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二十七章 一只也跑不掉

第二十七章 一只也跑不掉


  
      炮手兄弟们立即装弹轰击,第一排炮弹打出去,炮弹虽然准确的落在跑道上,也炸着了其中的正在起飞的两架鬼子飞机,但韩非发觉用普通迫击炮炮弹炸炮弹威力不够,炸出来的坑太小,根本破坏不了机场跑道,也就是说,阻止不了鬼子飞机起飞升空!
  
      他脑子里飞速转动中,想出来了一个办法:“快换烟雾弹,打在跑道前面去!”烟雾弹爆炸后能产生大量浓烟,能够阻挡那些企图升空起飞的鬼子飞行员的视线,阻止他们起飞升空!
  
      炮手兄弟们立即换上了烟雾弹,反正鬼子工事里满地都是弹药箱,箱子上面都标记着日文,而日文中一半都是中国字,猜字猜半边的炮手兄弟们自然看得懂这些标记的,砸开箱子取出烟雾弹,是那种能冒出浓烈白烟并且由刺激性气味的白磷弹。这种烟雾弹打出去,就能在目标前面几百米的范围内瞬间形成一道烟雾屏障,什么都看不见!
  
      “咚咚”又是一阵齐射,一排烟雾弹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出来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到机场跑道上,落地轰然爆炸开来,顿时带着刺激性气味的浓烈白色烟雾迅速弥漫开来,很快就形成了一道烟雾之墙!
  
      那些正驾驶着战斗机在跑道上滑行的鬼子飞行员突然发现前面雾茫茫一片,刺激的气味迅速钻入鼻孔,不由得心慌神乱起来,急忙想拉起机头升空上去,但由于滑行速度和距离不够起飞升空的条件,战斗机突然失去控制,朝跑道边上冲了出去!
  
      三架鬼子战斗机怪叫着,一头栽入了跑道边上的农田里,前两天不是刚刚刮过台风下过大暴雨吗,跑道周围的低洼处还有大量积水,农田里的积水更大,几乎就是一片海,这三只飞机一头扎进了农田里,就跟掉进了海里一样的,那几个鬼子飞行员挣扎着要开舱盖跑出来,发觉已经来不及了,浑浊的泥汤水一下子就涌了进来。
  
      后面的那几只正在滑行的鬼子飞机一看前面飞机冲处了跑道,前面出现了一道烟雾墙,便急忙想刹车,但巨大的惯性使得这些飞机依然朝前面冲上来,鬼子飞行员急忙调方向舵,飞机偏离跑道,一头撞向了前面的那三只已经陷入了泥汤水里的战斗机!
  
      “轰”一团冲天的火光在白烟中闪现,一只鬼子飞机狠狠的撞上了前面那只已经陷入了泥汤水里的鬼子战斗机,剧烈的撞击引燃了航空煤油,发生了爆燃和爆炸,火势一下子就蔓延开来,带着手下兄弟们冲上来的韩非发现,有两个浑身着火的鬼子飞行员爬出来,在跑道边上挣扎翻滚着!
  
      韩非和海子他们冲上来,几十个兄弟们分散开来,两人一组,纷纷向那些停在跑道上的鬼子飞机扑上去!
  
      此刻的鬼子飞机上已经有飞行员在了,这些鬼子飞行员是接到了机场上的鬼子头的命令后,跑出来紧急起飞的,鬼子头预感到有****部队偷袭机场,便急忙命令这些飞行员迅速出动,驾机紧急起飞,躲避敌军打击!
  
      发现一队人马扑上来,这些鬼子飞行员便急忙启动了飞机引擎,前面的那几只战斗机以及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了,韩非看得这个,急忙朝前面一阵狂奔,攀住了一只飞机的尾翼,翻身爬了上去。<>
  
      爬上了飞机,韩非摸到前面驾驶舱里,此刻飞机已经开始渐渐加速,韩非怕飞机飞起来把自己给摔下去,急忙掏出一颗长柄手榴弹朝机舱盖砸下去!
  
      “当当当”的一阵响,那个鬼子飞行员一看外面有人趴在脑袋顶上正在用手榴弹狠砸座舱玻璃,吓得赶紧加大油门,拉起机头来。
  
      韩非砸了一通,发现砸不开机舱玻璃,用手榴弹砸得手上发麻,只出现了些许裂痕而已,太坚固了。
  
      韩非急忙掏出来一把勃朗宁手枪,这是十一毫米口径的大威力战斗手枪,近距离射击可把一个人给打出一个大窟窿来,手枪贴着座舱玻璃一阵猛射,终于轰开了一个窟窿眼儿,里面的那位鬼子飞行员无处可躲,被勃朗宁手枪打出来的枪弹射死,瘫坐在驾驶舱里死翘翘了。
  
      鬼子驾驶员是死了,但这倒霉的战斗机还在朝前面滑行着,眼看着飞机要冲向前面的那道烟墙,韩非急忙掏出一颗手榴弹朝那窟窿眼扔了进去,随后身子猛然朝下面一纵,落地上接连翻滚了几个跟斗,再爬起来猫腰朝前面一阵狂奔。<>
  
      一般手榴弹从拉掉引线到发生爆炸也就三秒的延时,人在飞机上这种高速滑行的物体上跳下来翻滚需要一秒半,那这样算来,韩非就只有一秒半的时间用来逃离,算上飞机自行滑动的这一截距离的话,韩非即便跑处世界飞人博尔特的百米速度,也处在手榴弹爆炸范围之内的。
  
      韩非作为一个后世穿越来的特战队士兵,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在跑了一会儿后,就地迅速趴下,以躲避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侵袭。
  
      果然,就在韩非刚刚趴下的当口,一道耀眼的红光闪现,紧接着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那架正在高速滑行中的鬼子飞机顷刻间被撕裂成碎片,各种燃烧着的碎块纷纷四溅纷飞,起落架被炸飞出去,上面的实心橡胶轮胎“咕噜噜”的抛出去老远。
  
      韩非在地上也感觉到一阵海浪般的冲击波朝自己身上袭来,虽然他抓住了地面上突出来的东西,但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朝前面冲出去,好在这股冲击波袭来的时间很短暂,才没有将韩非退出跑道,陷入了那些浑浊的泥汤水里去。
  
      “长官,怎么样?没问题吧?”海子冲上来,扶起来韩非。
  
      “别管我,没事,快去最那些跑起来的鬼子飞机,别让他们溜走了!”韩非对海子他们吼道,好不容易闯过来了,可别让那些鬼子飞机给跑掉了!
  
      “放心吧,长官,鬼子飞机一只都跑不了的!”海子指着前面扑上去的那些兄弟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