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五十七章 美女来献花

第五十七章 美女来献花

    卫生队里的那些姑娘们一听鬼子跑了,便个个欢呼尖叫起来,跑到阵地上围住韩非他们,一个个仰着脑袋,眼神里流露出来敬佩和爱慕之色,此刻的韩非在这些小姑娘的眼睛里,就是保护神的角色,刚才多危险啊,柳排长他们都快挡不住了,一个班的****兄弟们几乎全部阵亡,要是鬼子打进来,那她们这些姑娘们可就惨了。

    陈婉儿被一群姐妹推搡着出来,她手里不知谁给她塞了一束花,一看就是那种在地里摘来的,推到韩非面前,陈婉儿的一张俏脸红彤彤的,柳叶眉配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要说多漂亮就有多漂亮,看得韩非呆住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这花是我们卫生队姐妹们的心意,谢谢你这次救了我们!”陈婉儿不但人长得漂亮迷人,说话的声音更好听,韩非一下子就觉得骨头酥了,接过来那花,不料无意中碰触了一下陈婉儿的小手,一阵滑腻的感觉传来,韩非不由得身子一颤,心里暗暗思忖:“这小妮子的手可真滑嫩,要是能娶她做老婆,就算回不去后世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了!”

    韩非直愣愣的看着陈婉儿,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呆在那里,那些卫生队的姑娘们知趣的走开了,柳如叶也是明白人,虽然他也喜欢陈婉儿,但一看人家主动向韩非献花了,自己这个做下属的,还是躲开些为好,跟上司抢女人,那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于是他便找了个借口走开了,留下他们俩站在卫生队门前。

    “这花可真好看,可我觉得人比花还要好看!”韩非左思右想,终于蹦出来了这一句,在没穿越过来之前,他也是个三棒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主儿,特别是碰到这种漂亮的要人命的美女跟前,他就更不会说话了。

    “噗嗤”一声陈婉儿笑了出来:“没看出来嘛,你也挺贫嘴的,不过这话我喜欢听。”

    “你喜欢就好,以后可以天天说给你听。”韩非好像一下子开窍了,接上来话头了。

    “你小子想得美,别打姐的歪主意啊,姐可比你大了不少,现在是什么时候?鬼子不赶出去,姐姐我就不想这事儿。”陈婉儿何等聪明之人,当然听得出来韩非话里的意思,说完竟然扭头就走,甩给了韩非一个绝美的背影。

    韩非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心里懊悔不已:自己好不容易咬牙狠了一把,却被陈婉儿这小妮子给这样刷了一把,这个小妮子可不简单,有性格,我喜欢!

    祠堂那边的枪炮声也渐渐的稀落下来,听得出来,鬼子已经退下去了,赵永福和李大刚打来电话,要去追,被韩非阻止:“穷寇莫追,快天亮了,马上打扫战场,统计损失,连部开会检讨!”

    统计结果出来了,守卫卫生队的那个班阵亡七人,仅仅剩下王班长和一个士兵,而且两人还是重伤,特别是王班长,被子弹击穿肝部,大出血,虽然经过了陈婉儿的抢救,但还没完全脱离生命危险,韩非让人将王班长和其他几个重伤员转道师部野战医院里去治疗。

    柳如叶的四排损失大半,阵亡十四人,负伤十余人,几乎丧失了战斗力,一个排三十来人,二十四个士兵失去战斗力,那就跟打残了一样的。

    韩非对柳如叶没有经过他同意,擅自带队去增援卫生队很气愤,责问他:“为什么不向我报告?你知道你犯的是什么错误?”

    “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向你汇报,这是我的错,你看着办吧。”没曾想柳如叶摆出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意思就是已经干了,你爱咋咋地,大不了不干特务连了,回去当交警得了,其实他不敢说出来他这次带着四排去卫生队增援的真实原因,怕引起韩非对他更大的猜忌。

    “荒唐,犯错了态度还这样,无法无天了,来人,将柳如叶押下去关紧闭!”韩非觉得老柳这次太让他下不了台了,自己要是不治治他,以后还怎么在特务连里混啊?

    “是!”两个连部警卫上前就要来架柳如叶,“慢着,不劳两位兄弟了,我自己会去紧闭室的。”柳如叶站了起来,瞪了韩非一眼,

    “等等,我有话要说。”门外闯进来陈婉儿。

    “你来干什么?我们正开会呢。”韩非一看陈婉儿出现,皱着眉头,他明白,这个女人一出现,那就不还办了。她竟然能够说动陈上将允许她参加锄奸行动,可见她的背后能量很大,绝非她自己声称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医护军官而已。

    柳如叶一看陈婉儿出现,感动得不行,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这里,眼泪水都要下来了,这姐们真仗义,出面来保他来了,她说一句可比自己说十句顶用啊。

    “韩少校,柳排长没有向你汇报是有错在先,但要没有他带着四排过来增援,恐怕这会儿你看到的我们就不是活人了,当时一个班的兄弟们打得只剩下来三个人,我们都做好跟鬼子死拼的准备了,幸亏柳排长带队赶到,才保住了卫生队的姐妹们和那些伤员,你这样光处罚他的错误,不奖励他的功劳,这样我们不服。”陈婉儿振振有词,声音还是那样的动听,但这次在韩非耳朵里听来,却有些刺耳,他暗暗觉得:这个女子不好对付啊。

    见陈婉儿这样一说,赵永福和李大刚赶紧打圆场:“这次鬼子偷袭,损失不小,我们也有责任的,总不能怪老柳一人吧,这次还真亏了老柳过去增援,要不然就不可收拾了。”

    韩非没说话,他心里在思忖到底怎么处理柳如叶好呢,可就在这时候,柳如叶却对陈婉儿和赵永福他们抱拳道:“谢谢各位为我柳某说话,但我知道,这事儿我做得不对,害得手下兄弟们死伤,该处罚的就得处罚,连长也没错,要不然,赏罚不明,如何继续管束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