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三十八章 上将有请

第三十八章 上将有请

    两个团好几千****兄弟们在军部炮兵团的炮火掩护下,从十公里宽的防御正面同时向对面的鬼子阵地发起了夜间攻击,没有照明弹,只有后面军部炮兵发射炮弹时候闪现的火光,这些****兄弟们踩着炮弹的落点,潮水般的向鬼子阵地冲上去。

    阵地上的鬼子一下子就慌乱起来,在他们的眼里,对面的这些****部队是不敢在夜间出动的,更不敢在夜间这种视野情况不好的情况下发起攻击的,没曾想这次他们竟然出动了这么多人同时发起冲击,这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这次鬼子步兵可没有他们在江面上的军舰舰炮火力支援了,他们跟****之间的火力差距一下子缩小了许多,原先的优势没有了。

    但这些鬼子毕竟训练有素,强悍无比,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两个团的兄弟们分别受阻于鬼子阵地面前,进展不顺。

    此刻,师长就接到了韩非发来的电报,紧绷的脸终于放下来了,他命令手下的那两个团再朝日寇阵地拱一拱,随后立即后撤,返回原阵地!

    韩非他们将炮艇停泊在岸边,刚上来就碰到了一支来接应他们的****部队,是师长派来的,韩非当然听到了附近那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和激烈无比的枪炮声,知道师座这次为掩护他们返回来,可算是把老本都砸了出来,不由得一阵激动。

    回到师部,韩非和赵永福将袭击崇明岛机场的情况给师长汇报了一下,当听到几乎全部摧毁了崇明岛机场上的鬼子飞机时,师长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连连叫好:“好,好,这几天咱们可以不用顾着脑袋上的鬼子飞机了,要知道咱们前线阵地上兄弟们的伤亡大多是鬼子飞机轰炸和舰炮轰击造成的,你们特务连干得好,首次出击就大胜,必须要嘉奖!”

    回到驻地,韩非他们吃喝了一些东西后,就去休息了,实在太累了,连续两天两夜的奔跑袭击,又在芦苇荡里呆了整整一天,就是铁打的人也得累趴下的。

    接下来的几天平静的很,前沿阵地那里也没传来枪炮声,估计是鬼子因为崇明岛机场被毁,飞机被炸,江面上当即军舰遇袭,暂时无力为登陆的鬼子陆军提供火力支援而暂停攻击。

    这天,韩非和手下兄弟们正在训练,突然接到师长打来的电话,师长的语气很着急,要他赶紧来师部。

    韩非急忙与赵永福和李大刚乘坐卡车来到师部,还没到门口,就发现有几辆高级小轿车停在外面,一个个全副武装的警卫站在门口警戒着,韩非一看,心里思忖:莫不是有大人物来视察了?

    一个军官拦住了韩非他们,面无表情的伸手:“下车接受检查!”

    李大刚:“靠,这是什么事儿啊?啥时候咱们师部这里变成这样了?”

    “跟他们你怄什么气啊,给证件就是了。”韩非倒是不在乎,他觉得有这样的警戒级别,肯定是战区级别的头脑人物来师部了,估计师长这么着急的要他们来,肯定出大事了。

    果然,韩非他们进去后,发现师部里全坐着一群将军,师长竟然坐在角落里头,毕恭毕敬的听着几个****将军的训话,一看韩非他们来了,他便站起来对一个****上将介绍道:“陈长官,这就是我给您提起的特务连韩非!”

    那个****上将五十来岁年纪,身材不高,但长得相当有精神,一身笔挺的将军制服很合身,领口两侧的那六颗金星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差点要亮瞎韩非的眼睛。

    “很年轻嘛?来来,韩上尉请坐!”上将笑容满面招呼着韩非。

    赵永福在背后推了韩非一把,韩非这次明白过来,急忙立正敬礼:“报告长官,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独立师特务连连长韩非奉命报到!”

    韩非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上将很喜欢,点点头:“很有精神嘛?你们的事情邦初(师长的字)老弟已经给我说了,奇功一件啊,战区司令部和军令部准备给你们嘉奖!”

    韩非听了满头雾水,这次这么多****高级将领来师部这里,恐怕不是为嘉奖自己的特务连来的吧?那要真是这样,这个排场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了?

    果然,那位上将对师长说:“邦初老弟,你这个搞法很对头嘛?为什么不在战区里全面推广?那这样我们就能守住大上海了!”

    “陈长官,卑职只是一个师长,无权在全战区搞这样的东西。”

    “现在起,你就有权力搞这个东西了,明天马上到战区司令部来一趟。”上将一锤定音。

    “委员长对宝山战局很忧心呐,宝山是阻挡日寇进入大上海的东北大门,扼守吴淞口,地理位置很重要,这次来前线视察,就是奉委员长之命来的嘛?邦初老弟有什么困难说说?”上将盯着师长道,旁边的胡军长则连连点头,脸上堆满笑容。韩非看得心里感到一阵恶心,你好歹也是个军长,怎么看起来像哈巴狗啊?

    倒是师长不亢不卑站起来:“卑职只要求有兵力补充就行,前沿战事越来越激烈,部队伤亡很大,如果得不到及时补充,宝山一线形势危险!”

    “老弟啊,这个可最不好办的了,委员长虽然拥挤三令五申,要求各部队迅速向江浙地区集结,但那些部队赶来的速度不尽人意,目前只有川军的两个师赶到了浙江,你要不要?”

    上将也一脸难色,韩非站在边上听得,心里冷笑:早知道办不到,你瞎吹什么牛啊?

    “川军武器装备太差,有名气的“叫花子”部队,长官您还是留给其他部队吧。”师长一听是川军,急忙摇头不要。

    “师座,川军挺能打的啊?为什么不要?”韩非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在这种场合,他一个小连长,只有躬身听着长官的份儿,要说的也只有“是”“保证完成任务”之类的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