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八十五章 孙坚渡江,夺萧山!

第八十五章 孙坚渡江,夺萧山!

readx();    钱塘江,古称浙水,后来秦始皇一统天下,设立钱唐县,这条横跨会稽和吴郡的大河流就被称为钱塘江。
  
      七月是江东的梅雨季,孙坚本来是想要过了这个大雨季才出兵的,但是没有想到丹阳的变故,让他提前出兵。
  
      数万大军一路南下,声势浩然,只要顺利的渡过钱塘江就是会稽萧山县,拿下萧山,会稽就失去了防守的门户,可直入山阴。
  
      结果,因为雨季,一个多月来,都是雨水不停,钱塘江大涨,大浪滔滔,普通的竹筏和小船根本无法渡江,数万大军被困在了钱唐县。
  
      七月底,这一天,大雨突然停下来了,罕见的太阳高高悬挂,天气大好,钱唐县,江东军大营,孙坚跪坐在上位,面色有些阴霾,双眸之中寒气闪烁。
  
      大军被困钱塘江,不仅仅是在消耗粮草,还是对江东军的士气有很大的影响,但是
  
      “主公,现在时机正好,我们是时候渡江了!”
  
      江东军的一众大将汇聚,孙静,程普,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祖茂,黄盖,韩当,凌操……等大将左右而列。
  
      “主公,我已经把附近的船只都征调来了,还做了五百竹筏,只要你一声临下,大军随时可渡江!”孙静看着自己的兄长,目光之中有一种敬昂。
  
      “你们不要忘记了一件事情,会稽的水军会这么容易的让我们渡江吗?”孙坚现在最忌惮的就是渡江的时候,遭到会稽的水军攻击。
  
      会稽水军,那是以一艘楼船为主的庞大舰队,战斗力冠首江东。
  
      “主公,有一件事很奇怪。”
  
      这时候,韩当站起来,道:“钱塘江对面的萧山县,会稽军约莫上万,但是没有丝毫他们的水军的踪迹,从开战道现在,我们的探子沿着钱塘江上下都来回的搜查的很仔细,就是没有他们的消息,仿佛消失了。”
  
      “没踪迹?不太可能吧,郭异王朗又不傻,这么强大的舰队,他们不会收起来看戏吧。会不会是躲在哪个角落,等待给我们致命一击啊!”程普抚摸了下须,沉吟半刻,谨慎的道。
  
      “不无可能,但是钱塘江虽然不小,但是也没有长江哪里完完全全,想要在我们眼皮之下完完全全的隐藏一支这么强大舰队,恐怕很难吧!”韩当摇摇头,道。
  
      “主公,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渡江了,要是再等下去,我们的士兵就没有士气了。”黄盖站起来朗声的道。
  
      “公覆,你说对,不能再等了,必须要渡江。”
  
      孙坚点了点,虎目一沉,道:“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用夜色为掩护,连夜渡江,攻打萧山。”
  
      “主公,操愿意为先锋!”凌操目光一动,站出来,拱手的道。
  
      “好,凌操,命你率兵三千,今天晚上,子时渡江,抢夺渡口。”孙坚站起来,魁梧的身躯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战意,道。
  
      “诺!”凌操坚定的点点头。
  
      “某率兵一万五,为中军,祖茂,以你率兵五千为左翼,程普你率军五千,为右翼,等待先锋部队渡江之后,尔等掩护中军渡江,立刻去准备。”
  
      既然已经准备渡江了,孙坚也不拖拖拉拉,大声的道。
  
      “诺!”已经憋着一股气的众将开始意气风发起来,走出大帐,开始擂鼓点兵。
  
      “幼台,我给你留下二千兵马,你守住钱唐,万一渡江有变,你可接应我们。”孙坚对于会稽的那支水军,还是有些担心。
  
      “诺!”
  
      孙静点点头,看到大帐之中仅剩下他们兄弟两个,才松弛下来,笑道:“大兄,伯符毕竟还小,你让伯符主持丹阳的战事,会不会有些太儿戏了。”
  
      “伯符在年前已经行冠礼,是大人了,他该独当一面了。”孙坚坐下来,轻声的道。
  
      “那你也应该给他留几个人辅助一下,你一股脑把程普他们几个都拉倒了会稽来,就算是伯符有能力,恐怕也独木难撑。”孙静叹声的道,对于那个勇猛三军的侄子,他还是很看好了。
  
      “既然要独当一面,伯符就应该有伯符的班底。”孙坚双眸划过一抹深邃的光芒,微微一笑,把手中的一份公务递上去,道:“你不要小看那个小子,这混账完全在抢他老子我的风头,你看。”
  
      “好小子,虎父无犬子啊!我们这里大军都还被困在钱唐,他们已经三战三捷,一鼓作气,拿下了丹阳下辖将近三分之一的县城。”
  
      孙静一看公务,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笑容。
  
      “本来我还想让他们只是以先头部队进驻丹阳,在丹阳打拉锯战,等到我们解决了会稽之后,才把丹阳一窝端,没想到伯符这小子给了某一个大大的惊喜。”
  
      孙坚的神情之中也露出一抹难得的赞赏,道:“占据秣陵这一步棋走的好,如此一来,丹阳方面就不用我再操心,必然会成了我们囊中之物了。”
  
      “大兄,他们也不可小觑啊,如今丹阳兵的主力还在,伯符他们还是有些危险的。”孙静谨慎的道。
  
      “不见风雨,何以成才!”
  
      孙坚目光冷然,站起来,看着外面的蔚蓝天际,轻声的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拿下会稽,做老子的也不能让儿子看不起,今天晚上,必须渡江成功。”
  
      深夜,月色阴沉,几十条小船,带着三千江东精兵,在萧山县的一个幽暗的渡头静悄悄的上了岸。
  
      “有点太顺利了?”
  
      凌操一身黑铁盔甲,手中紧握大枪,这一次渡江让他感觉有些太简单了,不由得有些疑惑:“会稽的水军呢?”
  
      “将军,渡口那里有一个军营,有三千会稽兵镇守。”这时候,一个斥候兵走回来,低声的道。
  
      “立刻传令下去,各部曲准备,杀进去,半个时辰之内,必须解决战斗,占据渡口,迎接将军渡江,若有后退者,杀无赦。”凌操正了正神色,把这些疑惑都抛开,双眸划过精芒,低声的吼道。
  
      当初他带着几百余杭人投靠孙坚,是因为严白虎为祸余杭,他迫于无奈,但是如今他从一介白丁,半年的时间,经历的钱唐县令,到现在先锋大将,一路简直是做火箭上升,让他对孙坚有一种知遇之恩的感谢。
  
      “诺!”
  
      凌操身边**个军侯坚定的点点头,战意凛然。
  
      ……
  
      渡口,会稽军的大营,守军大将萧汉没有入睡,在油灯之下,看着一卷兵书,驻扎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孙坚看上去来势汹汹,数万精锐让他心悸,但是却一直没有渡江,这让他有些放松下来了。
  
      “杀!”
  
      “江东的将士,给我杀!”
  
      突然,一阵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在军营的四周响亮起来,震动的整个大营。
  
      “不好,大意了,江东军居然夜渡钱塘江。”萧汉听到这等喊杀声,心中一寒,长身而起,套上盔甲,抄起兵器,便冲了出去。
  
      这时候整个会稽军的军营都是一片火海,江东军的将士四处点火,无数的将士涌进来,会稽军数千将士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仅仅不到一刻州就已经损失过半的兵力。
  
      “怎么回事?”萧汉大步走出,直接把旁边一个副将提住,大声问道。
  
      “将军,江东军偷营了,我们的将士已经损失过半,快下令撤退吧!”这个副将苦着脸,江东军本来就是比他们会稽郡还要精锐的精兵,加上夜袭,会稽军根本挡不住。
  
      “该死,某家萧汉在此,会稽的儿郎,快快向我靠拢。”萧汉攀上一匹马,对着混乱的战场,大声的喝到,想要凝聚被打散的会稽军。
  
      “贼将,受死!”凌操一看这情况,立刻策马持枪,杀了上来。
  
      两人的武艺本来在伯仲之间,几十个回合之后,两败俱伤,双双坠马,江东军大势压人,会稽军在萧汉被刺下马之后,最后一丝的士气都没有了,仅仅有不足三百人逃跑,其他的不是战死就是偷袭了。
  
      “总算拿下了渡口,对了,那个和我厮杀的敌将呢?”
  
      战斗在半个时辰之内,解决了,凌操臂膀之上挨了一下,刚刚包扎好,就对着一个军侯,问道。
  
      “他被刺下马之后,到处一片混乱,尸体和俘虏之中都没有他,应该是被几个他的亲兵救走了。”一个士兵报告道。
  
      “算他好命,传令下去,立刻整理战场,接引主公渡江!”凌操不敢手臂上的伤,大声的道。
  
      “诺!”众人兴奋的道。
  
      ……
  
      这一次渡江很顺利,那一支强大的会稽水军始终没有出现,孙坚大军渡江之后,仅仅用了三天扫平了萧山县,站稳了在会稽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