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四十四章 日本浪人

第四十四章 日本浪人


  
      那几个中统分子急忙又将黄胖子给拎了过来,扔到韩非脚边,那黄胖子以为是碰到了救星,爬过来一把抱住韩非的小腿:“长官饶命!我有绝密重要情报要想你一个人说。”
  
      韩非冷冷一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快起来,我最恨没有骨气的东西!”
  
      王胖子死活不肯起来,韩非怒了,狠狠一脚将他给踢了出去,旁边的那个低着脑袋的涩谷鬼子嘴里蹦出来了一句:“八嘎!”,眼神里一番鄙夷之色。
  
      陈婉儿上前就给了涩谷鬼子一个大嘴巴:“你这老色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兄弟们给我揍他,刚才她占了老娘不少便宜。”
  
      那几个中统分子刚要上去狠揍,赵永福和柳如叶急匆匆跑来,柳如叶还穿着夜总会服务生的制服,赵永福一副日本浪人打扮。
  
      “不好了,小鬼子追上来了?”
  
      “有多少?”
  
      “至少有百来人!”
  
      “怕啥?老柳,你不是跟杜先生说好了吗?怎么他手下的兄弟们还没来呢?”韩非问柳如叶道。
  
      “靠,来不了了,法国人扣住了他们,说杜先生手下私藏武器,寻衅滋事,关在巡捕房里呢。”柳如叶一脸苦相,刚才她从夜总会里跑出来,在半路上就碰到了几个杜先生的手下,这才得知了这个情况。
  
      “他娘的法国人不是东西,他们怎么不去抓日本人?”韩非狠狠骂道。
  
      “法国人也是欺软怕硬的,他们现在哪敢惹日本鬼子啊?”柳如叶愤愤不平。
  
      “洋鬼子什么时候靠得住?不就是百来个鬼子吗?你们带上鬼子和狗东西先走,我带几个兄弟们断后!”李大刚吼道。<>
  
      韩非一想,这里离****防区不远,李大刚他们估计能撑得住一些时间的,待得自己跑回去,叫来一个营的****,收拾了这帮小鬼子!
  
      于是,韩非急忙对陈婉儿和赵永福他们说道:“赶紧带上鬼子和汉奸上车,赶回去叫部队来!”
  
      “怎么你不撤?”陈婉儿在韩非面前又变得温顺起来,完全不像刚才那个样子,刚才的表现着实吓了韩非一条,心想这女子平常温文尔雅的,颇有一番大家小姐的范儿,怎么骂起鬼子来,完全不像大家闺秀的样子啊?
  
      “我得留下来断后,别废话了,赶紧走,鬼子上来了!”韩非瞪着眼道。
  
      “你不走我也不走!”没曾想陈婉儿还挺倔的,弄得韩非哭笑不得。
  
      “你回去叫人来,留在这里干什么啊?还有你这身行头能打鬼子吗?”韩非毫不客气,陈婉儿穿着紧身开叉旗袍,开叉开到了腰上,露出来两条雪白大腿,脚上一双高跟鞋,这种夜总会舞女的行头要打鬼子确实是有些不妥的。
  
      陈婉儿脸孔血红,一时间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便跺跺脚娇嗔一声,跟着赵永福和柳如叶坐上汽车回去讨救兵去了。
  
      汽车刚刚驶走,对面就涌过来一大群拿着武士刀和步枪的鬼子,说他们是鬼子,其实是抬举他们了,其实这些人也就是日本浪人和武装日侨,这里是个公园,地处法租界的交界处,属于三不管地带,日本人的军队还在闸北和宝山那里跟****干着呢,也进不来租界,就纠集了这些浪人和武装日侨追上来抢涩谷来了。
  
      这些日本浪人和武装日侨一看对面韩非他们只有稀稀拉拉的十来个人,当时就狂了起来,在一个浪人头子的嚎叫下,百来个日本浪人嚎叫着朝韩非他们这边扑上来。
  
      “哒哒哒”李大刚手里的“花机关枪”吼叫起来,这支枪他随身藏在衣服里,由于他身材高大,这次又穿着宽松的长衫,进入夜总会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他带着这个东西。<>
  
      韩非手中的那两把二十响盒子炮也同时开火,手下那几个中统分子和复兴社分子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一看韩非开火,便都掏出手枪朝冲来的日本浪人一阵猛射。
  
      十来个日本浪人被枪弹击中,倒在地上扑腾挣扎了几下便完蛋了,但还是有不少日本浪人依然接着东洋刀冲来,后面的那些武装日侨手中的步枪和手枪也开火还击,一时间,公园里枪声骤起,流弹飞舞,热闹起来。
  
      日本浪人的冲击速度相对快,马上就有一群十多个冲到了韩非和李大刚面前,他们手中的武士刀闪耀着寒光,恶狠狠的兜头朝韩非他们脑袋上劈下来!
  
      韩非伸手朝腰间一摸,暗叫不好,那把锋利无比的东洋刀竟然忘记在车上了,没拿下来,手头没有刀,可怎么抵御日本浪人的武士刀?
  
      好在韩非反应很快,看得武士刀劈来,便急忙就地一个翻滚,手中的一把打光了子弹的二十响盒子炮狠狠的超那日本浪人面门扔出去!
  
      那日本浪人一看有东西飞来,便下意识的将脑袋朝左边一侧,自然手中的武士刀就慢了半拍,韩非抽出藏在皮靴里的那把匕首,不退反进,朝那浪人翻滚过去。
  
      那浪人突然发现韩非倒地翻滚,手中的武士刀守不住落势,脚步虽然来了个刹车停住了,但上半身却由于冲势的惯性作用,朝前面扑了下来。
  
      韩非等的就是这个,只见他翻滚道浪人脚边,将那锋利的匕首狠狠朝浪人脚背上一扎,当时就听得浪人“嗷”的一声惨叫,血就像喷泉似的喷射出来。
  
      浪人一个踉跄,朝前面栽倒下去,韩非一个翻身,跃起来,将那把匕首送进了他的后腰,这日本浪人身子一阵抽搐,倒地挣扎了几下便完蛋嗝屁去日本了。
  
      李大刚这边更精彩,他一人对付三个扑上来的浪人和武装日侨,先用”花机关枪“当短棍使,敲碎了一个日本浪人的脑袋,夺来一个武装日侨的三八大盖,反手将那把闪着寒光的刺刀送进了他的肚子里。<>
  
      剩下来那个武装日侨吓坏了,转身要逃,被李大刚追上,捉住了他的后领子,双手捏住脑袋狠狠朝左右一拧,”咔嚓“一声,拗断脖子倒在地上都没挣扎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