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六十八章 孤注一掷

第六十八章 孤注一掷

    江面上的鬼子舰队指挥官不敢此刻对仓库进行轰击,他也明白仓库里放着的是什么东西,舰炮射击又不是近距离开枪,准头那是相当的差,万一一颗炮弹落在仓库里,那岂不是帮了支那人的忙?

    但他又不得不开炮,于是这个脑子还算灵活的鬼子舰队指挥官想出来一个折中的办法,命令舰炮朝仓库前面的芦苇荡轰击,用舰炮来支援守备仓库里的皇军步兵,增加他们的守卫信心。

    还没等鬼子舰炮开始轰击,仓库这边一道道火光腾空而起,直冲黑漆漆的夜空,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响起来,韩非手下爆破组的兄弟们拉响了绑在身上的炸药包,与这座满是弹药和武器的仓库一同消失在火光和烟雾之中。

    这两个勇士明白,拉响炸药包后只有三秒钟的逃跑时间,但此刻外面已经被鬼子的枪弹封锁得密不透风,三秒钟的时间是无法顺利跑回到爆炸范围之外的,与其这样,不如跟鬼子仓库和外面的鬼子步兵一起同归于尽吧。

    炸药包的爆炸当即就引爆了仓库里的弹药,连绵不绝的爆炸简直就要将仓库周围给整个掀翻起来,外面的那些冲上来的鬼子兵被炸得人仰马翻,死伤累累,韩非他们者趴在地上,忍受着那一**不断涌来的冲击波。

    特别是发现冲进仓库去的那两个爆破手兄弟们没有出来,韩非和海子他们的眼眶湿润了,这两个兄弟们好样的,他们在爆炸的火光中得到了永生,虽然已经灰飞烟灭,但他们的这种跟侵略者同归于尽的精神将长驻国人心中,他们是真正的军人!

    东边仓库剧烈的爆炸开来,升腾起来的火光和烟雾几乎映红了江边半个夜空,也就是在此刻,西边和中间位置那边也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这说明赵永福和柳如叶他们也已经得手了,韩非望着那冲天的烟火,咬牙对海子他们说道:“事儿成了,撤吧!”

    喻站长还惦记着挂在岗楼上的那几颗人头,他在行动前向他手下保证过的:不能让死去的同志们的头颅挂在鬼子岗楼上!必须得拿回来。

    “韩长官,我们得去拿回牺牲同志的头颅。”喻站长说道。

    韩非眉头紧锁,这个时候,仓库周围都在剧烈的爆炸,岗楼那边也在一片火海之中,去拿回挂在岗楼顶上的头颅相当于去找死。

    但他佩服喻站长这种对手下重情义的作风,对喻站长来说,那挂在上面的不仅仅是几颗头颅了,而是一种信念了,必须想办法要拿过来的。

    “好,我们再支撑十五分钟,海子,阻击手和机枪手集中火力掩护!”韩非点点头,让手下开足火力掩护喻站长他们上去岗楼抢头颅。

    机枪吼叫起来,迫击炮也拼命的超鬼子岗楼那边打过去,还真别说,打这种岗楼高层目标,还是迫击炮来得管用,因为它是曲射跑,弹道弯曲,只要炮击角度够高,完全能够打到二十多米高的岗楼上去的,用来压制岗楼上的鬼子重机枪火力相当爽!

    “咚咚”两声响,一颗炮弹砸在了岗楼上面,直接把那挺正在拼命扫射的鬼子重机枪连人带枪给炸了下来,喻站长和手下三个特务兄弟立即扑上去,爬上了已经在起火燃烧的岗楼,将那颗挂着的同志头颅给拿了下来。

    喻站长和手下那几个特务兄弟们动作迅捷,枪法也很准,下来岗楼的时候遭到了大批鬼子的堵截,几十个鬼子围了上来,眼看着就要被鬼子抓获!

    韩非想要派人去救援他们,但令他大吃一惊的场面出现了,喻站长和手下那几个特务左手持枪连连射击,右手一把东洋刀砍瓜切菜,喻站长冲在最前面,不断的扔着手榴弹,围上去的鬼子非死即伤,不得不潮水般的退却下来。

    “打得好!”韩非不由得大声喝彩,这几个中统特务他要定了,这哪里是特务啊,特么就是杀神吗?完全符合特务连兵王要求,不招进来就忒可惜了。

    “海子,带人冲上去,接应喻站长他们!”韩非对海子吼道。

    海子答应一声,带上几个阻击手和十来个步兵,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去,背后韩非指挥者机枪和迫击炮纷纷想反扑过来的鬼子射击着,一时间,枪炮声大作,爆炸声连绵不绝,大刀和刺刀闪着寒光,不断的扎进人体内,中**队士兵和日本鬼子都杀红了眼,刀砍卷刃了,就上工兵铲劈杀,用拳头砸,牙齿咬,只要能够打倒鬼子的,不管什么招数,全部用上来了!

    韩非看得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再也熬不住了,带着张排长他们也冲上来了,本来反扑过来的小鬼子已经有些心虚了,他们自从上岸登陆以来,可从来没碰到鬼子如此顽强的中**队,以往他们碰到的中**队都是一触即溃,跑得比兔子还快的窝囊废,有些中**队更夸张,皇军部队还在阵地外十多公里的地方呢,守阵地的中**队就开始了恐慌和溃逃。

    但这次却不一样了,眼前的这些中**人个个不要命似的,枪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匕首上,连工兵铲和牙齿都用上来,小鬼子虽然凶悍强硬,但也扛不住这样的玩命死拼啊,心理优势立马就丧失殆尽,而现在背后又上来一拨人马,这些人马更厉害,个个武林高手,枪法如神,刀法拳脚厉害,冲上来就劈死了几个鬼子兵。

    鬼子守备队指挥官绝望了,仓库这里连续的爆炸,对他来说就是一声声丧钟在敲响,他这次除了战死在这里,已经没有其他路子可走了。

    他拔出那把天皇陛下赐给他的东洋刀,对手下几个鬼子军官们吼道:“为天皇和帝国尽忠的时刻到了!”

    东洋刀朝前一指,鬼子守备队指挥官和手下几个鬼子军官嚎叫着朝韩非他们背后冲上来,所有在仓库这里守备的鬼子都已经跟韩非他们的行动队在交手搏斗了,鬼子指挥官这是在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