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七十四章 斩许,杀顾,留张!

第七十四章 斩许,杀顾,留张!


  在三国的历史上,孙策能够打下江东,最大的依靠就是两人,一个是周瑜,一个是张昭。
  这两个都是江东最顶级的谋士,和曹操麾下的王佐之才荀彧,鬼才郭嘉都是一个等级的,这个时代最顶尖的那一拨智者,一个擅战,一个擅政。
  历史上,建安五年,孙策在被刺杀之后,没有支持几天就去了,临终之前,把江东的江山交给了孙权,同时也给了孙权一句话,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
  这意思就是,在军事上你可以依靠周瑜,而政务上你则可以依靠张昭,可想而知张昭在孙策心中的地位。
  ……………………
  自从孙权答应孙坚为江东军寻找人才之后,就一直留意张昭,想要提前把这个顶级的谋士找出来,可是他对张昭的历史知道的不多,也不知道这人在不在江东,人海茫茫,一直没有头绪。
  没想到今天张昭居然亲自送上门了,孙权一下子乐了
  “仲谋,你是说此人值得本座亲自迎接?”孙坚微微一愣,眉头一挑,看了一眼孙权,他身居高位,自然有他傲气。
  “值得!”孙权坚定的点点头。
  张昭要是不值得孙坚亲迎,诸葛孔明也就不配刘备三顾茅庐了,孙权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短,深深的明白这个时代那些大才之人想要的那种尊重。
  “那好吧,为父相信你的眼光,诸位随我而来。”孙坚沉默了一下,便长声而起。
  “诺!”
  众人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是孙坚都动身了,他们没有理由坐着。
  孙坚虽然对于张昭不太了解,但是相信孙权的目光,既然一向挑剔的孙权对这个张昭这么重视,那么这个张昭必然有过人之处。
  于是乎他随了孙权的意思,率领郡守府上下官吏,亲自出门迎接张昭。
  孙坚的这一个动作,倒是把本来就有点心情就有些忐忑不安的张昭吓了一大跳。
  “彭城张昭,张子布,拜见破虏将军。”郡守府前院,张昭看着孙坚一众人,不仅仅是惊讶,还有一丝的感动,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一拱,恭敬的施礼。
  他虽然在徐州彭城有点声明,但是对于江东来说,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之辈,而孙坚乃是名声天下的乌程侯,破虏将军,更是江东赫赫有名的猛虎,能亲自来迎接他,就是对他最大的看重,如今还带着郡守府百官,这更是说明了孙坚对于他的尊重。
  这让他更加的坚信的自己的决定,孙坚是值得他投靠的雄主。
  “子布,你能来投靠本将军,乃是本将军的福气,不必多礼,我们里面说话。”
  孙坚一双虎眸凝视了面前这个看着有些落魄的中年儒生,约莫三十四五,衣服有些破旧,上面打了好几个补丁,但是很整洁。
  虽然孙坚还看不出来这个张昭有什么特别,但是他还是耐着心,很亲切的牵着张昭的手,走进了大堂之上。
  “诺!”张昭倒是有些受宠若惊,随着众人迈入的严谨的郡守府的大堂之上,他微微扫视了一眼,顿时明白了,这里的十来个人,都是江东军的高层。
  不过这些人,除了孙坚之外,其他人明显都对他有一丝丝敌意,这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从他在门口说能替孙坚解愁,就无疑得罪了这些江东军的高层,只要他能在江东军站稳脚步,这个问题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子布,来,这边坐!”走进大堂,孙坚重新坐在首位,然后伸手,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微笑的道。
  刷刷刷……一众眼神顿时有些嫉妒的盯着张昭。
  “诺!”到了这里,张昭倒没有丝毫的怯场,反而是放下了心来,很坦然的跪坐在孙坚的身边,这倒是让孙坚双眸微微一亮,虽然不知道张昭的才能如何,但是最少他养气的功夫不错。
  毕竟一个陌生人,能在江东军的一众高层面前,坦然的坐在他身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
  “张先生,你刚才说能解主公之愁,不知道尔可知主公有何之愁也?”众人对这个中年儒生明显有些不信任,大堂之上,一个人站起来,声音尖锐的问道。
  “当然!”
  张昭深呼吸一口气,目光迎接了上去,丝毫不退缩,表现出一种强硬来了,他知道,想要在江东军站稳脚步,就不能退缩,必须表现出能与孙坚如此重视他的分量来。
  君以国士待我,我比以国士报之!
  “主公如今之愁,莫过于张初,顾舟和许贡三人而已!”张昭轻声的道。
  “此乃吴县人都知道的事情,何必尔来言!”一个郡守府的官吏,冷声的道。
  “呵呵……昭还知道,主公如今所忌惮的不过是江东士族,如今所想的并不是三人的杀与不杀,主公不惜以大公子之安全为诱引,把此三人引出来,莫过于想利用他们,对付江东根深蒂固的士族缙绅罢了。”
  张昭早出发来郡守府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东西分析了一边,如今侃侃而谈,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身上散发出一丝独特的傲气和自信。
  “张昭,尔不可胡言。”程普面色微微一变,大声喝道。
  江东士族,在江东是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孙坚想要对付他们是一回事,但是这么坦荡荡的说出来,众人面色都变了。
  “哈哈哈,无碍!”孙坚反而不在意,一双虎眸通通有神的看着张昭,道:“子布,你既然知道本将军的忧愁,可有解决之法。”
  “那子布就要问问,将军想要的结果了!”张昭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算是得到了孙坚的最初步的认可,便恭敬的问道。
  “结果?”孙坚微微眯眼,霸气的道:“我要吴郡的和平,但是不容许吴郡有我掌控不了的力量!”
  “此事简单!”
  张昭沉默了一下,才低沉的道:“斩许,杀顾,留张!”
  “斩许,杀顾,留张?”
  众人心中微微一动,看着张昭的眼神倒是没有那么的敌意,反而深沉起来,他们明白张昭着话的意思,但是不明白张昭这么做的用意。
  “为何?”孙坚眉头一动,问道。
  “当众斩杀许贡,这是震慑,震慑吴郡上下。”
  张昭知道他能不能得到孙坚的重视,就看着这一次了,站起来,朗声的解析,道:“而顾舟虽然是顾家人,但是绝对不能留,不过主公现在并不想和顾家彻底的翻面,所以不能明目张胆的斩杀,因为这样必然会让顾家声明扫地,世家豪门最重视了就是名气,这会人顾家鱼死网破了。主公可以尝试和顾家人商量,以粮草,或者土地这些同等的利益,换取顾舟的‘病死’,一方面可以警告顾家,一方面可以得到主公想要的。”
  “此计大善!”
  孙坚神色微微一喜,笑了笑,带着一丝满意的眼神凝视着张昭。
  “那为什么要留下张初呢?”孙权眯着小眼睛,凝视着张昭,突然问道。
  张昭就是张昭,盛名之下无虚士,能在历史上留下这么大的名气,绝对非泛泛之辈,三两下就把他们为难的半天的问题给解决了。
  “主公,本地缙绅比那些江东的世家望族还要难对付,毕竟他们掌控吴郡六成以上的土地,人口,一个不慎,难免会造成吴郡的大乱,不是一朝一夕能让他们臣服了。
  留下张初,就留下张家,再把张家团结起来的几个缙绅家族给砍掉,从今往后,张家想要生存只能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唯一的依靠只有主公,必然对于主公只有言听计从。”
  张昭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斟酌了一下,才转过头看着孙坚,轻声的道:“这些本地缙绅,自有从内部把他们分裂了,才能更好的控制他们。”
  嘶!
  众人微微倒吸了一口气冷气,有些骇然的看着张昭。
  张昭这一招狠啊!比直接杀了张初,灭杀整个张家,还要狠。
  “哈哈哈哈……子布果真大才也!”
  孙坚看着张昭,心中微微有些激动,目光璀璨,迸射出一道道精芒,站起来,大笑的道:“子布,如今天下已经混乱,民不聊生,某有平定天下之意,汝可愿助我?”
  “昭敢不从命乎!”张昭腰身微微躬起,双手拱起,认真的道。
  “诸位,从今日起,子布便是吴郡郡守府的长史。”孙坚抓住张昭的手,凝视着众人,郎声的道:“这件事情,本将军就交给你来处理了,做的好看一点。”
  “诺!”张昭大喜,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这是一步登天啊。
  长史,就等于郡守身边的别驾从事的官位,一般的情况之下,只有在边郡才会有这个位置了,吴郡的历史上并没有这个位置,其实就代表孙坚的幕僚长,第一军师。
  “拜见长史大人!”众人微微一惊,有些骇然,甚至有些嫉妒,不过孙坚治下严谨,张昭明显有了官位,还凌驾他们之上,就不是他们能随意看不起的,一个个看着张昭恭敬的叫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