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五章 揍鬼子

第五章 揍鬼子

    这一撞,韩非撞得眼冒金星,晕头转向,脑袋都撞出血来了,但此刻是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可顾不得这么多了,哪有怎么矫情的?

    韩非急忙调整好方向,身子探出坦克,对那边还在用机枪掩护射击的海子喊道:“海子!快上来!”

    海子急忙扔掉机枪,拼命朝坦克跑来,附近的那些鬼子兵纷纷朝他射击,一时间子弹和炮弹飞蝗般的砸来,好在海子左躲右闪,又滚又爬,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跑到了坦克边上,韩非伸手一拉,将他拽进了坦克里面。

    “哈哈,韩长官,你真厉害,把小鬼子坦克都抢来了!”海子虽然被韩非刚才的那一拽弄得脑袋上磕了一个大包,但他还是很兴奋,长这么大头一次钻进来鬼子眼看里面,能不兴奋吗?

    “别废话,看着左边的小窗,随时向我报告外面的情况!”韩非一个人是控制不了这种二战破坦克的,这又不是后来的“99”式,有自动红外成像仪和观瞄设备的,这时候都是靠肉眼观察的,他一个人既要驾驶,又要操控火炮,当然观察不了外面的动静了,让海子进来就是让他为自己当眼睛的。

    “外面有坦克正转动着炮管子!”海子趴在观察窗边喊道,听得出来,有些惊慌。他从来没碰到过这种阵仗,发现有鬼子坦克炮指向自己,自然有些恐慌。

    “方位?距离?”韩非吼道。

    “左前方15度,二百米!”海子这时候也只有毛估估了,毕竟不是炮兵。

    “坐稳了!”韩非话音刚落,猛然一个倒车,坦克“嗷”的一声怪叫迅速海潮后面退下去,只看得一道白光闪过,右边传来一阵爆炸声,原来左前方的那辆鬼子坦克已经开火了,炮弹正好擦着韩非开着的坦克前面而过!

    “好险!”此刻的海子只有惊叹的份儿了,他也算是个上过无数次战场的老兵了,今天这样的情况可从来没碰到过的。

    韩非一个急转弯,将坦克的车头对着左前方的那辆鬼子坦克,猛踩油门直直朝它撞上去!对面的小鬼子慌了,急忙拼命朝后倒车,坦克附近的那些鬼子步兵也一时间懵了,纷纷四散开来躲避。

    韩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趁着刚才鬼子坦克倒车躲避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和海子拼命的将那门37毫米坦克炮转了过来,让海子看着那瞄准镜,韩非握着扳机,待得海子一声喊:“放!”,韩非猛的扣动扳机,只觉得车身猛的一震,“轰隆”一声响,坦克炮打了出去!

    “哈哈,打中了,打中了!”海子在观察窗力发现对面的那辆鬼子坦克已经起火燃烧,兴奋的想蹦起来,脑袋“咚”的一声撞在了坦克顶子上,疼得他立刻闭嘴不吭声了。

    韩非再接再厉,在海子的观察瞄准下,又连开三炮,除了第二发没打着鬼子坦克以外,其余两炮都命中了另外一辆鬼子坦克,就这样,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韩非和海子就干掉了这批冲上来的三辆鬼子坦克,抢到了一辆正开着呢。

    鬼子指挥官显然是发现了情况不对头,挥舞着东洋刀吆喝着要鬼子撤下去,正在战壕里苦苦支撑的赵连副一看鬼子退下去了,急忙冲出战壕高呼:“兄弟们,鬼子跑了,冲上去啊!”

    还只剩下来十多个****兄弟们端着步枪冲出来战壕,韩非开着的那辆坦克在前面追着朝滩涂芦苇荡跑下去的鬼子兵,这一幕看起来有些滑稽。几百个全副武装的鬼子竟然被十多个****士兵撵着屁股追上去,这种场景什么时候发生过?

    “长官,鬼子头头朝江面的军舰上跑去了!”海子喊道。

    “跑不了的!”韩非一咬牙,猛踩油门,坦克发疯似的扑上去,连追上的那些鬼子兵都不理会了,直直的死盯着那鬼子头头追上去。

    炮弹雨点般的砸下来,在坦克附近轰然爆炸开来,那些跑得慢的鬼子兵也被自己人打来的炮弹给炸死,韩非觉得鬼子为救他们的头头,连自己人都不顾了,乱轰一通了。

    韩非觉得这样不行,冲上去肯定要被江面上的鬼子军舰舰炮给炸掉的,海子这时候又传来外面的情况:“鬼子头跑上了驳船了,右前方有一大批鬼子兵冲上来了!”

    “快用机枪扫射!”韩非觉得不能再冲上去了,那边就是江边滩涂了,如果陷在滩涂的烂泥里,那就是死路一条,算这个鬼子头命大,以后有的是机会弄死他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赶紧撤吧。

    一看韩非撤下来,赵连副当然也不敢带着剩下来的十多个兄弟们追上来,刚才那波反冲击其实就是趁着韩非他们的冲击势头的,现在势头下来了,要是再不跑,那就是妥妥的死翘翘了!

    对面的鬼子估计也怕这里有埋伏啥的,没有再继续追上来,刚才韩非开着坦克一冲,着实将那个指手画脚的鬼子头给吓个半死,滚上了军舰,这个鬼子头抹着脑袋上的虚汗,对身边的鬼子参谋和军官们吼道:“快查清对面支那军部队的情况,我要最新最真实的战况!”

    回到战壕这边,赵连副他们围上来,看着这辆被韩非抢来的鬼子坦克“啧啧”称赞不已,韩非从坦克里出来,对赵连副喊道:“快撤下去,等下鬼子舰炮要打过来的!”

    “上峰有令,阵地必须死守!”赵连副有些“一根筋”。

    “扯谈!这里在鬼子舰炮射程内,守这里根本就是找死,退到鬼子舰炮射程外面,引鬼子过来再打岂不是更好?”韩非急眼了,怎么还会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人?****作战思维不太灵活他是知道的,没曾想会这样严重,真没救了,自己在执行任务时候挨炸了,却发现穿越到了这群人中间来了,真是命苦。

    “就是死也得死在阵地上!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亡!”赵连副竟然喊起来口号,韩非恨不得上去刮他几个耳刮子,但忍住了,想想他估计是没办法,这种****找死的命令也只有他的上司才想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