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六十九章 负伤

第六十九章 负伤


  
      韩非他们加入了战团,使得东边仓库这里的白刃战出现了决定性的战机,已经丧失了心理优势的鬼子兵开始出现了退却,而后面的那个守仓库的鬼子指挥官的加入战团,又将这些已经退却下来的鬼子兵赶回了战团里,双方杀得难解难分,昏天黑地,连夜空中刚刚露出脸来的月亮都重新躲进了厚实的云层里去了。
  
      江面上的鬼子舰队指挥官此刻相当的纠结:开炮吧,敌我双方都已经开始贴身搏斗了,炮弹炸过去,死的多的肯定是自己人,不开炮吧,港口仓库区已经全部燃烧起来,港口也受到了敌军的威胁,这可怎么办才好?
  
      鬼子舰队指挥官马上请示在外海上停泊的航母“赤城”号上的派遣军司令官:港口和辎重仓库遭遇大批敌军夜袭,舰队应该如何应对,请司令官明确指示!
  
      鬼子司令官一听辎重仓库被炸,也急眼了,自从他顶替那个倒霉的涩谷当上司令官以来,诸事不顺,前几天刚刚被中国军队袭击了崇明岛机场,毁掉了几十只飞机,损失了许多紧缺的油料,正因为此事他被大本营斥责呢,没成想,还没缓过气来,港口那边的仓库又出事了,那里可存着大半年皇军作战所需的物资啊。
  
      鬼子司令官当即命令:“第六师团立即增派部队增援浏河口,务必堵截住袭击仓库的支那军部队,第三舰队配合第六师团行动,炮击袭击仓库之支那军!封锁长江口附近水域!”
  
      鬼子要玩命,韩非当然明白,不能在此地久留,炸了鬼子的辎重仓库,就相当于断了鬼子的命根子,小鬼子必定要来疯狂报复,赶紧趁着天还没亮的时候撤吧!
  
      但追上来的鬼子就像发疯似的粘住不放,韩非他们脱不了身,海子和手下几个阻击手拼命的阻击,打爆了十来个鬼子军曹和军官的脑袋,但还是阻挡不了那些鬼子的疯狂冲击。
  
      那个鬼子守备队长挥舞着东洋刀朝韩非这边扑来,他刚才已经观察一阵子了,觉得这是个领头的,便带着三个鬼子冲上来,想把韩非给拿下来!估计这个鬼子队长也看过一些兵书,晓得一些“打蛇打七寸”的道理。<>
  
      韩非觉得背后有人袭来,便急忙转身一看,好家伙,一个举着东洋刀的鬼子军官带着三个端着刺刀的鬼子兵已经冲上来了,韩非来不及细想,左手的二十响盒子炮连连朝那鬼子军官开火,但只听得一阵“咔哒”声,子弹打光了!
  
      真要命,关键时刻掉链子,这时候鬼子军官的刀锋已经离韩非的脑袋不到几米的距离了,再装弹显然已经是来不及的了。
  
      韩非狠狠的甩出去了那把盒子炮,右手的那把东洋刀反手一划,刀锋朝旁边冲上来的那两鬼子刺刀划过去,这两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完成的,速度相当快。
  
      鬼子守备队长一看对面有东西扔过来,以为是一颗手雷,便急忙收住身子,刀锋朝那飞过来的东西一挡,“当”的一声,鬼子定晴一看,原来是把手枪。
  
      而旁边的那个端着刺刀朝韩非侧腰扎过来的鬼子却惨了,他以为自己的长枪完全能够挡得住那把划过来的长刀,没曾想锋利的长刀竟然砍断了三八大盖的,就在他大为诧异准备缩身后退之时,韩非手中的长刀猛然朝前面一送,锋利的刀剑扎进了那鬼子的小腹,随手朝外一拉,这鬼子惨嚎一声,肚破肠流,倒在地上扑腾了几下便完蛋嗝屁了。
  
      鬼子守备队长被手下的那声惨叫吓了一条,愣了一下神,韩非的刀锋就朝他身上划过来了,他急忙举起东洋刀朝上面横着一挡!
  
      “当.噗呲”两声脆响,鬼子守备队长临死前只看得自己的那把天皇赐给他的东洋刀被劈断,自己的脑袋和胸口被劈开,不甘心的他摇摇晃晃了一阵,才颓然倒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完蛋了。
  
      后面的那两个鬼子一看守备队长被劈成两半,吓得赶紧就朝后跑,韩非大喝一声:“哪里跑!”,一个纵身扑上去,“唰唰”两刀就把他们给劈死在那里了。
  
      一颗冒着白烟的甜瓜手雷滚在韩非的脚边,发出“嗤嗤”响声,韩非刚想抬脚踢出去,但旁边两个鬼子的刺刀又扎了上来。<>
  
      眼看着手雷要爆炸,突然他身边的一个兄弟飞奔过来,猛然朝那手雷上一扑,只听得一声“轰隆”爆炸声响起,那个用整个身子扑在手雷上的兄弟们被炸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但韩非却奇迹般的没有伤着一点。
  
      韩非见此惨状,大喝一声,连连朝那两个鬼子劈杀出去,那两鬼子手中的三八大盖被劈断,吓得赶紧就朝后面逃窜。
  
      韩非一把扔出去那把东洋刀,刀子如同利箭一般激射出去,深深的扎进了左边那个鬼子的后背,那鬼子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的时候,那把东洋刀的刀柄还在不断的晃动颤抖着。
  
      右边的那个鬼子跑得更快了,韩非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完整的三八大盖,推弹上膛,朝那鬼子后背就是一枪,枪响鬼子倒地。
  
      “嗖”一阵尖啸声响起,还没等韩非趴下,只听得“轰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一道耀眼的白光夹杂着血红的火焰在离他百米远的地方升腾而起,韩非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超后面急速弹出去。
  
      “鬼子舰炮开火了!”韩非在失去知觉前终于意识到这点了。
  
      “韩少校,快醒醒!”韩非懵懵懂懂中觉得有人在推他,在他耳边呼喊,还有人在给他按压心脏,周围很噪杂,慢慢的枪炮声又重新激烈了起来,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喻站长和张排长正忙着抢救他!
  
      “鬼子怎么样了?”韩非努力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只觉得浑身酸疼,好像骨头架子全部被震散了一样。
  
      “我们撤下来了,鬼子军舰开炮了,他娘的鬼子舰炮威力真厉害,我那两个手下同志被炸得尸骨无存!”是喻站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