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七章 猛虎归来

第六十七章 猛虎归来


  初平二年,三月的最后一日,孙坚率大军返回吴县,程普事先率领郡守府的大小官员,在城外百米之外恭迎,声势浩大,威风凛然。
  孙坚骑马进入城门的时候,听到的程普的汇报,怒气瞬间爆发,顺手一刀把城门左边的一个上千斤石狮子劈成两段。
  “胆敢伤我孙坚妻儿,莫论尔等是何方贼子,上入九霄,下至黄泉,吾必定把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一声怒吼,孙坚以强大的真气驾驭声音,一阵阵声波在吴县的虚空之中回荡,县城之内的无数人心惊胆跳,骇然失色。
  这是猛虎的之怒,也是猛虎的宣言。
  虎有虎威,孙坚是何等人啊,不说他一身强大无匹的武艺,单单是说他从十几岁出入战场,积累下来的一声杀气,如果爆发出来,能把人生生吓死。
  如今有人居然敢对他妻儿动手,可想而知这头猛虎的暴怒了。
  ——————————————————
  吴县城西,顾家名下的一个院子,一个黑衣男子恭敬的站在许贡的身后,许贡早在从由拳战败之后就偷偷的返回的吴县。
  毕竟做过好几年的吴郡都尉,在吴县,他也是有些根基的。
  “你们三人一起出手,事先还有准备,怎么会失手了呢?”许贡这时候仿佛听到的城外的虎啸之声,面色狰狞,很难看。
  许贡自幼家底丰厚,好收门客,中年和尚陈况,玄衣大汉许兵还有面前这个黑衣男子王锐跟随他已经超过十年门客,不仅仅武艺高强,而且对他是忠心耿耿。
  “大人,本来我们已经得手的,但是半路杀出来了一个武艺高强的青年,挡住了我们,让孙坚的两个妻子还有孙权捡回来的一条命。”
  黑衣男子王锐对着许贡的背影,微微躬身,神情很是冷漠,解析道:“陈况和许兵也让这个青年缠住,脱不了身,才死在孙策的枪下。”
  “该死!孙家的人命真好。”许贡咬咬牙,双眸阴冷。
  自从由拳一战,他麾下几千兵马近乎全军覆没,对于孙坚,他就彻底的恨上了,杀孙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孙坚本身战力滔天,就算不在军营,出入身边都最少有几十卫士,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他才选着从吴夫人和孙权之处下手,以他呲牙必报的小人心态,杀不了孙坚,杀了他妻儿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大人,如今孙坚返回吴县了,我们还是早日离开吴县吧!”黑衣男子王锐看着许贡,低声的劝道。
  “我不走!”
  许贡的面色有些狰狞,一个充满怨狠的冷声,道:“吾如今已经一无所有,一定要孙家人给我陪葬,现在孙家一团乱,肯定以为我一早已经逃出了吴县,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我要孙坚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在面前。”
  “可是……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孙坚一定会加紧保护孙家的人。”王锐感觉许贡有些疯狂了,但是他依旧对许贡忠心耿耿,轻声的道。
  “其他人或者难,但是有一人,我们还是有机会的。”许贡目光微微一亮,阴森森的一笑,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意。
  “谁?”王锐有些不解。
  “孙策!”
  许贡为了刺杀孙家的人,做了很多的功夫,冷声的道:“他虽然勇武,但是年纪尚小,不过十六七,还没有孙坚这等强大的战力,而且年少气盛,性格太傲气,出入最多只带着几个护卫,最好下手。”
  “就算是如此,如今许兵和陈况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人,我们也没有能力刺杀孙策啊!”王锐摇摇头,道。
  如果其他两人尚在,倒可以试一试,陈况擅长布局,布陷阱,许兵勇武直前,担当主战,然后他再在阴暗之处狠狠的来上致命的一剑。
  许贡沉默了,问道:“我们还有多少人?”
  “在浮屠寺院一战之中的一百兄弟无一归来,全部战死,如今我们只有剩下二十个最后的兄弟。”王锐道。
  “够了,有人会帮助我们的!”许贡目光划过一丝坚定的光芒,冷声的道:“出其不意,加上几个战弩,孙策就算是有翅膀,也飞不掉。”
  “大人,我们去哪里弄战弩啊?”王锐微微一惊,问道。
  弩不是普通的弓箭,除了军队和一些权贵豪门之外,就连一般的本地豪强家族也未必拥有。
  “有人会给我们送来的。”许贡冷笑,自信的道。
  ————————————————————————
  孙坚返回吴县的时候,已经是孙权醒过来的第五天的,经过这些天的修养,恢复的还不错,这个于郝虽然声名不显,但是医术还真不赖,除了内伤,还有胸前的拿到刀伤,其他的都开始结疤了。
  “仲谋,你现在感觉如何?”
  孙坚担心孙权,返回孙家之后,还没有卸甲,就直奔孙权的厢房之中,看着孙权身上的疤痕,目光瞬间就赤红了。
  当初在混乱的汜水关战场,孙权硬生生率领几千人杀出重围,连一条小疤痕都没有留下,完好无损,没想到在自己家门口,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上,特别是胸前的那道刀痕,如果再长一点,就直接砍到脖子的大动脉了,那就死定了。
  这让孙坚这个做父亲有些难受。
  这是他的疏忽,如果不是他让许贡在由拳逃跑了,也许就不会酿成了今日的祸端。
  “父亲,这些都是外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权没事!”孙权微微一笑,现在的他,虽然还不能下床,但是面前能坐起来的,打趣的道:“孙家的男儿,总要受点伤的,身上没一两条疤痕,都不算上过战场。”
  “哈哈哈……说的好,不愧是吾儿!”
  孙坚看着孙权如此,倒是放心不小,大笑,然后一直虎手拍了拍孙权的肩膀,才问道:“事情的经过德茂已经和我说的,你放心,为父绝对不会让的这一刀白挨的,一定把许贡的人头带回来。”
  “我孙权当然不会白挨这么一刀,许贡这支老鼠**还在吴县,我一定亲自把他逼出来,但是现在吴县的情形,许贡现在已经不是主要的了!”
  孙权眯起眼睛,冷声的道:“就凭一个许贡,能知道我娘提前去礼佛,就能提前设下杀局,围杀我们,难道他能未卜先知吗?”
  “你是说?”孙坚在孙权榻前的一张椅子坐下来,刚毅的面色之中有一抹阴冷的杀气,寒气逼人。
  “我们家里有鬼!”
  孙权轻声的道:“娘要去礼佛的事情只有家里人知道,而且知道的还不多,这一件事情,我醒过来的第一天就已经让大兄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的。”
  “恐怕不仅仅是家里有鬼吧!”孙坚也是一个聪明人,微微叹了一声,在他接到妻儿被刺杀的第一反应,不是许贡,而是吴县之中的世家权贵动的手。
  说到底,在吴郡之中始终有人不满意他孙坚的强势。
  不说整个江东,单单是吴郡,大小世家豪门,还有本土缙绅,交错在一起,盘根错节,形成一张大网,孙坚的进驻已经伤害到这张大网的利益,其中必然有人会反抗。
  只是他现在还找不到牵头的。
  “这肯定有人牵桥搭路,至于是谁,父亲心中应该多多少少心中有数!”孙权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漠的笑容。
  “这也是为父头疼的地方,我不介意杀入,也不畏惧杀入,但是我想要杀的名声言顺!”
  孙坚知道自己这一次自己必须举起屠刀,但是并不想一下子走到这些世家豪门的对立面,这对他统治吴郡有害无利。
  “权知道父亲的意思,父亲,你先让程叔父开城门吧。”
  孙权沉默了一下,双眸划过一丝精芒,轻声的道:“吴县如今是我们孙家的中心县城,关乎孙家的面子,不能一直关着,会让人小看的,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父亲名声言顺对他们动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