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八章 赚了一个贴身护卫

第六十八章 赚了一个贴身护卫


  徐盛,字文向,琅邪莒县人,未来东吴悍将,位列东吴十二虎臣。
  在孙权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徐盛的详细历史,只有一个印象,东吴悍将,准确来说,孙权能记住的三国历史之中,东吴十二虎臣也只不过是闻其名,而不知道其历史。
  不过如果孙权没有记错的话,徐盛应该是在孙策死了之后才会投靠江东的,还有**年,没想到居然提前的遇上了,而且机缘巧合之下还救了他几人的性命。
  不过,如果不是徐盛的横空杀出,这一次孙权的小命就冻过水了,恐怕真的就要去见阎王爷了。
  …………………………
  四月,一场小小的春雨过后,整个无县的空气很清新,孙权虽然还受着伤,不能行动自如,但是他让人做了一个轮椅,窝在屋子里六七天,今天天气好,就让人推着轮椅在小花园里面转悠一下。
  在后面给他推轮椅的就是一袭简单布衣的青年,徐盛。
  “徐大哥,你是哪里人啊?”
  这是孙权受伤之后第一次召见徐盛,之前他连床都下不了,孙策等人也忙碌着找内鬼,一时间就没有顾及上这个大恩人。
  “权公子,盛来自徐州,是琅琊郡莒县人!”徐盛之所以出手,不过是看不过眼一群人截杀少年妇孺,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救了孙家的人,一下子心思有点熟络起来了。
  “徐州人?”孙权目光微微有些惊讶,轻声的问道:“那你来江东是游学的,还是做买卖的?我请人调查回来的结果,你在吴县的日子好像有些落魄啊。”
  孙权醒过来之后,一早就让人调查一下徐盛,徐盛是大才,想要招揽这等人才,自然要了解更多的消息,好对症下药。
  “说起这个,盛一言难尽啊!”
  徐盛顿时双眸有一丝的厉芒,然后有些苦笑。
  徐家本是琅邪莒县的一个小商贾,做的是私盐的买卖,这个年头商贾的位置不高,上个月的时候,徐家和莒县的一个本地乡绅豪强结了仇。
  结果徐父在和这个豪强争执的时候,活活的被打死了,这个豪强家族在莒县是个土皇帝,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吞了他家的财产,然后一把火烧了整个徐家。
  徐盛自幼练武,一身好武艺,但是他父亲觉得想要出人头地就要文武双全,于是花费的不少钱财,把他送去琅琊郡的一个私人学府深造。
  东汉末年,官学不稳定,但是私学很泛滥,一些有点名气的学者大儒都是开设自己的私学。
  当徐盛接到消息,返回莒县的时候,整个徐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一怒起来,闯入那个豪强家里,一柄大刀,杀其全家三百多口。
  东汉末年,世家,豪门,士族,乡绅,这些势力已经形成的一张巨大的网络,笼罩着各州各郡各县,徐盛杀其满门就是等于对整个琅琊郡的权贵豪门挑衅,他们自然不会容得下徐盛。
  之后徐盛便遭到官府的抓捕和一些世家门客的追杀,他虽然年仅二十,但是一身武艺境界已经晋升练气小成的巅峰,凭借霸道的刀法,他拥有堪比练气大成武者的战斗力,硬生生杀出的琅琊郡,一路南下。
  本来他是想去投靠会稽郡的一个世交叔父的,不过到了吴县,身上的钱就用的差不多了,就想在吴县要找些短活,赚点盘川。
  因为武艺不错,就给吴县的一户商贾人家做了护卫,在救孙权的那一天,他正好护送主人家去礼佛,刚好就碰上了。
  “原来如此,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孙权听徐盛的这一番话之后,目光微微一亮,但是面色依旧很沉稳。
  徐盛武艺不错,孙坚,孙策都看上了,而且又因为救了孙家的夫人公子,孙坚肯定不会亏待他,要不是孙权强行压着,估计那一大一小早就来抢生意了,经过此一劫,孙权有些缺乏安全感了,朱治离开之后,自己身边就没有什么高手护卫。
  徐盛不错,武艺尚在朱治之上,而且年轻,就算放在江东军之中,位置也不会高。
  整个江东军,就一个人孙策能在二十岁以下,身居独自领兵高位,就算周泰和蒋钦,都是只能做副手,毕竟江东军已经成军好几年,从长沙开始,经历的大小战役无数,难免会说一个资历。
  让他给自己做几年保镖,也是一种赚资历的办法,毕竟如今的孙权也算是江东军的决策层,在军中,无论是孙坚还是孙策,程普黄盖他们对孙权都是放在平等地位的。
  “权公子,盛想从军!”
  徐盛深呼吸了一口气,凝视着轮椅上孙权的小身影,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的希冀,恭敬的道:“盛本无一能,唯一所长,只有这一身武艺,所以愿意以掌中之刀,成就功名。”
  孙坚,他曾经闻其名,一代江东猛虎,战功赫赫,如今江东军又以雷霆之势扫平的吴郡,所以他对江东军很看到。
  “徐盛,你救了我的两个母亲,救了我,救了我蔡姐姐,你就是我孙家的大恩人,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提出来。”徐盛的这个回答在孙权的意料之中。
  “权公子,这不过盛适逢其会,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徐盛没有仗恩而骄,反而愈发的谨慎起来了。
  孙权嘴角一抹勾勒出一抹深邃的笑容,轻声的道:“恩就是恩,孙家恩怨分明,有恩必报,有仇必还,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我父亲很看好你,他想把你招揽到江东军之中,而且我们江东军很快就要对会稽和丹阳发起战役,正是用人之际,我可以让父亲,以六百石秩的平贼校尉让你从军,以一部司马之位而待。”
  汉朝的官位以石为秩,最高的官职秩万石,比如朝廷之上的太尉,司空,还有军职上的大将军,骠骑将军都是秩万石的官职,万石之下,还有中二千石,真二千石,二千石……普通的太守都是秩二千石的官位。
  而平贼校尉之一个军职,这个年头,杂号校尉不少,以秩四百石到一千五百石不等。
  一部司马,就等于孙策现在的位置,统领一部,最少上千人。
  “嘶!”
  徐盛闻言,瞳孔猛然的收缩,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步登天的节奏啊,秩六百石的官位已经相当于他们莒县的县长了,不应该比他们县长还要高,莒县的县长才秩四百石的而已。
  不过兴奋了之后,徐盛还是冷静的下来,心中沉默了一下,感觉这个官位恐怕有些烫手,他不过一介布衣,凭一仗不大就做这么大的位置,江东军之中武艺在自己之上的也有不少。
  “权公子,盛不过是一届匹夫,才疏学浅,恐怕难以担当此重任,盛愿意从一小兵做起!”徐盛深呼吸了一口气,很艰难的拒绝了这个位置。
  他知道,孙权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说的出就做的到,这些天他一直住在孙家,也算了解到了一些孙权在孙家的地位,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孩子。
  孙权这是在报救命之恩,但是他绝对不能承受,不然以后在江东军的日子就难过了,这点理智他还是有了。
  “你还不错,够冷静,没有让一时的高位冲昏的脑子。”孙权看着他,满意的微微一笑。
  徐盛一听,顿时冷汗直冒。他明白了,孙权这是在试探自己的心境,要是自己选择了这个位置,恐怕以后就会失去孙家的这份报恩之心。
  他并不需要孙家报恩,但是他既然选择的投靠江东军,那么如果孙家一直保持这个恩情就是他最大的一笔财富。
  “我给你第二个选择,我身边现在少一个护卫,你的武艺很不错。”孙权眯着眼睛,轻声的道:“但是年纪尚轻,资历不足,而且想要在江东军中立足,仅仅靠你手中之刀是不行的,必须要懂得派兵布阵,才能为将,你不懂兵法,就只能成为一个只懂得冲锋的士兵,而不是领兵大将,我手中有我父亲的全部兵书,你给我做三年的护卫,用这三年你可以随意翻阅这些兵书,如何?”
  徐盛闻言,顿时咬咬牙齿,面色有些挣扎,孙权说的没错,他只有武艺,不懂排兵布阵,成不了大将,所以孙权提到孙坚的兵书的时候,他动心的,但是仅仅给孙权做护卫又有些不甘心。
  最后他死死的盯着孙权的琥珀般的眸子,下了决心,轻声的问道:“仅仅三年?”
  “三年!”
  “所有的兵书随我学习?”
  “只要孙家有的,随便你!”
  “成交!”徐盛感觉自己不过二十岁而已,在沙场上建功立业的机会多的是,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很好,以后你就住在我的院子里面,等会我会让人收拾厢房,沿着这个走廊走到头就是我的书房,里面有不仅仅是我父亲的兵书,还有我这段时间收集而来的兵书,你可以随便去看。”
  而孙权的小脸则在偷偷的乐了起来,又一个傻乎乎的猛人落在他手中的,有了这么一个大高手,最少以后睡觉能踏实一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