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一章 初平二年,诸侯各起

第六十一章 初平二年,诸侯各起

readx();    初平二年,兖州,东郡,濮阳。
  
      曹操因为得到了江东军的相助,荥阳一战损失的兵力并不多,实力犹在,他不满关东联盟的怠慢,愤然率兵离开了雒阳之后,进驻陈留。
  
      陈留太守张邈自知乱世之中,自己难保陈留之地,敬重曹操为人,便将陈留拱手相让。
  
      曹操接受了张邈手下的兵力,又得到陈留郡作为地盘,势力大涨,坐稳陈留之后,年初,兴兵北上,先后击败了东郡黄巾大将于毒,白绕,眭固,然后又击败了南匈奴的於扶罗,占据东郡。
  
      得到了陈留东郡两地作为根基,曹操名气大涨,成为名副其实的一方诸侯,各方人才来投靠,开始快速的发展起来了。
  
      不就,便有一人前来相投,乃是兖州东郡东阿人,姓程,名昱,字仲德。
  
      曹操大喜,拜为从事。
  
      二月底,颍川大才,荀彧脱离袁绍麾下,自北而来,路过东郡,面见曹操,曹操激动之余,赤足而出,迎接荀彧,说:“尔乃我的子房也!”
  
      两人一番长谈,曹操拜荀彧为别部司马。
  
      三月初,沛国谯县之中,一白衣青年经过了华佗的手术,走过生死门,死里逃生,大病初愈,便北上东郡,在东郡郡守府门口,摆下一棋局,败尽曹操麾下之谋士,程昱奋战一个时辰,终究一子落败,最后荀彧出战。
  
      “志才,此为何故?”荀彧一边小心翼翼的下子,一边看着这个熟悉的青年,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文若,隆此局非为你而摆!”白衣青年淡淡一笑。
  
      荀彧立刻明白了,这个在颍川有神智之称的寒门才子戏隆是为了曹操而来的,神色大喜,便立刻起身,让曹操亲自上阵。
  
      他可是知道戏志才的能力,颍川能者不少,但是能让荀彧此等心高气傲之辈都敬重的一个巴掌也能数的过来,戏志才排在第一。
  
      “某家曹孟德!”曹操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一边下棋,一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能荀彧也赞叹不已的白衣青年。
  
      如今的他,有着一颗求才若渴之心,对于人才,他是尊重的。
  
      “颍川戏隆,戏志才!”白衣青年一子下,报上名号。
  
      “尔堵某东郡之门,所谓何来?”曹操沉声问道。
  
      “为汝而来!”戏志才目光微微眯起,凝视了一眼曹操,轻声的道。对于曹操这个人,他是陌生的,不过当日煮酒论天下的时候,孙权和许邵都共推此人非凡,所以他就来了。
  
      “曹孟德,而有刺董之心,可敢答隆三问?”戏志才喝声问道。
  
      “有何不敢?”曹操面色坦然。
  
      “当今之天下,何之天下?”戏志才目光一动,沉声第一问。
  
      “大汉之天下!”曹操双眸通透,明亮闪闪,没有丝毫的犹豫,朗声道:“大汉虽残落,但是始终是天下之正统。”
  
      “当今之天下,何之天下?”戏志才沉默了一下,紧接着第二问。
  
      “百姓之天下!”曹操瞳孔微微有些收缩,额头冷汗渗出,最后咬咬牙,沉声道:“天下万民,才是天下之根基。”
  
      “当今之天下,何之天下?”戏志才微微一笑,仿佛有些满意曹操的答案,提出的第三问。
  
      曹操双眸瞪大,额头冷汗如雨,戏志才的问题仿佛一座重山压在他的头顶,有些喘不过气来,戏志才的第一问是问天,第二问之问人,第三问就是问心。
  
      “某之天下!”
  
      曹操仿佛顶着巨大的压力,把这四个字吐出来,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朗声的道:“曹操一人之力虽薄弱,但是大丈夫当负天下之安危。”
  
      “哈哈哈……”戏志才闻言,大笑,长身而起,指了指棋盘,躬身道:“主公,这一局,你输了。”
  
      “输一局,能换你戏志才相助,某输的心甘情愿!”曹操听到戏志才吐出‘主公’二字,心中大喜,站起来,拉着戏志才,并肩而入郡守府。
  
      一天之后,戏志才以曹军祭酒军师之位,出现在曹军的军营。
  
      ————————————————————————
  
      关东联盟散去,袁绍率军返回渤海,便开始了策划夺取冀州的战役,如今的冀州韩馥尚有上将潘凤,潘凤掌控冀州数万精兵,对韩馥忠心耿耿。
  
      初平二年,正月,袁绍出兵渤海,麾下兵多将广,大败潘凤于河间郡。
  
      二月,袁绍立足渤海河间,便邀请韩馥,以幼帝在董卓挟持为由,共讨立新帝之事,韩馥推掉了,袁绍大怒继续出兵攻打安平郡。
  
      韩馥麾下仅一潘凤可为臂膀,而袁绍麾下不仅仅有大将颜良文丑,还有猛将麴义,麴义麾下一先登营,耗费袁绍无数资源练出的重甲战兵,所向无敌。
  
      潘凤独木难以支,无奈之下,只有退守巨鹿。
  
      冀州之中便形成了两大的势力,袁绍虽然兵强马壮,但是相对来说缺少名正言顺,拿下安平郡之后,他便开始停下的兵事,开始四处招揽人才,提高自己的声望。
  
      韩馥虽无诸侯之能,但是尚且占据大义,得冀州人心,而且麾下还有潘凤此上将支柱,勉强还能支持冀州半壁江山。
  
      ————————————————————————————
  
      相对来说,袁术就比其他诸侯强大的多了,联盟一散,他麾下的兵力没有丝毫的损伤,成了了最大的一路诸侯。
  
      袁术以南阳郡和汝南郡为根基,这两郡人口众多,募得十数万大军,而且他麾下文有阎象,杨弘,武有纪灵,雷薄,陈兰张勋也皆然是大将之才。
  
      初平二年,袁术出兵豫州,驱赶袁绍部将周隅,周隅不敌,只能逃出豫州,投奔九江周昂,袁术用了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就拿下了整个豫州,一时间声势威震天下。
  
      他成为了天下无数诸侯之中,最强的一路。
  
      当然,袁术也不是没有对手,荆州刘表,单骑入襄阳,得到了荆州各世家的支持,夺取了荆州,南阳乃是荆州所属,岂能拱手相让。
  
      荆州乃是乃是天下重地,地大物博,粮草充足,刘表虽然崇文,但是并没有抑武,荆州军的战斗力并不差。
  
      两大诸侯在萦绕着南阳之地,拉开的战幕。
  
      ————————————
  
      关东诸侯各有纷争,相对来说,长安就平静多了,雒阳的上百万的百姓涌入长安,昔日的京都繁荣再显。
  
      不过这些安静繁荣都只是表面上的,安静之下,长安就仿佛一个快要安装了定时炸弹的火药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董卓已经失去的当年马踏凉州的勇武壮志,如今不过是一个只懂得享受安乐的残暴胖子而已。
  
      他占据长安之后,驱使十数万民夫,在长安城外建筑了一个,郿坞,修轵道,又派官吏四出采选民间少女,藏在郿坞中,金玉珍宝,锦绣绮罗,逐日运积,不计其数。
  
      而相对,他的义子吕布在虎牢一战之中,以天下第一武将之名,扬于西凉军,渐渐的收买的不少的人心,不到一年光景,已经可以和董卓麾下的势力相对抗衡了。
  
      在长安,不少人都看出来了,吕布和董卓,必有一伤。
  
      同时,一些始终忠于汉室的老臣,以王允,蔡邕为首,开始暗地里密谋着如何除去乱臣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