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兵王重生 > 第七十章 不能放弃

第七十章 不能放弃


  
      “赵连副和柳排长他们撤下来了吗?”韩非听得终于撤下来了,心里稍稍宽慰了一些,但他还是担心赵永福和柳如叶他们。
  
      “还没有撤下来,那边打成一锅粥了,我估计凶多吉少啊!”喻站长摇摇头道,这次袭击行动比他原先预料的惨烈得多,比他以前的那两次攻击行动更为激烈和残酷,好在特务连的兄弟们本事过硬,要不然肯定得完蛋,赵连副他们那边打得这么激烈,能撤得下来吗?
  
      “没有接到他们,我们就不能撤,咱们不能抛弃任何一个兄弟!”韩非挣扎着起来。
  
      “你负重伤了,别乱动!”是陈婉儿的声音,刚才喻站长和张排长抬着浑身是血的韩非跑到河滩边上的时候,陈婉儿以为是韩非要不行了,差点眼泪水都出来了,一番手忙脚乱的抢救,终于救醒了韩非,刚才她去芦苇荡里的船上拿带过来的药去了,回来一看韩非已经站起来了,便急忙提醒他注意。
  
      “重伤,我怎么觉得没什么事儿呢?陈上尉,你可别吓我啊。”韩非竟然站了起来,为了表示自己身体没有什么大碍,竟然还是蹦了几下,但很快后背骨头一阵剧痛传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我是医生,必须听我的!”陈婉儿异常的强硬。
  
      “现在不行,等赵连副和柳排长他们撤下来再说!”韩非当然也不让,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表现出来任何一丝犹豫和胆怯的,手下的这么多兄弟们看着他呢。
  
      “陈上尉,等等吧,等上船后再给韩少校治疗也不晚。”喻站长一看不行,急忙打圆场道,同时他也暗暗佩服韩非,觉得他是个汉子,有这样的指挥官在,手下的官兵岂能不厉害凶悍?
  
      现在的****缺少的就是这个啊。
  
      “张排长,你带上一个班去那边看看,接应赵连副和柳排长他们撤下来!”韩非本来想亲自带人去接应的,但还没走上两步,就觉得后背疼的不行,肯定是刚才那炮弹爆炸时候,将他掀起来,摔落在地上摔伤的。<>
  
      张排长等的就是韩非的这句话,带着一个班的兄弟们急急忙朝赵永福那边的仓库赶去,此刻江面上打来的鬼子舰炮炮弹更为凶猛了,一颗颗硕大的炮弹砸过来,那爆炸起来的声响地动山摇,炸过后出来的坑有几公尺见方,鬼子舰队也发疯了。连自己人和敌人都不管了,纷纷将炮弹朝这边倾泻过来,似乎要将这里的地犁上几遍才肯罢休!
  
      韩非他们焦急的等待着,鬼子炮火越来越朝这边过来,要是他们将炮火延伸到河滩边上的芦苇荡里,那就惨了,海子他们好不容易从鬼子手里抢来的船被炸掉的话,那就回不去了!
  
      好在张排长他们很快就回来了,后面跟着赵永福和柳如叶他们,但韩非一看回来的人,心里就凉了一大截,他们分别带出去二十来个兄弟们,回来的却只有四五个人了,而且还大多伤痕累累,满头是血,特别是赵永福,身上的那身鬼子军服成了一条条的布条子了,身上血糊糊的,好像还在流着血。
  
      柳如叶本来是个帅哥,这会儿也成了一个乌起码黑,满头是血的人了,脸上黑呼呼的是被爆炸的硝烟给熏的,身上全是泥泞,好像在泥地里打过滚一样。
  
      “好险,终于跑出来了,命大啊!”赵永福感叹道。
  
      “快进芦苇荡上船撤离!”韩非对海子命令道。
  
      大伙儿急忙跑进了芦苇荡里,上得船来,此刻鬼子军舰打来的舰炮已经在河滩边上炸响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掀起来的浪头将那些芦苇荡里已经坐满了人的小舢板摇晃得厉害,好在驾船的海子手下有本事,将船弄平稳了,要不然肯定得翻进河里去。
  
      “快,离开这里!”韩非急忙拿起一把工兵铲,划起水来,手下的兄弟们一看,便又用步枪当船桨拼命的划起来。人多力量大,兄弟们一阵拼命划动,小舢板飞也是的穿过芦苇荡,朝外面长江口而去!
  
      好在此刻的鬼子舰炮也就打到河滩那边为止,小舢板很快就脱离了鬼子舰炮的炮击范围,在葱葱郁郁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的芦苇荡中穿行,韩非这才有些放心了,只要过了长江口,只要自己的动静不大,在还没天亮的情况下,应该是能够骗得过江面上的鬼子船只的。<>
  
      突然,东北方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道闪光,“轰隆隆”的一阵闷雷声传来,马上黄豆大的雨点落下来,很快就下起来倾盆大雨。
  
      一时间,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小舢板在河面上已经不能继续前行了,被这阵暴雨淋成了落汤鸡似的韩非急忙要海子他们将小舢板划到芦苇荡里去,先躲避这一阵暴雨再走。
  
      陈婉儿簌簌发抖着,牙齿咯咯作响,暴雨淋湿了她的身子,将她本来就迷人的曲线更加勾勒了出来,韩非一看陈婉儿这个惨相,便急忙脱掉身上的鬼子军服,披在她身上:“不要着凉了!”
  
      陈婉儿一听韩非这般关心,觉得一股暖流直涌心田,感动加激动,差点要控制不住自己感情的闸门,要不是船上有手下兄弟们在,她估计此刻已经拥抱上去了呢。
  
      都说女人是情感动物,这一点也不假,韩非只是一个小小的脱下衣服披在她身上的动作,就把这个曾经跟韩非不对付的陈家大小姐感动得不行,此刻他的眼神里满是爱慕和期盼,看得附近那条船上的柳如叶气得要死,心里暗暗大骂:女人心,海底针,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不能碰啊,谁碰谁死,白天还跑到禁闭室里来看望自己,跟韩非对着干,现在却这样了,真是想不通啊!
  
      好在暴雨马上就停下来了,风也停了,为在天亮之前跑出去,韩非决定马上出发,小舢板船队便开始在满是水珠子的芦苇荡里迅速前行,朝外面的长江口驶去!