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四十九章 别动队

第四十九章 别动队


  
      当获得鬼子大本营正式任命的松井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十八军的那个特务连造成的,气得不行,急忙找来鬼子参谋长和军官们,要他们马上拿出来对付特务连的办法,务必立即迅速消灭特务连,给支那军颜色看看,最好能够制造恐慌气氛,威慑一下那些还在反抗抵挡的支那军人,瓦解他们的战斗意志!
  
      松井的任务很棘手,他手下的那些鬼子军官和参谋们大多都瞧不起对面的****部队,认为****部队战斗力低下,士气不振,司令官完全用不着用牛刀杀鸡的。
  
      但松井明白,自己初来乍到,刚刚接手涩谷留下来的这个烂摊子,以前已经上岸登陆的那些部队部署已经无法在短时间内进行部署更改,特别是崇明岛机场被特务连摧毁后,失去大量飞机的航空兵已经无法继续向中国军队发起空袭,涩谷的再次被捉去,对他来说,更是一种耻辱,所有他认为,只有找到并且消灭十八军特务连,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当然他也能借助这个行动在上海派遣军中树立威信。
  
      一个叫山本的作战参谋对松井建议:抽调皇军中的精干分子组成别动队,摸清楚十八军特务连的地址和情况,夜间偷袭上去消灭他们!
  
      这招很合松井的胃口,他立即同意了山本的这个方案,其实这种别动队在鬼子的海军陆战队里就有,本来山本还想用一些时间训练这个别动队,但松井司令官催促得紧,没办法,山本只得临时抽调了停泊在长江口外的舰队陆战队组成了一支别动队,在这天傍晚向宝山城外的特务连驻地摸上来。
  
      鬼子对于上海这里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他们在这里安插着大批间谍和奸细,其中大多都是中国人,这些数典忘祖为日本鬼子卖命的狗杂碎为了一点私利,频频向鬼子提供他们所能掌握的****阵地情报,他们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在日本飞机轰炸****阵地和上海城区的时候,用镜子和火光在地面上进行引导,正是拜这些王八蛋所赐,鬼子飞机扔下来的炸掉炸死了许多正在浴血奋战的****官兵和城内外无辜的老百姓!这些东西不得好死!
  
      韩非他们在师部呆了一整天,讨论战况讨论得头昏脑涨,回来后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倒头大睡,海子负责晚上的警戒,他将驻地外面的明暗岗哨增加了一道,而且将放哨的位置靠前,最远的那个暗哨放在了前面的树林里,又加派了两队巡逻队,沿着驻地周围来回巡逻着。<>
  
      韩非回来后就曾对海子说过:“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后,肯定不甘心的,估计要来报复,加强驻地周围警觉,防备鬼子的袭击,特别是晚上,更要防备鬼子偷袭。”
  
      海子白天没有跟着韩非一起去师部,而是带着工兵排的兄弟们沿着驻地周围布置了一圈地雷,当然不只有地雷,还有各种花样繁多的诡雷。
  
      在白天布雷的时候,海子觉得这片树林是个麻烦,要是鬼子来偷袭躲在这里,以自己在晚上的观察能力是不能发现这里情况的,他想着要将树林里的树木砍掉,但转念一想不行,砍树费时费力,而且周围到处都有鬼子的耳目,一旦被这些耳目得知树林被砍掉了,就会引起鬼子的警觉,反而要暴露自己的位置的。
  
      其实这是海子想多了,不用他砍树,鬼子早就从那些耳目那里得知了特务连的具体位置所在,海子砍不砍都一样的。
  
      随后海子带着工兵在树林里埋设了一些诡雷,当报警用的,只不过后来发现用来布雷的炸弹和炸药不够了,海子只得在树林边上搞了一些,里面的就没弄了,要不然,当山本带着鬼子别动队躲入树林的时候,早就响起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了。
  
      特务连一共四个战斗排,还有做饭的炊事班,通讯班和卫生队,一百多号人马分散在祠堂周围的大概一个村子的范围内,一排三排在祠堂左边,二排四排在祠堂右边,连部和炊事班通讯班在祠堂里,最里面就是陈婉儿的卫生队,她们住在祠堂后面的那一排被炸掉了屋顶的民房里。
  
      韩非担心卫生队里的女兵万一鬼子摸进来要吃亏,便派了一个班去卫生队那里守卫,后来正是有了这九个兄弟们,才使得卫生队的那些小姑娘逃脱了鬼子的魔爪,这是后话,等下会讲到的。<>
  
      躲在树林里的山本鬼子用望远镜朝前面张望着,发现祠堂那边有亮光,以为特务连还没休息,就没有发起攻击,他等着机会,他要等特务连里的****士兵门完全放松警惕才突然冲出去,制敌于死地。
  
      熬到半夜里,风刮起来,吹得树林里“哗哗”响,海子带着巡逻队朝树林这边走来,一般按照以前的巡逻路线,应该是走到树林这里后就折返回去的,但这一次海子却突然发现前面有情况。
  
      他无意中发现前面树林里有东西一闪,虽然就是转瞬即逝的一闪,但他觉得不能放过,于是示意手下立即四散开来,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对面的树林。
  
      过了一会儿,海子又发现里面闪过一道光,这次他看清楚了,那一道闪光不是别的,正是枪上刺刀发出来的寒光!
  
      “不好,有情况!”海子心里一阵紧张,莫非是鬼子摸上来了?
  
      但他没有声张,他不知道前面的树林里到底趴着多少小鬼子,如果贸然打起来,自己肯定吃亏,还是让手下赶紧去报信,让韩非他们做好准备,别被鬼子端了老窝。
  
      不知是那个报信去的兄弟紧张还是怎么的,他起身返回去还没跑上几步,脚碰到了地上的一块石头,身子失去重心,狠狠的摔了一跤,腰间挂着的水壶刚好磕着了那块石头,当时就发出来一声清脆的“当”声。这一声响可不得了了,在黑漆漆的夜里头,听起来就像一声枪声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