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七十五章 吴县动乱

第七十五章 吴县动乱

    张昭这个吴郡郡守府的长史上任的第一件事,就在是东街菜口市集监斩了许贡。
  
      这一次对许贡的行刑,让张昭办的声势很隆重,他很干脆利落,无遮无掩,直接给各大家族都发了帖子,邀请这些家族来观看行刑,吴县有点名气的家族都派人去看了,甚至有些当家人都到场去看了。
  
      整个行场里里外外的围着几千人,张昭当众宣读了许贡的十项大罪,然后当众行刑,一刀咔嚓,人头落地,血涌三尺,震慑了无数的观刑的人。
  
      在家里听人汇报和亲眼所见,有本质上的区别,这个血腥的场景足够一些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了。
  
      人人都意识到了,这是孙坚给他们这些江东士族吴郡豪强的一次示威。
  
      孙坚用许贡的人头告诉他们,江东军的屠刀不是钝的,任何不服他统治的人或者家族,都将会迎来他的杀无赦!
  
      而吴郡郡守府长史张昭这个名字也开始进入吴县的世家豪门的眼中。
  
      不过对于江东世家,吴郡豪强,这些在整个江东都是影响力巨大的家族来说,许贡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卒子,死了就死了,不过是让他们感受到孙坚的武力而已,但是张初和顾舟就不同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两个人的结局,什么样的结局就会迎接来什么样的变化,这两个人的结局是孙坚对着他们的态度,也是他们对孙坚的态度。
  
      不过许贡被斩杀之后,郡守府突然就没有的下文,一直保持沉默了,张初和顾舟依旧关押在牢了,迟迟没有判决,一众当地缙绅认为孙坚明显在酝酿对他们的阴谋,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从四月二十日开始,吴县之中的几个大型市集都有些混乱起来了,物价突然飞涨,平时一石新米不过四百二十钱左右,不到两天的时候,已经涨到了五百钱一石,而且还在涨。
  
      就算是普通的黄米,小米也在涨,已经超越的平时的价格,粮食再涨,其他的物件也在涨,食盐,布绢都在涨起来,突然起来的物价哄抬,造成了吴县的市集大乱。
  
      吴县是江东的核心城池,有将近二十万人口,市集一乱,民间就是混乱起来,一些偷鸡摸狗之辈也会浮现,浑水摸鱼。
  
      数天之后,吴县令朱治和吴县尉孙贲都开始有些招架不住了,便求助于郡守府。
  
      …………
  
      郡守府,大堂之上,坐着两人,孙坚坐在上面,面色有些阴沉,双眸寒芒四射,张昭却很安然的坐在旁边,面色平静。
  
      “子布,你说他们想做什么啊?”孙坚沉声问道。
  
      能把吴县的经济弄的乌烟瘴气,只有这些当地豪强,本地缙绅家族,才能做到,这些人有钱,有粮食,而且控制着出货源,普通商人都不敢得罪。
  
      “他们是想给自己加点筹码,展现一下他们的实力,告诉主公,他们在吴县的影响力,震慑一下主公,最好让主公退步。”张昭微微一笑,神色之中平静淡然,没有丝毫的担忧。
  
      “真是好胆!”孙坚猛然一怒,双眸之中一抹寒芒划过。
  
      “主公不必担忧,他们越是沉不住气,就越是心虚和害怕,这也刚好给我们一个立威的机会。”张昭如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上难免有一丝傲然的自信,遇事越发的沉稳,智珠在握。
  
      孙坚很信任他,军事常常和他商量,政事内务更是全权交给了他,吴郡就像是一个大舞台,让他的才能得到了最后发挥。
  
      “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会把吴县的民生弄的大乱,难免会出现民愤”孙坚微微皱眉,有些忧心的道。
  
      “主公,你放心,昭保证,整个吴县,月底一定能恢复正常的秩序。”张昭自信的的道。
  
      “这就好!”
  
      孙坚松了一口气,满意的笑了笑,他不得不承认,孙权的眼光很好,张昭的确是一个大才,他军事的水平不高,不过是和他麾下的程普几大将领伯仲之间。
  
      但是他很善于内政,平日让自己忙活的半死的政务,在他的手上,三两下就解决了,有的张昭坐镇郡守府,孙坚就能空下来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军事的上面。
  
      毕竟如今他只是占领吴郡而已,不久将要对会稽和丹阳动兵,所以对他来说,重要的还是军事,不过没有一个坚定的后方,他也无法注重军队。
  
      张昭的出现,弥补的孙坚政权的最大一个短板。
  
      “对了,顾家有什么反应?”孙坚问道。
  
      “很平静,但是根据探子的汇报,最近主持顾家的不是顾鸿,而是顾雍的,他一直在安抚顾家,极力的保持顾家的平静,不让顾家的一些激进之辈和我们冲突,他今日正要求见主公,希望与主公谈谈。”
  
      “顾元叹,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希望他能聪明一点。”孙坚眯起人,轻声的道。
  
      “主公,我感觉顾元叹这几天的动作,这个人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精明决断,可能我们会有意外的收获。”张昭轻声的道:“比如说,顾家的彻底投诚。”
  
      “希望吧!”
  
      孙坚闻言,有些欢喜,笑了出来。
  
      这时候,一个卫士走进来,拱手道:“主公,郡都尉丞顾雍求见。”
  
      “请他进来!”孙坚沉声道。
  
      顾雍一袭长袍,在卫士的带领之下,大步的走进来,双膝跪地,匍匐在地面上,恭敬的道:“罪人顾雍拜见郡守大人,拜见长史大人。”
  
      “元叹,你这是何故?”孙坚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走上来,伸手把顾雍扶起来。
  
      “顾舟策划行刺大公子,此乃我顾家管教不严,顾家有罪,罪不可赦,雍恳请郡守大人的责罚!”顾雍在孙坚的扶持之下,站起来,看着孙坚,很诚恳的道。
  
      他也在清晰的告诉孙坚,这一次刺杀只是顾舟的个人行动,顾家事先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进去。
  
      “顾舟是顾舟,顾家是顾家,本将军分的很清楚。”孙坚看了一眼张昭,张昭点了点头,他对着顾雍,轻声的道:“你顾雍对本将军忠心耿耿,本将军清楚。”
  
      顾雍闻言,神色微微一喜,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不是孙坚的结论,但是算是孙坚态度,这就表明了,孙坚不会对顾家赶尽杀绝,愿意谈。
  
      接下来就看顾家付出的代价能不能让这头江东猛虎满足了。
  
      “郡守大人,无论如何,此事顾家都有责任,雍恳请大人责罚!”顾雍目光划过一丝光芒,坦然的道,意思就是,你可以开条件了。
  
      “元叹,主公,我们先坐下,再谈吧!”张昭知道是时候自己和顾雍对谈的时候了,顾雍很精明,言语之中都有一股隐晦的机锋,孙坚恐怕会吃亏。
  
      孙坚倒不是没有智慧,他的是大智慧,掌控大方向,而且性格刚硬,说话做事都直爽,不太爱去理会这些弯弯曲曲的意思。
  
      “都坐下吧!”孙坚明白的张昭的意思,点点头,坐了下来。
  
      “诺!”
  
      顾雍倒是有些吃惊,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张昭,目光之中划过一精芒,这个人有些陌生,但是明显不是一般的善茬。
  
      “元叹,你应该知道行刺大公子是死罪,无论任何人都不能赦免,许贡已经伏法了,你认为我们什么时候把顾舟行刑啊?”张昭笑眯眯的道。
  
      顾雍心中微微一寒。
  
      一瞬间,他明白了,张昭才是他今日的对手,顿时他心中有些不安起来,恐怕这一次顾家要脱身,没有这么容易了。
  
      顾舟可以死,孙坚不杀他,顾家也不会留他,但是如果像许贡一样,众目睽睽之下当众行刑,那么顾家上百年的名声就毁了,世家通过家学传承,最重名声,到时候顾家只有和孙坚不死不休了。
  
      所以孙坚肯定不会这么做,不过张昭的这句话还是吓到顾雍了。
  
      “长史大人,顾舟已经被顾家逐出门庭了,此人与顾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何时行刑,雍不敢做主!”
  
      顾雍如今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死扛住,绝对不能先提条件。
  
      “这个小狐狸,真沉得住气!”
  
      张昭微微有些惊异,心中对顾雍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更加的看重了。
  
      既然这样,张昭也不客气,开始提条件了,道:“元叹,主公再过数月,就要将对丹阳和会稽发动攻击,如今粮草不足,郡守府已经开始向民间收购粮食,到时候督运粮草的任务交予你去办,如何?”
  
      顾雍微微有些错愕,他是吴郡都尉丞,和征办粮草的任务根本是不搭嘎,怎么也轮不上他,张昭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次征战的粮草,顾家出。
  
      “靠,老家伙,正是狮子大开口!”
  
      顾雍沉默了,心中赤痛,数万人征战的粮草,顾家恐怕是大出血了。
  
      “属下能力不足,难以估计会稽和丹阳,愿意督运丹阳战场的后勤!”顾雍轻声的道。
  
      张昭笑了,顾家虽然是一个大世家,但是也不是富甲天下,相对一些顶尖的本地豪强,财力可能还不如,能出一半的粮草,也算是一个大交代了。
  
      两人继续讨价还价,顾家付出不少的代价,更是表明了全力支持孙坚主持江东的态度,才算是换取了张昭的一个承诺,顾舟‘病死‘牢房。
  
      顾家才算是从这一次刺杀孙策的事件之中,彻底的脱身。
  
      孙坚坐在中间,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斗法,心中倒是有些舒坦,这两人说话太深奥了,要是让自己赤膊上阵,恐怕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
  
      ……………………
  
      次日,顾舟‘病死’牢房之中,顾家派人来收尸,同时顾老家主邀请的孙坚赴约,孙坚坦然赴约,宴会上,孙坚和顾鸿相谈甚欢,顾家第一次公开表明支持孙坚主持江东。
  
      这个突入起来的变故,震动了吴县不少的家族,让这些本地豪强更加的忐忑起来了。
  
      紧接着,突然传出来,大牢里面的张初指认了几大本地豪强家族,曾经参与了刺杀大公子孙策,孙策暴怒,没有经过父亲孙坚的同意,直接带兵入城,灭杀这几个豪强,抄家灭族。
  
      这时候吴县的一些人才知道,这几个家族被孙策干掉的家族不仅仅是张家平时最亲密的盟友,还是吴县最近参与物价市集抬哄幕后黑手。
  
      孙策的暴力,让这些家族有些惊慌了,想要联合起来,对抗孙家。
  
      不过张家的变故,让这个联盟还没有开始,就已经付之一炬。
  
      吴县之中的很多本地缙绅家族是不相信张初会叛变他们的,但是当这几大家族被孙策灭杀之后,隔日,张初就被无罪放出。
  
      这些本地缙绅顿时相信了,一下子怒了,开始从强大的孙坚身上转移目标,把张家当成的敌人。
  
      因为刺杀孙家兄弟引起的吴县之中的风起云涌,仅仅维持一个多月,在四月底,各方面因为忌惮孙坚的力量,开始低头,平静下来了。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