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五十九章 中统特务

第五十九章 中统特务

    韩非听明白了,原来师长请他们吃罐头,是要有任务给他们的,当即站起来:“没问题,这个活儿我们接了,师座马上通知中统和复兴社方面,让他们派出人员来特务连。我们马上开始行动。”

    “好,我喜欢你说干就干的劲头,马上回去准备,中统和复兴社的人已经在师部等着了,我让他们过来跟你们熟悉熟悉。”原来师长早就打好了埋伏,就等着韩非接下来这个活儿呢,其实他也用不着这样的,直接命令下来不就得了,是不是特务连归战区司令部直属有关系?

    很快,四个穿着中山装,左胸位置别着“青天白日徽”的汉子走了进来,看见师长急忙立正敬礼,韩非一瞧,这几个人绝对是受过专业军士训练的,身板挺直,军礼很标准,举手抬足间透露着一股杀气,估计是中统和复兴社里的厉害角色。

    都说这个中统和复兴社两拨特务有仇,相互之间还杀来杀去的,小鬼子一来,他们也合作抗日起来了,这是好事,不管他们以前干过什么缺德事,只要现在能够合起来抗战打鬼子,也是响当当的好汉。

    “韩少校,这四位就是中央党部调查统计局和复兴社的同志们,浏河港那边的情况他们很熟悉,你们谈吧,我还有事要去军部,就不在场了。”师长说完就走。

    “幸会!在下喻明国,中统上海站副站长,记得我们站长经常提起韩少校你的,今天一看,果然是年少有为啊。”领头的这个喻明国三十多岁年纪,身材高大魁梧,眼神炯炯,盯着韩非说道,好像要从韩非脸上看出来些什么东西?

    “原来是喻站长啊,时间紧迫,咱们别寒暄介绍了,先说说浏河港辎重仓库那边的情况吧?”韩非对这些特务没有什么好感,冷冰冰的说道。

    那个喻站长好像感觉出来韩非的冷漠,咳嗽了一下:“不瞒韩少校,咱们中统和复兴社第一次联手搞鬼子辎重仓库,却搞砸了,事先的情报也没多大问题,但就是拿不下来,反而折损了许多优秀的同志们,惭愧啊。”

    “这个喻站长你倒不必自责,毕竟你们不是正规军人,面对凶悍狡猾的鬼子失败也情有可原的,谁敢保证能有常胜的啊,只要情报没有问题,仔细部署,严格执行,应该能够断掉鬼子仓库的。”韩非嘴上这么说,乃是给这些特务一些脸皮,心里却暗暗思忖:“你们这些特务也就这些本事了,哪里能够跟正规军人比啊,上次连那个涩谷鬼子都看不住放跑了,还想着要袭击有严密防御的鬼子仓库?不知道是哪个脑袋短路的特务头子想出来的招,你们这样一搞,小鬼子自然提高了警惕,拼命的在仓库外面增加防御,现在却把这个烂摊子塞给我们!”

    “还是韩少校明白人啊,知道我们的苦处,我们本来就不擅长这种阵地攻防战的,抓抓人,搞搞情报没问题,但要把我们当军队使,那实在是有些为难了。”喻站长说了半天,还没说到正题上去,韩非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耐烦了。

    “别扯这些我们都知道的,说说那边的情况。”

    “好,鬼子的辎重仓库是一个仓库区,占地面积很大,大概有一个村子大笑,在浏河港码头附近的芦苇荡里,鬼子在外面挖了深沟,布置了碉堡和地雷,港口码头附近又有许多炮艇在巡逻,深沟里面是铁丝网和路障,只有一条简易公路通进去,但路口设有鬼子的一个阵地,阵地上我们估计就有一个鬼子中队,仓库分成三个区域,按照存放的物资不同,左边为武器弹药区,守卫更为严密,中间存放的是粮食和衣服鞋帽登物资,右边靠近港口码头这边的存放着油料和淡水,这两处的戒备稍微比左边弹药区的松一些,但也不好进,还有港口一带的水域已经全部被鬼子舰队封锁了,我们即便能够侥幸进去,得手后也不一定能够出得来。”喻站长介绍着情况,眼神里闪现吃一丝紧张,韩非从他眼神里估计:中统和复兴社特务肯定吃了大苦头了,要不然以他这个老特务的资历,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神色的,看来辎重仓库那边是块难啃的骨头。

    “你们以前的行动是从那里返回的?”韩非要问清楚,这个时候可不能马虎,必须想到所有的问题和困难,要不然就是对手下兄弟们的生命不负责。

    “两次行动,都打算从原路返回,但都死在回去的路上,一个也没跑出来,活着的那几个同志们被鬼子俘虏后,受尽折磨被鬼子杀掉了,到现在他们的脑袋还挂在仓库的四周岗楼顶上,耻辱啊!”喻明国摇着脑袋,韩非看出来他眼眶里有些湿润,这个情况令他很惊异:照说他也算是个杀人如麻的老特务了,竟然说起手下牺牲的时候也动情,看来这个家伙很复杂,不可单单的将他当老特务来看待的。

    “放心,这次我们肯定会为你手下报仇的,让鬼子尝尝我们特务连的厉害,叫他们晓得什么叫血债血偿,以牙还牙!”韩非咬牙狠狠说道。

    “好,有韩少校这个话,我们就放心了,这次幸亏找到了师座,要不然我们还得组织第三次袭击呢。”喻站长激动的站了起来,握住韩非的手摇晃着道。

    韩非他们立即赶回了驻地,祠堂这边的战场已经打扫干净了,喻站长和手下那几个中统特务一看这里刚刚打过大仗,硝烟味还没散去,就问韩非:“难道这里刚刚打过仗?”

    “是啊,昨晚上一队鬼子冒充****摸到我们这里来了,被我们打出去了!”韩非点点头道。

    “了不起!怪不得师座要我们来找你们,这下咱们那些惨死在鬼子刀下的同志们报仇有望了!问一下韩少校,你们特务连还要人吗?”喻站长和那些特务们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