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五十六章 竹林激战

第五十六章 竹林激战


  
      鬼子越来越近,海子和手下神枪手兄弟们都等着韩非他们先出手,刚才不是说了吗,先不要开枪,用刺刀和匕首干掉带头的那几个鬼子后再用子弹消灭他们。
  
      韩非突然蹿了出去,手中一道寒光闪现,前面的那个刚才还朝他脑袋上撒尿的鬼子前胸被一把锋利的匕首扎了进去,一声闷哼,身子仰面朝后倒下去。
  
      另外一个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韩非手中的那把东洋刀就朝他招呼过来,刀锋轻轻滑过鬼子的脖子,一股污血喷泉似的四溅出来,这家伙急忙双手捂住了喉咙,“咕噜咕”嘶叫着倒了下去。
  
      韩非突然出击,在短短的几秒钟内连杀两个鬼子兵,身后跟着的副班长和其他几个兄弟们也几乎同时出击,手中的匕首和刺刀纷纷朝鬼子身上招呼过来!
  
      冲上来的小鬼子没有防备,一下子就乱了,有几个拼命朝后跑,还有几个都不知道朝哪里跑了,只得拼命用手中的“MP-38”冲锋枪胡乱扫射。
  
      “哒哒哒”子弹雨点般的射来,韩非他们立即伏倒在地,迅速掏出身上的手枪向鬼子还击,此刻他们离那几个鬼子已经很近了,也就几步而已,这种距离上鬼子的冲锋枪虽然火力猛,但却没有手枪好使,韩非手中的那把M1911手枪口径大,射程远,威力足,还能连发,“当当”两枪打出去,一个鬼子就立刻倒地不起,另外那个鬼子急忙转身朝韩非这边扫射过来,但远处飞来的两颗子弹打进了他的脑袋和胸口,这小鬼子的身子就像一只断线风筝似的,竟然朝后面飞出去了一截,最后重重的倒在地上死翘翘了。
  
      这两枪是海子和他手下的神枪手兄弟们打出来的,他们几个爬上毛竹,早就将阻击枪瞄着那些进来的鬼子了,这次一看鬼子先开火动手了,那还不开火啊?
  
      海子的阻击枪一响,颗颗子弹飞出去,弹弹吃肉,一下子就打死了三个正要逃跑的鬼子,带队的那个鬼子军曹一看形势不妙,便急忙带着剩下来的几个鬼子掉头就走,但他们的速度那里能比得上子弹快?海子和手下几个神枪手兄弟们一阵点射,将他们一个个爆头点名了。<>
  
      子弹呼啸着钻入鬼子的钢盔里,强大的冲击力和动能就像一把高速钻头一样顷刻间将鬼子脑袋给搅碎,红的白的液体喷涌而出,被爆头的鬼子兵连哼哼声都来不及喊出来,就倒在地上去日本向他们敬爱的天照大神报到去也。
  
      还有两个鬼子被子弹击中大腿,拼命向竹林外面爬去,韩非想要抓个活口,便急忙对海子他们打招呼,要她们阻击手停止射击,自己便带着副班长他们冲了上去。
  
      那两鬼子一看有人冲上来,便立即掏出来一颗手雷,拉掉引信,朝自己脑袋上一磕,猛然朝韩非这边一抛,这颗甜瓜手雷“咕噜噜”正好滚到韩非脚边。嗤嗤“冒着白烟。
  
      韩非来不及多想,猛然抬腿就朝那手雷一脚,身子随后朝旁边一闪,就地连续翻了好几个跟头,副班长他们也发现了这颗扔过来的手雷,都急忙趴在地上,双手抱头!
  
      一道耀眼的火光升腾而起,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手雷正好被韩非踢到了那两个鬼子兵的中间,刚巧另外一个鬼子也拉掉了一颗手雷的引信,正打算朝脑袋上磕一下的当口,这颗被韩非当皮球踢过来的手雷就炸了开来。
  
      这下可热闹了,手雷炸开来,将那两个鬼子炸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的碎肉夹杂着泥土碎石下雨一样朝韩非他们脑袋上砸下来,“啪嗒”一声,一样东西掉在了韩非的肩头,他伸手一摸,黏糊糊的,一看竟然是一只鬼子的断手!
  
      竹林这边的这十几个鬼子全部被韩非他们给消灭,用时不到一刻钟,可算是痛快淋漓,相当的爽。
  
      “快向鬼子背后穿插过去,别让他们跑了!”韩非对海子他们说道。
  
      正面阵地上,山本鬼子已经连续攻击了三次都被柳如叶给打了下来,右侧竹林那边响起的枪声使得他更担心战况对自己不利,这个狡猾的鬼子军官认为自己的偷袭已经暴露,偷袭变成了强攻本身就是失败,原本来在卫生队这里根本不会遇到抵抗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山本鬼子决定撤退,趁着天还没亮的时候感觉撤回去,于是他耍了一个花招,派出了十多个鬼子再次在炮火的掩护下朝卫生队主阵地发起了疯狂的攻击,而他自己带着剩下来的那些鬼子分成两路向后面撤下去。
  
      左侧攻击水稻田的那几个鬼子也撤了下来,这样一来,使得躲在水稻田里面的那几个特务连战士们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鬼子跑掉,想去追,但正面阵地上鬼子攻得正激烈,怕空出左翼让鬼子钻了空子,就那么犹豫了一下,就让这些鬼子给溜掉了。
  
      那几个攻击阵地的鬼子马上也退了下去,柳如叶也担心鬼子使诈,以为这次鬼子的退却是想引诱他们出击,便没有带着兄弟们追出来。
  
      待得右边竹林里的枪声渐渐稀落下来,韩非和海子赶到阵地上的时候,柳如叶这才明白:鬼子已经“今蝉蜕壳”溜走了,气得大骂道:“他娘的,上小鬼子当了!”
  
      “既然追不上就别追了,以后有时间收拾他们的。”韩非很可惜这次没能全歼那些鬼子,让一部分鬼子跑掉了,但好在卫生队还在,陈婉儿和那些军医护士姑娘们安然无恙,这点就够了。
  
      韩非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那个潜伏在竹林里的副班长:“你们刚才趴在那里牵着绳子干什么?难道你们再竹林里埋设着地雷?”
  
      “不是,那是一个陷阱,我老家是安徽的,老家山上多毛竹,用毛竹做陷阱可以捕获野猪,当然也可以用在小鬼子身上的。”副班长解释道。
  
      “这个办法很好,这次用不上,下次肯定要让鬼子吃这种苦头!”韩非点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