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六十五章 美好感觉

第六十五章 美好感觉


  
      冲上来的鬼子兵没料到仓库墙角边埋伏着一群人,当即就被打了个晕头转向,死伤了十几个鬼子兵,剩下的鬼子从枪声的密集程度里判断出来,对面这些敌人数量并不多,撑死了一个排而已。
  
      鬼子愈发胆大了,在一个鬼子军官的嚎叫下,开始朝韩非他们发起了冲锋,这时候,那几盏被阻击手打灭的大功率探照灯又亮了起来,
  
      强烈的探照灯光射来,照得仓库前面一片雪亮,韩非他们立即全部暴露在鬼子机枪火力之下。
  
      两个阻击手兄弟立即举枪射击,打掉了那几盏探照灯,又有几个阻击手连连开火,敲掉了岗楼上的鬼子机枪。
  
      这时候,对面的鬼子打来一排炮弹,在韩非他们身边轰然爆炸开来,两个行动队兄弟被爆炸迸飞起来的弹片击中负伤,但这两个兄弟却没进行包扎,而是继续端着武器朝对面冲上来的鬼子射击着。
  
      “阻击手,快打鬼子炮兵!”韩非一看炮弹飞来,急忙扯着嗓子对那几个海子手下的阻击手喊道,机枪的威胁暂时消除了,但鬼子的迫击炮炮弹的威胁更大,必须立即清除!
  
      四五个阻击手急忙调转枪口朝那几个鬼子炮兵射击,韩非他们手中的那些“花机关枪”也将火力集中到鬼子炮兵那里去,很快,行动队占据了火力优势,密集的弹雨打得鬼子死伤累累,再也不敢再贸然朝前冲上来了。
  
      趁着这个时机,韩非挥手让爆破组的兄弟们上去,炸开仓库大门,毁掉仓库里的东西,据情报显示,这边仓库里鬼子存放着的是武器弹药,炸掉这里,就能使得鬼子无力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向上海发起新的攻击!
  
      东边仓库这里打成了一锅粥,附近那些鬼子仓库那里也是枪炮声连天,火光和烟雾在这里闪现,大批鬼子纷纷从营房里跑出来,附近长江江面上的鬼子军舰也将硕大的炮口对准冒着火光的地方,打算用舰炮火力对守备仓库的鬼子进行火力支援!
  
      韩非知道,行动不能拖延,必须尽快炸开仓库大门,将炸药放进去,炸掉这里的仓库才算完事,但前面的鬼子也不傻,发现几个兄弟们背着炸药包朝仓库大门而去,便在一个鬼子军官的吆喝下,许多鬼子的机枪和迫击炮便不管正面向他们射击的韩非他们,将枪口调过去对着那些兄弟们狂射一通。<>
  
      韩非当然不能让爆破组的兄弟们受到如此猛烈的火力压制,他命令喻站长他们在正面吸引鬼子火力,自己带上四五个兄弟们绕过去,攻击鬼子的侧背!
  
      韩非他们仗着火力密集凶猛,一下子就压制住了大多拿着三八大盖的鬼子步兵,韩非带着四五个兄弟们从侧边绕过去!
  
      陈婉儿此刻完全被如此激励残酷的战斗给吓懵了,手中的那把勃朗宁小手枪子弹已经打光,便伸手向韩非要了一只二十响盒子炮,提起来就打,但她没打过这种盒子炮,一梭子子弹打出去,由于后坐力太大,枪口朝上好几公分,子弹全部打空,一个鬼子都没打着,还差点滑脱了那把二十响盒子炮。
  
      陈婉儿双手握住那把盒子炮,还想再来几发,韩非看得她的狼狈相,皱了皱眉头:“把枪放平了打!”
  
      听韩非这一说,陈婉儿急忙将盒子炮横着放平,略微瞄准即便立即扣动扳机击发,这次总算打着了一个鬼子,虽然没打死那个鬼子,但比刚才放了一梭子空枪进步了不少。
  
      “来,跟着我!”韩非心想,把陈婉儿留在这里阻击鬼子,估计是凶多吉少,她是照顾不了自己的,还是让她跟着自己稍微安全些。
  
      陈婉儿一听韩非要她跟着他,大喜,马上一把拽住韩非的衣角:“韩少校,你可跑得慢一些,别拉下我啊。”
  
      韩非二话没说,拉起陈婉儿的手朝旁边的那条小河里跑去,他们要绕开正面攻上来的鬼子,就必须游过那条小河,再上岸从芦苇荡那里攻上去。
  
      子弹在耳边呼啸,炮弹在身后轰然爆炸,掀起来的气浪就像一阵飓风似的朝韩非他们席卷而来,陈婉儿仅仅抓着韩非的衣角,摇着牙拼命的朝小河这边跑来。<>
  
      此刻的她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的苦练军事技能,以至于在这时候出尽了洋相,不过她抓着韩非的衣服,在枪林弹雨之中疯狂的奔跑着,觉得别有一番浪漫。
  
      跑到了河边,陈婉儿就觉得很不浪漫了,那几个男兵都已经脱掉衣服,只带着枪弹跳入了河中,向前面游过去,而自己一个女人家,怎么能够脱衣呢?
  
      韩非当然看出来她的心思,对她说道:“抱住我别放手,闭上眼睛跟我来!”
  
      陈婉儿此刻完全没有大小姐脾气了,就像一个乖乖女一样,听话的闭上了双眼,死死的抱住韩非的后腰,韩非只觉得背后一团温软贴上来,身子不由得猛然一颤,要没有周围枪弹飞舞,爆炸声连天,说不定韩非还当真就把持不住呢。
  
      跳下河里,韩非拖着陈婉儿朝前面游过去,多了一个人背着,自然速度就慢了许多,好在这时候后面的鬼子没追上来,他们正忙着对付要去炸仓库的爆破组兄弟们呢。
  
      虽然时值盛夏,但半夜里的河水也是冰凉的,陈婉儿紧紧抱住韩非,舍不得放手,耳边水声淙淙,枪炮声不断,但她还是希望这个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她闻到了韩非身上散发出来男子汉特有的气味,这个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但美好的东西往往是很短暂的,很快韩非他们就上了岸,来到了芦苇荡里,“陈上尉,我们到岸上了,你该放手了。”韩非对陈婉儿说道。
  
      “哦,这么快就到了啊。”陈婉儿嘟着小嘴,不甘心的松开了抱着韩非的双手,一阵失落顿时涌上她的心头。
  
      透过芦苇荡外闪烁的火光,韩非发觉东边仓库这里的鬼子还真不少,看来这边的仓库就是鬼子的防守重点,在各类物资中,武器弹药是最为重要的东西,鬼子必须要死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