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八十四章 潘凤来投 下

第八十四章 潘凤来投 下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夜晚,吴县的天空之上没有继续大雨滂沱,不过也是细雨霏霏,小雨不断。
  
      孙家大宅,孙权的小院子里面,灯光之下,案桌之上摆着满满一桌子的美味,桌子旁边一大一小两人正在狼吞虎咽。
  
      “慢点吃!”
  
      孙权静静的坐在旁边,琥珀双眸有些疑惑,看着左边的壮汉,问道:“潘将军,你好歹是也冀州大将,怎么落到如斯田地啊?”
  
      当初在汜水关他救了潘凤一命,和潘凤厮混了一段时间,也算是混成了莫逆之交。
  
      他知道冀州韩馥已经死了,但是没有想到潘凤居然落魄到这个地步,明显好几天都没有填饱肚子了。
  
      “权公子,此事一言难尽啊!”
  
      潘凤这时候已经洗刷了一番,露出愚厚的大脸,穿上一件淡蓝色的长袍,不然就他刚才邋遢那个样子,孙权差点都认不出来。
  
      他愚厚的脸庞苦笑了一下,才道:“你可知道,在冀州吾兄战败,整个冀州被袁绍所夺取,他自己也已经遭到袁绍毒手。”
  
      “略有所闻,虽然袁绍颁布韩州牧是病死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韩州牧必然是死在他手上的。”
  
      孙权在前几天就接到了冀州的消息,袁绍占据冀州,已经是天下皆知。
  
      “邯郸一仗之中,我被袁绍麾下的颜良文丑夹攻所伤,后来回到邺城,已经无力回天,只好带着小公子一路南下。
  
      从兖州到豫州,然后在从徐州进入江东,不过袁绍明显要我和小公子的命,给各大诸侯都颁发了的通缉令,曹操,袁术,徐谦够都不敢得罪袁绍,都设了光卡,我和小公子本来还有二十几个护卫了,但是沿途上被人一路追杀,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潘凤在邯郸一战,他率领上百亲兵拼死突出重围,不过身受重伤,生死不明,就在冀州销声匿迹了,他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记挂韩馥安危,还是带着重伤之身,暗中潜回了邺城,袁绍进驻邺城的前夕,韩馥自知难道此劫,便把独子托付了给他。
  
      之后袁绍入城,韩馥就抹了脖子,潘凤九死一生才带着韩馥的独子,逃出冀州。
  
      潘凤在韩馥自杀之后,本来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如今天下之地,能容得下他潘凤的已经没有几人了,沉默良久,他想到了当初孙权的恩情,咬咬牙就带着韩馥的独子,南下江东。
  
      他并不知道孙坚会不会冒着得罪袁绍的风险,收留他和韩馥唯一的独子,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
  
      但是潘凤表现出来的骁勇已经让袁绍寝食难安,不仅仅派兵一路追杀,还沿途给曹操袁术陶谦几人发了通缉文件,把潘凤定为冀州叛徒。
  
      这一路上数次被认出来,拖着伤重的身躯,连连破关,九死一生,才狼狈的来到江东。
  
      “这是韩州牧的独子?
  
      ”孙权眯着眼睛,看着他身边的那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少年。
  
      韩馥的独子,这个少年身份就有些敏感了,袁绍要是逮住他,要么让他做傀儡,要么一刀劈了他。
  
      “对,这是兄长的独子,韩涛。小涛过来,拜见权公子。”潘凤点点头,把少年拉过来,道。
  
      韩馥不仅仅是他的主公,还是他的结义兄长,潘凤自小无亲无故,就韩馥一个亲人,韩馥已经死了,如今韩涛就是他潘凤的唯一亲人。
  
      “涛,拜见权公子。”
  
      从一介贵公子落魄到以乞丐的身份逃生,大起大落之中,平时只是一个纨绔子弟的韩涛表现出一抹超越他年龄的成熟。
  
      当然,他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也有些好奇的看着年仅大他一岁的孙权到底有什么能让潘凤叔父这么的看重,不惜万里南下江东,投靠他。
  
      “这么说,这一次,你是打算来投靠我江东的是吗?”
  
      前面只不过是故人朋友之间的寒暄,现在谈到了公事,孙权的面色顿时开始凝重起来,看着潘凤的脸庞,心中有一种狂喜。
  
      “凤如今乃是落魄之人,袁绍必杀的对象,天下之大,无可去路,希望公子收留。”
  
      潘凤姿态摆的很低,如果是他一个人,去到那里都有人收留,但是加上韩涛敏感的身份,就没有几个人敢为了他们两个,往死里得罪现在占据冀州,如日中天的袁绍。
  
      当然,潘凤第一时间选择投靠江东,这其中有一点是因为当初孙权把他从华雄手中就下来的恩情。
  
      孙权心中大定,这么一个超级猛将送上门,要是不收,绝对会招天谴,至于袁绍,他还怕得罪袁绍吗?江东和冀州相差十万八千里,袁绍哪里爽快哪里滚。
  
      “潘将军,你如今的身份,我不能收留你……”孙权面色严谨,目光凝视着潘凤,轻声的道。
  
      潘凤闻言,目光顿时有些失望,他以为孙权也不敢得罪袁绍,无奈的叹了一声,直接站了起来,拱手道:“权公子,凤明白了,既然如此,某就不便逗留了,告辞。”
  
      “小涛,我们走!”他拉着韩涛,就要往屋外走去。
  
      “潘将军,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孙权一愕,顿时明白了潘凤是误会自己的的意思了,急忙的道:“我说我不能收留你,是你因为你的身份太高了,我毕竟不是江东军的主人,如果直接收留呢,就是怠慢了你。”
  
      “啊?”潘凤一愣,顿时明白了孙权要表达的意思,神色之中微微有一丝忏愧,他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以为孙权也不敢得罪袁绍,所以不敢收留他。
  
      “权公子,凤如今不过是一落魄之人,只要公子愿意收留,某愿意给公子牵马,侍奉左右。”潘凤继续坐下来,神色真诚,躬身的道。
  
      “潘将军,你脑子秀逗了吧!”
  
      孙权微微一笑,道:“你也不想想,你潘凤是什么人,堂堂冀州上将,曾经领兵十万,即使我父亲的地位也未必能比了上你,是我一个小小的孙家二公子能擅自收留的吗,传出去了,外人会说我孙家连一点礼仪都没有。”
  
      潘凤不是徐盛周泰他们,如今的潘凤,已经闻名天下,邯郸一战,以寡敌众,却能在袁绍麾下的麴义颜良文丑三员超级猛将突出重围,虽败犹荣。
  
      如今的潘凤,除了孙坚之外,江东军之中谁也没有资格去招揽,这关乎孙家的一个名声,也关乎以后潘凤的地位,丝毫不得马虎。
  
      “这样吧,你把涛公子留在我这里,以后让他跟着我吧,他还小,小小年纪,经历了这么多,再跟着你东奔西跑也不是一回事,我让人安排,你去驿站修养一段时间,待我父亲返回,必然亲临其门,邀请你加入江东军。”
  
      孙权沉默了一下,安排道。
  
      驿站,就是官府的客栈,用来招呼官府的贵客的。
  
      “这样啊?”潘凤知道孙权是为了他好,毕竟孙坚亲自出面邀请他,比他糊里糊涂跟着孙权,在江东军的体制之中未来发展更顺利,不过他有些担心韩涛。
  
      “叔父,你去吧,我愿意跟着权公子!”韩涛明白了潘凤的忧虑,顿时恭敬的道。他的双眸之中划过一抹坚韧冷芒,韩家已经家破人亡了,他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涛公子,冀州也回不去了,只有跟着孙权,他替父才有报仇的希望。
  
      “那好,那你好好跟着权公子。”潘凤本来有些担心韩涛一时间不适宜自己的身份转变,但是看着韩涛现在,倒是放心的许多。
  
      “咳咳咳……”
  
      潘凤突然猛然的咳嗽起来,面色瞬间变了变,有些苍白。
  
      “潘将军,你怎么了?”孙权一惊,急忙问道。
  
      “没事,某在邯郸的一战之中,受了不轻的伤,这些天也没有好好休养,所以身体有些虚弱。”潘凤微微一笑,低声的道。
  
      “来人!”
  
      “公子!”徐盛大步的走进来。
  
      “文向,你立刻去把于医生连夜请来,快!”孙权大声的道。
  
      “诺!”徐盛点点头。
  
      “公子,不必麻烦了。”潘凤摇摇头,道:“某只要安养几天就没事了。”
  
      “小伤不治累成大病,内伤不治,早晚爆发,你本身就是一个练武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啊!”孙权斜睨了一眼,没好气的道:“就算你现在还没有加入江东军,好歹也是我孙权的朋友,难道我还能看着你积累下来一身病根吗?”
  
      “呵呵……”潘凤心中流过一丝的暖意,愚愚一笑,只好坐下来,静等医生的到来,他一路南下的确积累了一声伤痛,虽然凭借强大的罡气,无大碍,但是如果能有一个医生调理一下,还是一件好事。
  
      “小涛,过来!”孙权招招手,韩涛乖巧的走过去,他比孙权小一岁,但是因为不爱习武,身躯比孙权第一个头,孙权现在又一米六左右了,他只有一米五。
  
      “你以后想做什么啊?”孙权看着这个经历大变,幼稚的脸庞显得有些成熟的少年,问道。
  
      韩涛沉默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看潘凤,潘凤是他如今唯一依靠的人。
  
      “不用看你叔父了,你叔父以后加入江东军,那么就得以江东军的利益为重心,他帮不了你,男子汉大丈夫,从来都只能靠自己。”孙权淡然一笑,轻声的道,潘凤叹了一声,也没有反对,的确他如果加入江东军,唯一能做的只能保住韩涛的性命,但是帮不了韩涛什么。
  
      “公子,我想报仇!”韩涛咬咬牙,双眸很坚定,看着孙权,道:“我父向来善待袁绍,没想到却落到如斯下场,涛不甘心。”
  
      “有目标就好,不过想要杀袁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的江东,我帮不了你,不过如果有一天江东能强大到北上冀州,我必然让你手刃袁绍!”孙权承诺的道。
  
      这个少年就是他帮助潘凤的一根线,利用说不上,还是好好的培养还是要的。
  
      “谢谢权公子!”韩涛神色大喜。
  
      “从明天开始,你跟着我,能在我身上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徐盛就是一个武将,做事情太粗鲁了,他现在就少了一个这样跑腿的人,韩涛看来让韩馥培养的不错,小小年纪,斯文有礼,估计肚子里面的墨水也不少。
  
      “诺!”韩涛点点头。
  
      一刻钟之后,于郝才姗姗来迟,进来之后,在孙权的指示下,立刻给潘凤的身体做了一个彻底的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内伤未愈,最近消耗过度,才有些虚弱,倒是没有什么大毛病,只要辅以补充血气的草药,修养个半月便能痊愈。
  
      孙权才放下心来,这么一员猛将,才刚刚投江东,可不能出了什么事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