爽,全部给我绕着大校场,跑五圈,然后解散,回去睡觉。”
  孙权脸上一抹阴森森的笑容,道:“对了,我最近很悠闲,明天晚上我们继续玩,看来不用多久,就能把你们都赶出去了。”
  一众将士用一种能生吞了孙权的目光,看着了他几眼,最后只能无奈的去跑步。
  “权公子,你在训练他们战场的反应,对吗?”周泰目光一亮,问道。
  “没错,战场上要是迅速的反应,只有死路一条,这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才是好戏!”孙权点点头,道。
  “将军,权公子,我们这样练兵,强度太大了,体力消耗太大,而且你让他们顿顿有肉,自然开销也太大了,程普将军对我们的最近的后勤已经有意见了,说我们后勤的比前线的战斗部队还要恐怖数倍,就我们骑兵的营的花费,就能养数万大军了。”孙河突然道。
  “权的训练的确有些太高难度了,特别是体能训练,一般人承受不了,就这一个训练,就能淘汰上千人!”孙策叹声的道。
  “这是难免的,一支精锐部队,必须这样训练,消耗也是难免了,没有这样的肉食补充,难成气候!”孙权没有在乎,道:“程叔父那边,我去说,这个花费不能断!”
  接下来的几天,孙权开始了对这些士兵精神上的新一轮的折磨。
  事实证明,孙权的话是不能相信的,第二天晚上,当一众将士已经做好的准备,身不卸甲,手不离兵器,等待孙权的突袭,结果就傻傻的等了一个晚上,在隔日的时候,顶着一个熊猫眼去训练。
  第三天,第四天,还是没有情况了,仿佛没有下文了,结果当他们放松的事情,第五天晚上,情况有又发生了。
  这一次不是深夜鸣鼓,而是在静悄悄的夜色之中,大营失窃了,一个个的兵器都不见了。
  翌日,当他们一大早出操的时候,看着他们自己的兵器堆在了校场中间,上面还坐着一个阴霾着脸的孙权,顿时明白了,又有人被淘汰了。
  孙权的鬼主意是一打一打的来的,从来不安规矩行事,这是士卒越发的谨慎起来了,连睡觉都抱着盔甲兵器。
  到了二月底,能挺过了孙权意志的考核,体能的训练的,仅剩下来三千五百士卒,算是正式过关,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霸王铁骑的骑兵。
  日后纵横天下的霸王铁骑,正式成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