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七十一章 黄雀在后

第七十一章 黄雀在后


  拾一再一次感谢墨寻天下书友,太给力了!
  —————————————————————————————
  长街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就在孙策暴烈的一枪破掉一架床弩的时候,就已经把阁楼之上许贡三人吓的胆战心惊的。
  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刺杀,但是没有想到还是低估了孙策这个弱冠之年的少年,那暴力的一击,算是把他们三个震慑住了。
  孙策太强大的。
  而且最重要的孙策左右两个护卫武艺绝对不在孙策之下,不然就凭孙策,面对三架强大的床弩,就算再强大也要饮恨于长街之中。
  就在周泰和徐盛爆发实力的时候,许贡三人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今天晚上恐怕是一个陷阱,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慌乱,二话不说,三人直接下了阁楼,在楼下等到的十来个护卫保护之下,立刻撤离这是非之地。
  不过他们刚刚打开一扇隐蔽的后门,一看,面色顿时大变,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了。
  他们看到的是已经候在屋外,整整齐齐的县兵,一个个穿着蓑衣,队形整齐,最少上百人,其中还有几人顶着油纸伞,在雨中举着火把,已经把这里重重的包围了。
  “朱治?”张初咬咬牙,凝视着领头的人,面色变得无比的苍白。
  领头的是一个高大孔武的大汉,穿着一身县令的官袍,很严肃,身上散着一丝丝的杀气,正是吴县的县令,朱治。
  “诸位,久违了!”朱治嘴角一抹冷笑,看着三人,冷声喝到:“是尔等束手就擒,还是让本官亲自来动手啊!”
  “杀!”
  上百县兵明显都是精锐的江东军士,齐齐拔出手中的环首刀,杀气浓郁,压制这几人仿佛都可以出手。
  朱治担任吴县的县令之后,孙坚从军中把侄儿孙贲调来担县尉,开始整顿维持吴县治安的县兵,把几个兵曹都换掉,还从军中调来了两百将士,作为县兵的根基。
  许贡三人面色一瞬间变的无比的苍白起来,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
  “原来这是一个圈套,好手段!”许贡一步踏出,面色有些狰狞,盯着朱治双眸赤红,心中一股怒火燃烧。
  到了这个时候,他心中已然明白了,这一次的刺杀从头到尾都是孙家的计谋,就是想要把他们引出来,一网打尽。
  斗笠男子的身躯也不由自主的有些颤动,让孙家抓了一个现行,即使是他的身份,恐怕也是在劫难逃了。
  张初也面色难看的可以,他不怕死,但是恐怕连累到张家要完蛋了。
  这时候,朱治身后,几个人撑着油纸伞,推着一个轮椅走出来,轮椅之上坐着一个瘦弱的少年,少年的一双琥珀眸子在黑夜之中甚是闪亮。
  “许贡!”孙权抬起头,眯着小眼睛,凝视着中间的许贡。
  “孙权,你就是孙权。”
  许贡一看到孙权的身影,突然恍然一悟,有些骇然,大声的喝到:“今天的圈套是你设计的?对不对?是你?”
  对于孙权的传闻,他也略有所闻,但是有些不相信,甚至压根就不在乎,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没阅历,没经验,在聪明也不过是小聪明,能有什么作为,多半是谣传的,却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栽在了这个少年之手。
  “没错,我就是差一点就死在你许贡的手上孙权,你知道吗,这些天我孙权实在太想念你许贡了,都想到有些茶饭不思了,今天终于逮到你了。”孙权嘴角一抹幽冷的笑容,大喝一声:“给我全部拿下,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寺院里面的刺杀是孙权重生以来吃了最大的一次亏,甚至乎差一点把小命给丢了,所以对许贡这个仇人,他都有点刻骨铭心了。
  “诺!”
  一众县兵听到命令,立刻如狼似虎,一拥而上。
  “儿郎们,杀出去!”
  许贡几人当然不会这么束手就擒,这种情景就算是螳臂当车,困兽犹斗,也要拼一丝的生机,身边的十来个护卫直接动手。
  不过三两下功夫,这些护卫就让精锐的县兵给一一的干掉了,许贡三人更是让他们五花大绑的起来。
  “把他的斗笠给我揭开,我很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孙权双眸之中划过一丝兴奋的光芒,看着那个斗笠男子,嘴角有一抹玩味的笑容。
  许贡张初都在预料之中,不过这个斗笠男子就有些让他惊喜了,不过这个人的身份他也猜到了**成。
  一个县兵暴力扯下了他的斗笠,把火把靠近,露出了一张有些发福的脸庞。
  “你是吴县前县令,顾舟?居然是你,我要杀了你。”朱治微微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个男子,顿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勃然大怒起来,死死的凝视着他,真想要一刀干掉他。
  顾舟双眸冷漠的看着朱治,虽然顾鸿三申五令的不让对付孙家,但是他还是不甘心自己的官位一下子让孙坚给拿下了,所以才会暗中支持许贡,刺杀孙策。
  长街上的三架床弩就是他一手提供的。
  “叔父,稍安勿躁,还不能杀,他我还有用。”
  孙权坐在轮椅之上,琥珀眸子凝视着顾舟,微微眯眼,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笑道:“顾舟,我真的要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机会,给了我们孙家的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顾舟猛然之间面色大变,凝视着孙权,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他感觉到一股猛烈的不安,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家族。
  “你说呢?”孙权冷笑。
  “孙权,你敢?”
  顾舟顿时明白了,他成为的孙家攻击顾家的理由,这一刻,他无比的后悔,冷然冷喝一声,在几个县兵的镇压之下,双眸暴瞪,死死的瞪着孙权,大声的道:“此乃我个人之举,与顾家无关!”
  “有没有关系,你说的不算,顾家说的不算,我父亲说的才算!”
  孙权耸耸肩膀,装过头来,对着朱治轻声的道:“叔父,把他们三人各自关进一个独立牢房,一天十二个时辰,找人死死的盯着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死掉,这就是我们的筹码,自己吗?”
  “治明白!”
  朱治在孙权面前,还是那个贴身护卫,恭敬的点头,然后对着几个兵曹,大声的道:“把人给我带下去,小心看管,一点差错都不能出,明白吗?”
  “诺!”
  一众县兵押着三人,踏着细雨开始返回的县衙。
  咻咻咻咻……
  朱治孙权带着上百县兵,押着三人,就要返回县衙的的时候,走到距离县衙的仅剩下两天街道的时候,突然一阵箭雨射来,最前面的十几个县兵一时不备,让箭矢穿过,立刻倒地。
  “敌袭,保护公子!”朱治毕竟是武将出身,反应很快,大喝一声,高大的身躯保护在孙权的面前,左右几个护卫也死死的挡在孙权面前。
  “结军阵。”
  朱治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出现状况,也让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手中一柄普通的环首刀,大喝一声。
  这些县兵毕竟不是那些普通的县兵,是江东军精锐之兵,反应很快,剩下的县兵立刻前后而列,凝结一个简单的军阵。
  “杀!”
  上百刺客突然杀出,没有一点的前兆,明显非一般人,来势汹汹,一个个都蒙着脸,穿着蓑衣,前赴后继,扑上来,不计较死亡,直扑许贡三人,特别是顾舟。
  “不好,这是冲着他们三个来的,全体听令,给我护着他们三个!”坐在轮椅上的孙权也微微有些大吃一惊,看着左右涌出来的上百刺客,沉默了一下,顿时明白了。
  自己布局引出许贡,但是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做的黄雀,不过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想要斩杀自己手中刚刚得到的三个筹码。
  这三个筹码,各自都有大用,绝对不能出差错。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